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女宿舍伦五女同学_给丝袜老师播种怀孕

时间:2020-09-17

 “噢……”王芳点点头,继续洗自己的。

刘海超看着身边的弟媳,身上是清凉的吊带短裤,每一处都紧紧崩在身上,把她曼妙的曲线勾勒得一清二楚。

尤其是那笔直又略带肉感得蜜大腿,以及看起来手感一级棒的蜜桃臀……刘海超的眼神不断在那附近游移。

炙热的视线炙烤着王芳,王芳面上一红,暗骂这表哥太色。

可是身体却是诚实的,又把自己诱人的臀部翘高了一些。

刘海超意味深长地看了弟媳一眼,匆匆离开了家里。

听着大门“砰”一声关过来的声音,王芳忍不住开始琢磨。

这个老公的远方表哥,这么久没有媳妇,看着也不像是要出去找小姐的类型,这么多年应该是憋坏了吧?

那他实在想的时候,是不是自己用手?自己用手的时候,想的会是……

唉!我想什么呢!?

王芳暗骂自己一句,赶紧给自己烧红的脸上扑了点凉水。把那些荒诞的场面抛到脑后。

刘海超今天出工早,已经接了好几单,最后一单的送货地址又是黄诗雅的小区。

看着这小区熟悉的一草一木,刘海超忍不住想,今天是周六了,那个风骚少妇黄诗雅应该不上班了吧?既然如此还不回自己的信息……呵呵,看我不“收拾收拾”你!

这么想着,刘海超走进了黄诗雅所在的楼道。

自从上次跟黄诗雅来过一次以后,他已经对女人美妙的感觉上了瘾!尤其是昨天见过弟媳的风骚样子,还被那双柔嫩的小手弄了那么几下……刘海超现在早就忍不住了!

提着外卖,刘海超满怀期待地敲响了黄诗雅家的大门:“您好,您的外卖到了,麻烦出来拿一下。”

看着紧闭的大门,刘海超忍不住开始幻想黄诗雅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来给他开门……是那件吊带睡裙吗?又或者裹得严严实实,丝毫不露出她诱人的躯体……

无论那种情况,只要想到黄诗雅那张俏脸,他就感觉有股欲望在自己身体里奔涌。

脚步声由远及近,刘海超呼吸都变得沉重。

门“喀拉”一声被打开了,刘海超心里的期待也被调到了最高,下一刻,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跟着是一道沉稳的男声:“你好,什么事?”

刘海超整个人瞬间僵硬!

面前的人长得倒是很白净,看长相就有种斯斯文文的感觉,只是身形有些消瘦,而且皮肤也有点过白——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少妇黄诗雅的老公赵凯,出差回来了!

刚还抱着那种不可描述心思的刘海超顿时心虚,整个人都有些紧张,赶紧道:“噢,我是送外卖的,请问是黄小姐家吗?你们的餐到了。”

“我老婆点外卖了?”赵凯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伸手想接过外卖:“噢,那你给我吧,辛苦了。”

刘海超下意识地地后退半步,外卖错开了男人的手。

面对男人惊讶的表情,刘海超满头冷汗,打了个哈哈:“不好意思啊帅哥,我们这边新规定,必须本人出来拿不然扣工资,你看能不能让美女自己出来拿一下?”

刘海超说完,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那里会有这种规定?自己情急之下,竟然胡诌得这么假!

刘海超啊刘海超,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色字头上一把刀,人家老公还在这呢,你就不能消停点?

“是吗?”赵凯倒是没表现出什么异常,转身冲里面喊,“老婆,你点的外卖到了,你出来拿一下!”

屋里原本不准备出声的黄诗雅被这么喊了一声,顿时吓得抖了抖,一张小脸惨白惨白。

早在刘海超敲响她家大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那个粗鲁的外卖员竟然真的来了!还在门口跟自己老公交流……老公还让我出去!?

这尴尬的场面让黄诗雅气都喘不匀了,可老公看她不应,还多喊了她几声,黄诗雅就只能强装镇定,慢吞吞地从卧室里挪出来,假笑道:“什么事啊老公?”

两个男人地视线一起投过来的瞬间,黄诗雅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砰砰乱跳!

看着那个黑又壮实的男人,黄诗雅只能假意配合地接过外卖:“噢,外卖啊,可能是我点的……辛苦你了。

飞快地接过外卖,黄诗雅只想赶紧关门。

可刘海超一下子推住了即将关上的大门,大声问:“对了美女,昨天那个外卖你说有问题给了差评,我不是说今天上门确认以后就把钱退给你吗?外卖在哪呢?”

黄诗雅急得快哭了,可是又不能被老公发现异常,只能顺着他的话回:“这事你不说我都忘了,东西在厨房呢,你过来看看吧。”

刘海超点点头,跟着黄诗雅进了他们家的厨房,而黄诗雅的老公赵凯倒是丝毫没有怀疑,回客厅看电视去了。

黄诗雅家的厨房与客厅是一个死角,当两人一起踏入厨房的瞬间,黄诗雅和刘海超都是双双松了口气。

一口气喘匀,刘海超这才有心思去打量这位美艳的少妇,黄诗雅今天穿得非常知性,格子衬衫配上白色一步裙,裙子的侧面开叉几乎到了大腿根,看着相当有女人味。

看来昨天短信里,少妇说老公回来的话倒不是威胁,而是真的了。

自己也真是精虫上了脑,竟然把这茬给忘了。也是自己多年没吃过肉味,乍一下开荤,把自己给弄魔怔了。

不管怎么说,戏还是要演全套的,一进厨房,刘海超就假意问道:“美女,那份要退钱的外卖在哪?”

黄诗雅紧张得整个人都在抖,她根本没有点过外卖,哪知道外卖在哪啊!?

“额……就这里师傅,你看看吧。”

黄诗雅觉得这简直在考验自己的演技,干巴巴道。

她话音刚落,刘海超已经一把搂住她的纤腰,手也从裙子侧面的开叉里头摸了进去!

一边摸,一边嘴上还说着:“美女,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看你这儿,没什么问题啊!”

黄诗雅差点惊叫出声!

反应过来的同时她瞬间捂紧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被在客厅看电视的老公听到一丝异样的声音!

刘海超粗糙的手指在美少妇的两腿之间不停摩擦,他一脸坏笑地小声道:“该你回答了,你也不想被你老公发现吧?”

恐惧占据了黄诗雅的整个大脑,她只能顺着刘海超的意愿,放开捂住嘴巴的手答道:“怎么会没问题?师傅你好好看看。”

答完这句,黄诗雅赶紧小声求饶:“求你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在家,我们不能这样……”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已经直往要害而去,黄诗雅整个人都抖了抖。

也许是恐惧更能刺激人的感官,黄诗雅感觉自己的下身竟然有丝丝电流般的快乐奔涌!

刘海超感觉到手指间的湿意转转眼睛,坏笑道:“噢,是有点问题……这东西竟然已经坏成一滩水了,这的确必须赔。”

说这话的时候,刘海超的手指已经彻底抵达了少妇的关键部位,大力作弄。而另一手早已爬上少妇的胸前,大力揉着那团绵软壮观的软肉。

一切听起来都很正常,至少在客厅看电视的赵凯没觉得这对话有什么不对;可是同样的话听到黄诗雅耳朵里,她羞愤得简直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灶台上!

可是感觉到崩溃的同时,她心里隐秘的地方又忍不住腾起一股快意……

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罪恶、内疚以及随时会被发现的危机感在脑子里交织,黄诗雅感觉自己的身体比所有时候都要有感觉!

“行了美女,你这东西全部化成水了,绝对是不合格的产品!钱我赔给您,您让我拍张照片以后把这东西扔了就行!”刘海超的手弄得差不多了,今天这个场面又确实不可能搞到最后,想了想他掏出了手机,故意大声说。

一边说着,他的手已经掀开了黄诗雅的裙子,不顾黄诗雅慌张阻拦,对着“化水”的地方“咔咔咔”来了几张特写,然后对着她反应最大的地方狠狠弄了几下。

“额啊——”黄诗雅原本双手推拒着刘海超,被这么弄了一下,猝不及防地惊叫出声。

这一声那可叫一个婉转魅惑,不只是刘海超和黄诗雅呆住了,客厅里看电视的赵凯显然也听到了这么一声叫喊,穿上拖鞋往这边来了,还奇怪道:“老婆,怎么了?”

刘海超当即把手抽了回来,把刚才提着的那份外卖一起扔进垃圾桶,把整个垃圾袋拿了起来。

黄诗雅整个人抽搐两下,赶紧平复自己的呼吸,顺便拉好裙子,装作无辜。

客厅离厨房很近,不过是几步的距离,赵凯很快打开了厨房门。一开门,就看到自己娇弱的老婆蹲在地上,一脸痛苦地捂着手指,当下有些着急地握住她的小手:“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握上去的瞬间,赵凯感觉有些奇怪——怎么老婆的体温这么高?脸也很红?生病了吗?

黄诗雅喘了一下,勉强笑道:“没事,我就是……被柜门夹到一下手。”

刘海超看着这对小夫妻感情深厚的样子,感觉到自己手上还残留的温热水痕,当下微微一笑:“好了,既然钱已经赔了,我就不打扰二位,先走了,垃圾也就顺便带走了!”

然后在夫妻俩“麻烦师傅”的道谢中离去。

玩儿了他老婆,他还要说“麻烦”我?这滋味,可真是让人上瘾。刘海超感受着手上暧昧的痕迹叹了口气,拐进公共卫生间自给自足起来。

恶鬼走了,黄诗雅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挣开老公的怀抱溜进卫生间!她的两条大腿之间,早已经被刘海超玩儿得湿润无比,而且底裤也紧紧崩在一旁,起不到任何遮挡作用。

这样子若是被老公发现,那可就全完了!

刘海超想着少妇黄诗雅美妙的身体,自己发泄两回,这才找回点理智,开始继续送餐。

他还是着重接这个小区的单子,为的无非就是想找机会多看看黄诗雅具有吸引力的身体。很快,一条熟悉的单子映入眼帘,地址是黄诗雅家楼上,收件人——冯子红。

看着冯子红这个名字,刘海超心里也有点发怵。

昨天这位红姐在短信里一语道破了他和黄诗雅的关系,这让他非常拿不准这个少妇的态度,生怕自己会被她送进去蹲几个月。

可是说到底这种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即使现在躲了,她要整自己也有的是办法……

抱着这样的心态,刘海超拿着外卖敲响了冯子红家的大门。

来开门的果然是冯子红,她身着一件堪称风骚的吊带连衣裙,胸前没几块布料,倒是有根绳子从深深的沟渠中冒了出来,打了个反复的节扣,这才挂到脖子上。看起来只要把这根绳子挑断,整条裙子就会掉在地上。

“我就知道是你。”冯子红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拿外卖的时候还刻意埋得很低,让刘海超不止能看到深深的沟渠,整团软肉几乎都暴露在空气中,甚至几乎能看到一部分的红晕……

“咕嘟。”

刘海超咽了口口水,声音很响,这让他感觉有点尴尬。

冯子红显然也听到了这声音,似笑非笑地瞄了他一眼:“怎么?被妹妹的魅力折服了?”

“额……是。”刘海超也不避讳,直接了当地点了点头。

这坦率地反应倒是让冯子红有些吃惊,不过惊讶地表情转瞬即逝,转而带上一丝更加魅惑笑容,没有拿外卖的那只小手在刘海超的下半身关键部位轻轻划了两个圈:“有机会的话,妹妹还有其他本事能让你折服~”

什……!?

刘海超被这个少妇大胆的动作惊得吃了一惊,还没等他作出反应,面前的大门已经“砰”一声被带上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刘海超和他有些精神的小兄弟。

他们都不知道的是,两人的这一段暧昧举动,被冯子红家门口新装的电子眼拍得一清二楚。

连着这么几回不上不下的挑逗,彻底挑起了刘海超的欲火。可他却在接下来几天都没找到发泄的机会。主要冯子红虽然大胆,但是她老公天天在家,自己总不可能找上门去。

而黄诗雅自从她老公回来以后,回复他那些黄话的频率也是越来越低,老公显然也是还没走,他也不可能再去“验证”一次外卖。

不过也不算没有收获,既然那个冯子红能那么风骚地勾引自己,也就说明她不会拿自己和黄诗雅之间地事威胁到自己。刘海超提了两天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里。

当天晚上,黄诗雅和老公赵凯齐齐躺在床上,感觉到老公的手摸了上来,她不用动脑子也知道老公想做什么。

“老婆……我们……”

前几天因为那个粗鲁外卖员的事,她总对做这事有些膈应,赵凯回来这么几天,他们都没有成功亲热,但是今天黄诗雅没有再拒绝老公,配合地揽上了他的脖子:“老公……想要……”

也许是出于补偿心理,也许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宁愿被不认识的男人弄,也不愿意跟老公碰,黄诗雅顺从地躺在床上。

“嗯嗯……老公、啊——”

老公照常在自己身上卖力地工作着,黄诗雅也配合地娇喘着。

可实际上,黄诗雅并没有像平日里那样有感觉,甚至异常平静,连呼吸都很平稳。只能强装憋气,才能制造出她喘不过气的在享受的感觉。

没到十分钟,赵凯已经彻底爆发,黄诗雅配合地挺了挺纤细地腰肢,大声叫道:“老公——到了、唔!”

赵凯果然很高兴,抱着她连声问自己厉不厉害,满不满足。

黄诗雅脸上的笑容都要崩不住了,把脸埋进被子里道:“厉害……老公搞得人家好痛……”

赵凯哈哈大笑,不一会儿就满意地睡了过去。

黄诗雅闭上眼睛,刚演了一场戏,她感觉累得要命。可是只要一合上双眼,眼前出现的就是刘海超那健壮的身体,还有那天赋异禀,让她欲仙欲死的东西……她的脸这才多了些真实的红晕,下身也跟着淌出一股细流。

我怎么会在老公怀里想着一个强了我的男人……!?黄诗雅咬着嘴唇,感觉羞耻无比,可小手还是诚实地逐渐往下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