肥女巨肥BAbes_回乡探亲丝袜柴房

时间:2020-09-16

 此时,唐丽丽的乳肉整个露在外面,内裤已经挂在了腿弯处,黑漆漆的森林正在她的幽径之上,显得很诱人,是个男人就抵挡不住她的诱惑。

而此时,她依然闭着眼睛,昏昏沉沉的任由小胡在她身上游走。

打开时怕我会回来的原因,小胡故意朝着洗手间瞅了一眼,帮唐丽丽整理好衣服了。

此时,周通整好了,正好撞见了我。

“华哥,药力发作了没?”

周通好像挺关心这件事,关心的问着我。

“没事,小胡在那看着呢,我肚子疼,想去趟厕所。”

于是,我又去了卫生间,而此时,周通则是奔着卡座去了。

我知道周通一定没安好心,于是跟了上去,果不其然,他和小胡搀扶着唐丽丽朝着一个包房走去。

包房的门并没有关严,只见唐丽丽正躺在一条长沙发上,胸罩和内裤,以及裙子全部被扔到了桌子上,两个色狼正在欣赏唐丽丽的身材。

草!

这两个家伙好像要玩狠的了,他们想上了唐丽丽。

老子还没碰过的女人,倒是被他们先上了,真几把可惜。

“华哥,这样不好吧!华哥知道了,会不会找我们算账啊!”小胡有点害怕,毕竟他知道,

连周通都怕我,他一个小喽啰,当然更害怕了。

周通猥琐的笑了笑,骂道:“草,本来我也不想的,可是这妞真他妈太骚了,穿的还这么性感,我把持不住啊!”

“这……”

小胡还是很紧张,不敢下手。

“怕什么,反正她吃了药,我们只是借来玩玩而已,玩完再还他!”

周通真把唐丽丽当成是随便的女孩了,而且已经把持不住了。

“华哥不会找来吧?”

小胡到底还是怂,可能是被人打怕了。

“草!你可真没种,没事,我会派人安抚住华哥的,我们慢慢玩!”

说着,周通上前将唐丽丽抱起来,嘴唇直接压上她的小嘴狂吻起来,一边吻还一边揉搓着她34c的奶子。

他就像揉面团一样,把它搓扁,又把她的小豆粒夹在手里玩弄。

“这奶子真他吗漂亮,还这么有弹性!”

说完,他把唐丽丽的一只乳球含在嘴里,咂的啧啧有声,恨不得整个吞下去。

小胡见周通已经上手了,也不客气,把唐丽丽的高跟鞋脱了,还闻着她的小脚,一点点的舔着,白皙的美腿全是小胡的口水,直到他吻到了唐丽丽的幽径处,他就更卖力了。

看到这一幕,我硬的不行,唐丽丽到底还是我的助理,被他们这么晚,该不会想不开自杀吧?

这两个混蛋,真他娘的不是人。

“恩……不要……啊……好爽……华哥呢?我要华哥干我……你们滚开……”

听到这话,周通和小胡都吓了一跳,他们不敢相信,唐丽丽竟然看清了两人,甚至还有点想做无畏的抵抗。

“通哥,她……她好像记住我们两个了,怎么办啊?”

小胡又害怕了,他知道我现在是武馆的教练,身手不是一般的好,打他这种小虾米,不过是三拳两脚的事,所以他现在很怂,甚至一想到事情败露,他就浑身打哆嗦。

我以为他们会因为我的面子,就此算了,谁能想到,周通竟然拿起了手机,还打开了录像功能。

“小骚货,过来吃我的大几把!”

唐丽丽听见了,而且像个性奴一般,像母狗一般爬了过来,扒开周通的裤子,小嘴当时就含了上去,真他娘的听话,我还没品尝到这个极品女人,竟然被周通他们先享受了。

本来应该生气才对,但我一想到唐丽丽刚刚威胁我,现在被别人逼着口交,我就觉得解气,

真他娘的刺激。

“通哥,这真的行吗?”

小胡还是有点怕,出来混社会的,还这么怂,真是少见。

但是,周通有些不耐烦了,他当即喊道:“你干不干?不干滚出去,这么怂,出去以后别说是跟我混的。”

小胡也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周通给的,要不是周通收留他,他现在还在外面扛水泥呢!

“通哥,我干!”

听到这话,周通才讲讲满意,他笑眯眯的说道:“这才对嘛!”

“你看,这小妞的下面的这么柔软,唇瓣的颜色又这么浅,依我看,她肯定没做过几次,今天我们绝对是捡到宝了。”周通这家伙的确很有经验,也是骚女配上了贱男,正如了他们的意。

说完,周通直接吻上了唐丽丽的幽径,跟吃乳肉一样,恨不得整个吞下去,对着唐丽丽的下阴又舔又吸。

唐丽丽被这样的刺激弄得受不了了,嘴里不停地发出诱人的呻瘾,上身更是不自觉的扭动,

两团柔软的胸脯正在空气中晃动,见状,小胡也不客气,把唐丽丽的双乳揉在手里,恨不得挤出奶汁来才算完。

“不要……求你……我喜欢华哥……我要成为她的女人……我爱他……”

看来,唐丽丽还是有些意识的,她知道自己正在被瘾弄,只是因为药力的作用,她的身体很需要安慰,所以现在也正在求欲的阶段。

周通可不管那么多,他挺起自己又黑又长的大家伙,立即将棒头顶在了唐丽丽的唇瓣间。

“小骚货,还敢提华哥,我问你,是不是想要了?”

见唐丽丽不回答,周通下身一挺,猛的挤进了唐丽丽的幽径之内。

“不要这样……不要……啊……好爽……”

唐丽丽已经语无伦次了,她嘴上还说着不要,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她现在已经被那强大的性欲所占有,一式也渐渐的模糊,可以这么说,她现在很希望有一根家伙去抚慰她,不管是谁的。

听见唐丽丽那娇滴滴的声音,周通将整根家伙都塞了进去。

“啊……”

被周通突如其来的攻击,他娇吟道:“啊……好大……好深……好厉害……要破掉了……

啊……”

嘿嘿,终于被干了,让你威胁我,今后我看你还怎么做人。

周通正在拿手机录像,我也不例外,这也是我反败为胜的资本,我拿起手机,一边享受着视觉上的冲击,一边又拍摄下来他们的所作所为,我要是传到网上去,估计唐丽丽也会身败名裂,

以后嫁人都是问题。

既然她威胁我,那我也用这段视频威胁她。

此时,唐丽丽突然没声音了,只见小胡也没闲着,脱掉裤子将棒子塞进了唐丽丽的嘴里。

不晓得是不是药力的作用,唐丽丽不是被动的给人口交,而是主动地去吸吮,还咂的啧啧有声,简直瘾荡极了。

“草,这骚货真是太紧了,我受不了了!”

周通猛地干了几百下,速度很快。

“噗呲!”

他射了,射了唐丽丽一身。

“啊……人家……还要……”

唐丽丽果然欲求不满,她还想被干,看来,药力还没有完全解除。

只见小胡也不落后,他把棒子顶进了唐丽丽的跨间,但却不进去,还笑道:“叫爸爸,要不然我可不进去!”

“爸爸……爸爸……快干你的骚女儿……我好痒啊……”

唐丽丽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她竟然说出了这样的骚话,这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把她干的晕过去,这样的敏感女人,干起来一定很舒服。

“爸爸……快……快插进来……”

别看小胡身板子不壮,显得干瘦干瘦的,但是,他床上功夫却相当不错,他仿佛能找到女人的刺激点,刚插进去没多一会儿,唐丽丽就开始浪叫起来。

“啊……不要……不要停……好爽……”

唐丽丽果然是个骚货,平时看不出来,现在却是彻底释放天性了。

周通还在录视频,已经把唐丽丽骚浪的模样全部拍了下来,而我,也没闲着,也是在偷拍着这一切,这小妮子想威胁我,那老子就跟你好好玩玩,如果这些视频散播出去,恐怕她也没法做人了。

半小时后,唐丽丽瘫软在沙发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都是白浊,一片泥泞。

药效已经过了,二人将唐丽丽收拾干净,穿上衣服,送回到了卡座。

而这时,我也装作找不到她,急促的问道:“丽丽,你去哪了?我刚才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你在哪!”

“我……我没事,华哥,我……我累了,我先回家了!”

唐丽丽一脸的落寞,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总之,她还不知道是我把她推向了深渊,

只是单纯的认为自己被两个人强奸了,真是个傻女人。

当天夜里,我收到了唐丽丽的微信。

“华哥,明天上午,你能来一趟我家嘛!”

听到这话,我当时一愣,唐丽丽找我去她家,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

望着枕边的老婆,我心有余悸,对不起了,老婆,我又要对不起你了。

第二天一早,按照唐丽丽给的地址,我去了她租的房子,是一间一室一厅,里面不乱,但是显得很干净,很整洁,屋子里还带着她的体香,清新怡人。

“华哥,你随便坐!”

唐丽丽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料子是纱制的,34c的胸脯正傲立再次,两颗粉嫩的豆粒正挺在胸前,简直太暴露了,我又不是没逛过淘宝,这分明是情趣内衣啊!

再看下身,光洁一片,那黑黑的毛发隔着纱制的睡衣,看的清清楚楚。

勾引,这是赤裸裸的勾引。

“丽丽,马上到上班时间了,你……你怎么还穿这身?”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唐丽丽设的局,万一她已经知道昨晚是我坑她,那她一定会报复我。

唐丽丽突然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右手勾住我的脖颈,突然低声道:“华哥,我成了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了,你还爱我吗?”

啥?

我啥时候爱过你啊,别臭不要脸了吧!

“没,丽丽,你误会了吧,我……”

我话还没说完,唐丽丽突然解开了自己的睡衣,那白白嫩嫩的一对甜瓜,那芳草萋萋的黑色毛发,那前凸后翘的魔鬼身姿,已经成功的吸引到我了。

“华哥,我想和你在一起,求你……求你要了我吧!”她用自己柔嫩的身子蹭着我,是个男人就把持不住。

这里应该没人打扰,再说了,昨晚我也见识到唐丽丽的身材,很骚很浪,而且身体很敏感,

我觉得我要了她也行,男人嘛,谁还没点朝三暮四的心,谁还不知道野花比家花更香。

眼看着她用腿间的私处摩擦着我的大腿,那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丽丽,你听我说!”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但要做之前,必须约法三章。

“我不听,华哥,你知道吗?那天你上厕所,我无意间看到了你的大家伙,竟然那么大,你床上功夫一定很好吧?”唐丽丽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她不是打心眼里崇拜我,而是我看到了我的大家伙。

“丽丽,你……”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她就把手放在了我的裤裆上。

“我可以看看它嘛?”

本来刚才就被他挑逗,我已经涨的不行,裤子上被顶起了一个巨大的山包。

“可……可以!”

唐丽丽如蒙大令,突然把我的裤子给扒了下来,当那裤子被褪开的一瞬间,话儿就跳了出来,它青筋暴起,显得非常狰狞,但是唐丽丽貌似非常喜欢,刚一出没,就对它爱不释手,鬼使神差的就开始套弄着他。

“别这样,你是我的员工,我不能对你这么不规矩。”

我还想阻拦她,毕竟,我还是有一丝理智存在的,万一她性子倔强,到时候我和她发生了关系,她逼着我和老婆离婚,那可就酿成悲剧了。

但是,她并不听我的解释,还笑道:“不,是本小姐对你不规矩,我爱上这个大家伙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她张开小嘴,像吃棒棒糖一样,突然吻上了我的话儿。

那种触感,那种fell,无一不刺激着我的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