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抽搐肥臀_小旅馆偷拍情侣多次高潮

时间:2020-09-17

 这样想着,陈志哆嗦着把手放在了女人的腰上,再度试探了一下,发现这女人竟然还软绵绵的靠过来了。

这下他百分百确定了,自己有机会搞了个女人。

从刚才陈志就盯上这女人的饱满大胸了,这会儿干脆的抓住,好一通揉搓。

柔软滑嫩,尤其是那个凸起的粉色小球,陈志只是轻轻一捏,女人就猛地颤抖一下,同时下面他也感觉到了湿意。

看来这女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陈志这样想着,一只手留在上面继续大力揉搓女人的胸,另一只手则是从胸口一路滑下去,探进了女人的小短裤里。

女人察觉到了他不怀好意,竟然开始挣扎了,可陈志怎么会放她走,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陈志火热的手掌覆盖住了女人柔软的蜜地,那一块有片乱糟糟的黑丛林,他的手指穿过黑森林,摸到了两片柔唇。

“不……不要……”女人颤抖着求饶,声音十分动人。

陈志摸到那两片湿漉漉的柔唇,整个人都已经要癫狂了,哪里还顾得上女人要不要,他轻轻用食指和无名指扒开小嘴,然后把中指递了进去。

“你好紧啊,夹的我手指头都不能动了。”陈志十分惊喜,没想到这个浪女竟然还有如此紧致的蜜地。

难道她老公不行?

既然这样,就让老子来狠狠安慰你一下吧。

陈志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手指很是快速的动了两下,让女人无法自控的颤抖着,甚至她已经轻轻**起来,惹得周围人全都悄悄往这边看,甚至还有人拿出了手机要偷拍。

“浪货,小点声音,还是说你想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来干你?”陈志低声警告。

可却听女人用哭泣的声音哀求道:“小刚,求你别折腾妈妈了,我好难受啊…

陈志听到赵兰芝的声音,只觉得脑海里一声轰响,他整个人都懵了。

自己刚才侵占了半天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丈母娘?!

这下死定了!

陈志欲哭无泪,不停的低声道歉:“妈,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

虽然嘴上在道歉,可当陈志知道自己一直玩弄的女人竟然是丈母娘,命根子非但没有软,反而更加的硬了,明明隔着三层布,他那个硕大的伞状头,竟然也戳在了赵兰芝的后庭上。

此时赵兰芝的柔唇被女婿的手指侵入,后庭则是被一个狰狞的怪物顶着,她不由得更加恐慌。

难道这个女婿知道自己是谁后,竟然还要侵犯自己?

“小……小刚,你不要这样,我知道月月出差了你很难受,但你弄得妈妈也好难过,你的手指头好粗,磨的妈妈好疼。”赵兰芝语气婉转的哀求。

陈志有些欲罢不能,他喘着粗气,低声问道:“妈,这次的事情能不能别告诉月月,我害怕她会跟我离婚。”

赵兰芝感觉那个手指还在动来动去,甚至不断深入花心,让她内心防线在一点点崩塌:“好,妈妈一定别说,求你快出来。”

“嗯。”陈志听到赵兰芝不追究,顿时松口气,然后要拔出自己的手指。

谁想就在此时,公共汽车猛地一脚急刹,下意识的陈志抱住了自己丈母娘,手指也不受控制的插入最深。

赵兰芝猛地瞪大眼睛,同时娇躯剧颤,下面的小嘴也拼命的收紧。

陈志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的手指被夹的死死的,赶忙低声说道:“妈,你松一点,我拔不出来了。”

赵兰芝没有松,两条大腿拼命夹紧,随后竟是呲的一声,喷出一大股液体。

陈志沾染了满手的女人滑液,不禁错愕了,为什么自己老婆在这方面如此冷淡,丈母娘却拥有喷潮体质?

此时的陈志,真是打心底里羡慕自己的岳父。

若是他能‘子代父职’多好?

赵兰芝也崩溃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当众喷潮了,而且全都喷在了女婿的手心了,这让她的脸好像火烧一样又红又烫。

羞死了,羞死了!

赵兰芝羞愤无比,等到汽车到站直接冲下车,可她刚走两步就身子一软,刚才喷潮之后,她的腿一个劲儿发颤,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陈志也看出来自己的丈母娘已经走不动路,干脆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将这个性感的美人儿抱起来,回到了家。

刚到家,赵兰芝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厕所,脱下自己的短裤,发现那团黑色的毛发沾染上了自己的液体,一片亮晶晶的。

而短裤也已经完全湿透了,尤其是屁股那一块,就好像是尿裤子了一样,看着就那样羞人。

但赵兰芝却忍不住回想刚才自己喷潮时那极致的快感,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有体验到这种感觉了。

想着想着,赵兰芝又来了感觉,她觉得自己好空虚,两只小手忍不住抓住了硕大的圆球,死命揉搓,可她再怎么揉,也抵不上陈志那粗糙大手带来的快感。

不知不觉间,赵兰芝的手滑了下来,来到了双腿间,然后无名指侵入了那片黑森林之中,同时她脑海中幻想着自己正在被一位粗壮的男人压在身下,男人在死命的撞着她的屁股,还要用浪货之类的词汇在她耳边侮辱。

“好舒服……”赵兰芝小脸泛起红晕,她渐渐要满足了自己,可就在这时候,乐极生悲的她,不小心把毛巾架碰掉在地上。

外面的陈志听到动静,立马跑了进来。

“妈你没事儿吧?”陈志十分担忧的冲进来,他听到毛巾架落地的动静,还以为丈母娘摔倒了。

可等他冲进浴室,却见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见赵兰芝正坐在马桶上,两条修长美腿翘起来,努力的分向两侧,而她的那片黑森林,就这样正对着进门而来的陈志,毫无遮掩。

看着丈母娘丰满的肥臀,还有两片被她自己蹂躏到有些发红的粉唇,让陈志脑袋发热,下面也瞬间膨胀起来,好像要炸开了似得。

“妈,我来帮你。”陈志不受控制的走上前,跪在了赵兰芝扒开的双腿间,盯着那处亮晶晶的粉唇,狠狠咽着口水。

赵兰芝也没想到自己忘了锁门,而且被女婿冲进来,看到了这羞耻的一幕,甚至他还伸着舌头,似乎是要来舔自己的下面。

这让她慌忙抗拒:“小刚,不行,我是你妈妈呀!”

“正因为这样,我才不想看到妈你那么痛苦,我爸爸肯定满足不了你吧,就让我尽尽孝,狠狠干你一次吧!”陈志抓住了赵兰芝想要并紧的双腿,然后把脸凑到了赵兰芝的股间,深呼吸一口气。

女人下面独有的腥臊味道,让他爽的头皮一阵发麻,同时他的鼻子也将女人下面顶开一些。

赵兰芝这个饥渴的女人,哪里经受的起这般刺激,下面的小嘴也一收一放的好像展开的花苞,而且已经被水浸湿的晶莹剔透,只听赵兰芝带着哭腔哀求道:“小刚,好儿子……妈妈……妈妈……真的好难受!”

陈志受到了鼓励,立刻腾出一只手,去解自己的裤腰带,喘着粗气说道:“我知道,所以让我来帮你吧!”

脱下裤子的陈志,露出那个暴着青筋的狰狞东西,赵兰芝虽然刚才已经被顶了半天,但终究隔着三层布,此时亲眼见到了实物,不禁瞪大了美目:“好……好大!不行儿子……妈妈会死……求你想想月月,想想你爸爸,我是有老公的呀!”

陈志一斤双目赤红,他哪里还顾得上这女人是谁,直接扑了上去,要在这马桶上伺候丈母娘爽上天。

叮铃铃。

陈志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显示的号码还是他的老婆,刘月月。

见到这个号码,马桶上的两人都吓一跳,陈志更是赶紧站直了拿起手机:“喂,宝贝,怎么了?”

“没事儿,我在火车上呢,想问问你我妈到了没,这两天我不在家,让我妈照顾你吧。”刘月月声音很温柔。

陈志瞥了一眼惊慌失措的赵兰芝,强行让自己镇定一些:“妈来了,应该在做饭吧,我在厕所呢。”

“嗯好,那我就放心了,我现在给我妈开个视频。”刘月月这样说着。

赵兰芝吓一跳,慌忙捡起手机跑出了厕所,连衣服也没来得及穿,跑到了厨房带上围裙。

她刚忙活完,手机就响了,正是刘月月的视频邀请,她赶忙接通,然后挤出一丝笑容:“月月,我正忙着要做饭呢,你给我开视频干嘛?”

刘月月瞥了一眼确实是自家的厨房,微微松口气,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妈,你这两天做饭是次要的,一定要帮我盯紧志刚,他那方面欲望特别强,我怕他趁我不在,出去找女人!”

正站在厨房门口的陈志听到这话,不禁露出一丝苦笑,但随后又看向了赵兰芝,此时这女人正光着屁股,那挺翘肥美的大屁股,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有这样的美艳丈母娘,何必还需要去找其他的女人呢?

赵兰芝和刘月月母女俩聊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开始做饭。

但陈志在旁边,眼睛死死盯着赵兰芝的屁股,让她觉得十分尴尬,而且也让身为长辈和丈母娘的她,觉得很是羞耻。

好在没过一会儿,陈志的上级打电话找他,说是公司有急事要走,以至于赵兰芝只能随便给陈志弄了点打卤面。

送走了陈志,赵兰芝也长出一口气,然后用做家务的方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强行压制住自己心里的那抹悸动和渴望。

陈志急匆匆的来到了公司,只见自己手下的一个实习生小姑娘,正趴在工位上哭泣,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委屈。

疑惑的陈志询问了一下其他同事,原来是这实习生做错了一件小事,却正好被经理抓住臭骂了一顿。

听到就这么点小事儿,陈志无奈的摇摇头,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实习生的肩膀:“好了玲玲,我知道你委屈,不过这次确实是你的错,下次注意吧。”

谁想正在哭泣的玲玲猛地扑到了陈志的怀里,哭到颤抖的她,不停解释:“陈哥,求你帮帮我吧,经理说要开除我,可我刚工作没几天,要是被开除了,我会被我爸妈打的!”

玲玲今年才十**岁,长得水灵又漂亮,而且身材已经发育的极好,饱满酥软的胸脯紧贴着陈志的胸口,已经压成了饼子。

偏偏这姑娘不觉得,还趴在陈志怀里伤心哀求:“陈哥,你是主管,肯定能让经理收回命令的,求你帮帮我,我什么都愿意替你做!”

陈志其实很明白,经理那人就是口无遮拦而已,那开除人是想开除就开除的?所以他也不过是过过嘴瘾。

但玲玲这么个青春靓丽的大美女说什么都愿意帮自己做,这又让陈志忍不住心里产生了一些想法。

他之前跟赵兰芝折腾了那么久,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紧张,以至于到现在他的命根子还十分憋涨,忍不住悄悄把手搭在了玲玲的腰上:“你真的什么都愿意?”

玲玲感觉到陈志把手放在自己的腰上,不禁娇躯一颤,心里也紧张起来:“陈……陈哥,其实我……”

“没事儿,我就是随口一问,没别的意思。”陈志忽然把手拿开,他觉得这姑娘毕竟是个刚毕业的清纯小姑娘,这样欺负人家不好。

谁成想玲玲反倒是一把抱住了他的腰,下了很大决心似得:“陈哥,只要你能保住我的工作,我什么都答应你!毕竟你这么年轻有为,以后说不定经理的位置都是你的。”

谁家的小姑娘不想找一个厉害的男人,就算是没有厉害的男人,至少也要有个不错的靠山,就好像之前如果是陈志犯错了,或者她是陈志的人,经理又怎么敢随意的要开除她?

玲玲虽然刚毕业,但也懂这些东西,所以她悄悄打量了一眼四周,然后将陈志按在了他的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