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进去 嗯 揉 要 顶 娇|额啊 痛 混蛋耽美

时间:2020-09-16

 祖传秘法上明确的指出,要用金针灸在中了春药之毒人的胸口周围方能解毒。

第一颗扣子被解开的时候,李二狗的手已经抖的不像话。

然后是第二颗……

第三颗……

“香香,对不住了。”

把心一横,李二狗解开最后一颗扣子把衣服掀到了一旁。太美了……李二狗的喉结急剧的吞咽了几口唾沫。他的内心好似被一万头草泥马踏过,一片糟乱。

“呼~~”

闭上眼睛,好一番安定后,李二狗才又睁开了眼睛,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又变得困难了起来!

“咳咳……”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小北的一阵咳嗽!

完蛋,虽然那是个傻子但是也不能让他看见啊!李二狗急的当时就出了汗。

将衣服往香香的胸前一盖,他猫身进了床底观察情况。半晌,也没见那小北起来。

李二狗舒了口气,大概是自己虚惊一场。但事不宜迟,他不能再耽搁了,必须马上救醒香香!

经过这一惊吓,他刚才那股想要女人的劲儿也淡了。起身,他咬了咬牙,用最快的速度将针灸在香香的身上。

香香发出了一声叮咛,好似睡了过去。一抹紫色从金针的周围消散后,李二狗确定香香的毒已经解掉了,才松了一口气。

看一眼躺在地上猪一般晕着的王霸天,李二狗计上心来。趁着月黑风高,他把王霸天扛起来放到了他们家门外边的大树底下,静静地守着。

下半夜,王霸天才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儿子大门外的树下,吃了一惊,忙不迭爬了起来。

“哎呀王村长,你咋躺在这儿了呢?”

见时候出马了,李二狗猛然出声。心里却暗骂:这猪一般的东西,现在才醒!

摸了摸尚疼痛不已的脑门子,王霸天没作声,回想起昨夜,自己想要霸占儿媳妇香香,后来香香冲他身后喊了一句“小北”……后面就不记得了。

一股凉意袭来,王霸天琢磨着是自己那傻儿子给打晕了,也不敢声张,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喝多了……”

“我猜也是啊!哎呀村长应酬多,要注意身体!要不是我刚才用金针给您灸了穴位,您怕是得睡到明早天亮了!”

王霸天心下又是一惊,妈呀自己这要是睡到天亮还不得让村民笑话死!还有自己那傻儿子傻起来什么都好说,万一再出来说什么,他这老脸还往哪儿搁去!

“那个……谢谢你啊二狗。”

王霸天不动声色的道谢,脸上很不自然。

李二狗心下明白,却没事儿人似的咧嘴一笑,“哎客气啥村长,这不都是应该的嘛!您为村里操碎了心,这还得好好谢谢您呢,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这话倒是让王霸天很受用,加上被救了对李二狗的好印象直线上升,咳嗽了两声端起村长的架子道:“你小子现在有模有样,思想境界提高了啊!哪天给你给好差事干干,你等着啊。那个……不早了,我就走了。”

说完,王霸天调头就走,溜的比兔子还快。

“好哩村长,您慢走!”

送走王霸天,李二狗又是一咧嘴,龟孙子真能装!

屋子里依然一片安静,想必香香还睡着。李二狗在黑夜中冲香香的窗子说了句:香香,俺走了!

便转身离开了香香家。回去的路上,他觉得自己的心中充满了力量。虽然今天没能得到日思夜想的香香,但他却有种自信,以后香香定是他的女人!

让李二狗受宠若惊的是,几天后村长竟指明请他吃饭,而且定在了他那傻儿子家!

那傻不傻儿子的李二狗没兴趣,但去他们家吃饭就能跟香香近距离接触了!想到能吃上香香做的饭,还能有跟她共处一室的机会,李二狗就好一阵激动。

晚上,李二狗便赴了村长的宴请,来到了他儿子家。杨香香果真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那傻儿子看到李二狗愣了愣,大概想起了什么事。

李二狗心里有些发虚,这傻东西该不是想起来那天他踹他屁股,或者把他引到河里捡糖果的事了吧?

如果说出来让村长知道了,那可就不妙了……

但傻子就是傻子,小北愣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伸手向盘子里抓了一把菜就往嘴里放,看的李二狗一阵恶心。

“小北,这儿不是有筷子吗?用筷子,在客人面前一点规矩没有!”

王霸天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儿子再傻那也是自己的,虽然那天还把自己给“撂倒”了,他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递了一双筷子给小北王霸天,面色讪讪的笑了笑,眼角的余光还瞟了在厨房忙活着的杨香香一眼。

李二狗心里跟明镜似的,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附和着端起酒杯,“谢谢村长这么给我李二狗面子,还请我吃饭。我敬您。”

王霸天也举起酒杯,重新端起村长惯有的腔调,“你这个年轻人思想有长进,村长请你吃饭交流那都是正常。话说,在咱们村也就你文化程度还高点,好好加把劲儿,以后前途光明着呢!放心,有村长在,你这媳妇是不用愁。”

李二狗心里思忖,这老头子是要把他往上提拔的节奏?呵呵,有点儿意思。

“那我更得谢谢村长了,我李二狗无亲无故投靠表哥来到三水村,我那表哥又瘸了腿日子一直不好过,不过话说村长能赏识我,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一边拍着马屁,李二狗一边在心里骂王霸天不是个东西,但面上可是恭敬的很。

杨香香端着一盘韭菜炒鸡蛋从厨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看到她穿着围裙露出纤细的腰身,李二狗不禁偷偷咽了口唾沫。

自打上次救了香香,香香见了她倒显得更加生分了似的,躲着走,目光更不敢跟他直视。

其实李二狗心里都明白,杨香香是个正经女人,自己看了人家身子,还撞见了她公公要霸占她的事情,心里肯定有道坎儿过不去。

“香香辛苦了,你婆婆走的早,家里有什么家务活儿都是你的,小北又帮不了你什么忙。不过为爹的都看在眼里呢。来,快吃饭。”

王霸天一转眼跟个没事人一样,仿佛那天的事根本没发生过似的,看的李二狗一阵恶心。不过转念他又觉得,现在的结局对杨香香来说也是好事,最起码王霸天现在不管面上还是背地里,都是个公公的样子了。当然,这跟上次李二狗给他的教训脱不开干系。

“是啊香香,辛苦了,快来吃饭。”李二狗也附和着道。

说着,他瞟了香香那水灵灵的大眼一眼,目光对上的瞬间香香粉脸一红,忙移开了目光。就是那一秒钟的对视,让李二狗的心砰砰直跳。

杨香香坐在那里,红着脸扒拉了两筷子饭就站起了身,“我吃饱了,去洗衣服,你们慢慢吃。”

说完,窈窕的身子一扭,转身消失在餐厅的拐角,经过的位置留下一阵芬芳的清香,让李二狗一阵心旷神怡。

情知香香坐在这里尴尬,她走了李二狗也没在意,反倒是觉得她走了比坐在这里被一老一小两个杂碎看着要好。

“二狗啊,我问你个事儿。”

微微有了几分酒意的王霸天,眼神中沾染了一抹猩红。

“村长,有事儿您尽管说话。”李二狗咧嘴一笑,目光看向王霸天那张皱纹滋生的老脸。

“你不是学医吗?听说你在那方面……挺有一套?”

王霸天咂摸了一口酒,意有所指的挑了挑眉。

李二狗故意当然知道王霸天指的是什么,这孙子利用职权之便在村子里滥上女人,但那方面不行,玩起来肯定不爽吧?所以现在想问问他,能不能帮他治那档子病!

但他当然不能在村长面前太聪明,装作傻了吧唧的问了句,“村长指的是哪方面啊?”

“你这个傻小子!”

王霸天伸手冲他身下打了一巴掌,“怪不得你到现在还是个雏鸟!我看你这聪明没聪明到地方去啊!”

说着,王霸天哈哈大笑起来,笑的一身又松又肥的肉直抖。

李二狗也打着哈哈躲闪了一下,“村长您早说啊!您这是饱汉不知道饿汉子饥,俺二狗饭都吃不上了,哪还有心思想女人啊!”

这话说的王霸天很是受用,也愈加虚荣膨胀起来,似对李二狗的印象更好了些,“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妙法子没有?”

“法子倒不是没有,就是……”李二狗故意卖起了关子。

“只要你能帮到我这个问题,你放心二狗子,以后我王霸天是这村子的村长一天,就有你李二狗的一天风光!咱们一言为定!”

王霸天摩拳擦掌,双眼放光,脑袋里浮现起村子里那几个娘们的狐媚,禁不住神魂颠倒,说话也没谱起来。

看得出王霸天酒上头了,李二狗权当他在放屁,随便他怎么说。在他心里,香香可比那些个歪瓜裂枣的女人强上一万倍!

“要看这法子是给谁用!哈哈哈!”

李二狗故作谄媚的样子,“你村长发话,那二狗当然是在所不辞,死不足惜啊!”

“行!有你这句话,爷们我把这杯酒干了!”

王霸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的满脸红光,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在村子里那些女人面前……

话说到这里,王霸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的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县里领导今天晚上要到咱们镇上?”

那头的人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王霸天挂了电话也顾不得喝酒了,起身穿衣服就走,边走边说道:“我这有急事,二狗兄弟咱们改天再喝,你看你歇会儿也赶快回去,我走了啊……”

说着,王霸天跟屁股着火了似的就跑了出去。

“爹……爹干嘛去了?”

小北看到王霸天走了,放下了正撕咬的一块牛肉,瞪着昏黄的两只老鼠眼。刚才看到他们喝酒,他也跟着喝了好几大杯,现在早就昏昏然带着几分醉意了。

李二狗不耐烦的瞟了他一眼,骂了一句:“死傻子!”

“你说谁是傻子?”

小北皱着眉头看着李二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