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妓宫|农村狠扇屁股蛋子

时间:2020-09-17

 我的女友顾清,是公认的大学校花。

她虽然长得很漂亮,性格却清宁淡雅,嘴上总习惯挂着一抹温柔的微笑,为人保守,很有贤妻良母的味儿。

当初,我花了足足两年水磨的功夫,才把她追求到手,内心对她的爱意可想而知。

但后来,我却发现了女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这事,要从我跟她约好的境外游说起。

大三那年,泰国游在大学莫名地火爆了起来,我便跟女友顾清约好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报了个五天四夜的团。

刚下飞机,出了泰国机场,女友很兴奋,她立刻换上了及臀的超短裤,上半身穿了个露脐的卫衣,打扮很是性感。

一般国内的团,到了泰国会有一个专门的领队,带队的是一个叫阿亮的泰国人,但他的国语很标准,介绍自己说祖上是云南人。

一路上,或许是顾清穿得很暴露,所以他老喜欢盯着我的女友,这让我很愤怒,特地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但这家伙是个老油条,依然故我的在我女友身上扫来扫去。

行程最后一晚,我心想总算要摆脱阿亮这色鬼了,可他却敲开了我们酒店的大门,神秘兮兮的问我们,想不想去看一场特殊的表演。

在泰国,最特殊的无非就是人妖表演,难道还有比这个更特殊的?我有点犹豫,但女友却跃跃欲试。

心想着反正最后一天了,难得出国一趟,怎么也得见识一下世面。不过见识的费用真高,女的要1000泰铢,男的要2000泰铢。

阿亮告诉我们,想见识的,就在酒店楼下集合。

我带着顾清到楼下,看到团里有十几个人报名了,基本上都是成双入对的,其中还有几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

阿亮叫了三辆日式的皮卡车,在泰国这种车几乎遍地都是,很快就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港湾,接着坐船来到了一个海岛上。

这岛上灯火通明的,很热闹。

阿亮对这很熟悉,领着我们穿过了几条横巷,来带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屋子门口,买了票后,有专门人领着我们走了进去。

阿亮本来是领队不想进,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看我女友,也跟着买票进场。

屋子里装修的跟个鬼屋似的,再加上冷风嗖嗖的,顾清吓得急忙钻进我的怀里,四周到处都有墨镜黑衣大汗把守着,这让我心里也直打鼓。

进场后,我们被安排到了一个很大的圆台下。

屋里早就坐了形形色色的人,不光有泰国人,还有一些欧洲人的面孔,等我们围着圆台坐好。

有个泰国人叽叽咕咕地,站在桌子中间说了一大堆,反正我也听不懂,但这时灯光却亮了起来。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人妖,来到了圆台中间的位置。

那人妖生了一张女人都会嫉妒的漂亮面孔,让人不禁暗叫可惜。

很快,音乐响了起来。

人妖跟那男人搞到了起来,各种姿势,我们坐在台下看的清清楚楚,那些个欧洲人早就起哄了,兴奋的不得了,而顾清却一脸娇羞的躲在我的怀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满是好奇地盯着台上的一举一动。

等到人妖表演完了以后,先前那主持人叫我们都上了圆台,叽里咕噜地说着,领队这时给我们翻译说,主持人让我们玩游戏,待会挤在一起,要抢异性的内衣,抢到的可以回到座位,抢不到的,要在台上像刚才那对人妖一样表演。

音乐这时又响了起来。

圆桌上的人开始拥挤到了一起,我想要护住顾清,但人多,很快顾清就跟我被推挤的分开了。

或许大家都不认识,男人逮着陌生的女人就开始上下其手,说不出的兴奋。

我到处寻找女友的身影,一下就锁定了她。

她今天穿了一件露腰短T桖,和短裙子,有好几个男人围住了她,说不出的狼狈,好几次我看到她那硕大的柔软部位被陌生男人压住了。

我的天,那双平时我都要小心呵护的柔软,现在却被几个陌生的男人挤压的变形了!

我极度怀疑顾清这么保守的女人,会被气得哭出声来,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她不仅没哭,反而乐在其中,表情似乎还带了一丝期待和兴奋。

我心里隐隐生出了醋意。

正好我身边也有个女人,哟呵,一看还是个欧洲娘们。

这欧洲女人长得也很漂亮,很符合东方男人的审美观,那碧蓝色的眼眸,金黄色的头发,不断地在我面前晃悠。

或许是其他人挤了过来,她一个趔趄,直接倒到了我怀中,把我压在了她的身下。

这时,欧洲女也注意到了我,她咯咯地笑着,用她那圆圆的翘臀在我裤裆上狠狠地磨啊蹭的。

我那要命的玩意一下立了起来,顶住了她那圆鼓鼓的翘臀。

这种滋味,贼爽贼刺激。

我陶醉其中,一时忘了女友被其他男人占便宜的事,专心埋头在欧洲女身上,我开始主动地用腰一顶。

她低头望着我,似乎并没有恼我,反而岔开了双腿,我看到了她那淡紫色的内裤。

想起刚才阿亮的话,我准备去脱她的内裤,要拿不到这个,待会众目睽睽来一段表演,我还没那嗜好和胆量。

刚把内裤脱下,嗅了嗅,那上头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这让我小腹的邪火蹭地直窜心窝。

顺眼一看,以前听说欧洲女身上的体毛少,我还不信,直到见了眼前的,我才相信所言不虚。

我原本以为,我要跟欧洲女真枪实弹的演练一场,出国一趟,能玩个欧洲妞也算是为国争光了,可不知什么时候,顾清却来到了我面前。

我以为女友不能接受,老脸一红,刚想解释。可看她的脸,倒是笑嘻嘻的没有愠怒,他向我这挤来,胸部贴在了我的手臂上,悄悄地跟我说:“反正是国外,谁也不认识谁,你就好好玩玩,就当犒赏你这几天的辛苦了。”

我不由有些感激,可她俏脸突然浮现出一抹潮红,嘴里发出嗯嗯哼哼的吟叫声。

我侧脸往她身后一看,心里又急又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亮跑了过来,他不仅用手摸着顾清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细腰上,还用手掌磨蹭着女友的丰臀,我甚至能看到她的手掌在两股之间压下。

女友的短裙早就被撩起,想来那里早就被摸得泛滥成灾。

我醋意上涌,开始用手掌摸那欧洲女的大腿。

好滑!

真是爽死了,这种感官上又刺激又兴奋,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难怪很多男人喜欢毛手毛脚。

这时,大厅的灯熄了,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身前身后很多人挤来挤去的,是不是听到不少女人的叫声。

耳边这时也传来了女友的叫声,“啊,不要!”

接下来,隐隐还听到了她娇喘的声音,我立刻一惊,难道阿亮那家伙,堂而皇之的进入了女友的身体?

我醋意更大,趁机抓向了女友,她立刻高叫了起来,不过气归气,心里还是挺爽的。

突然,大厅的灯又亮了。

我以为自己的手搭在女友的身上,回头一看,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原来女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开了,被我袭胸的,也是旅游团的,是个叫阿娇的少妇。

我不由庆幸,幸亏没给她老公看见,正想缩手,阿娇悄声说:反正交钱来这里玩了,何必那么拘束。

这时,音乐又想起来了。

欧洲女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却主动的拿起我的手,摸她的翘臀,很有弹性,她的身体不像青涩般的少女,处处透着一股成熟的味道,真的是爽爆了!

“你看那边!”

阿娇示意我看她的老公。

原来阿娇老公离我们不远,他正乐不思蜀地在玩弄我们一个女团友,手掌按在了那女团友的大胸脯上,眼里冒着光。

看到这一幕,我胆子也大了起来,把手也伸进了阿娇的衣里,又大有软,滋味真是爽爆了。

这一刻,我在想,如果现实中每一天都有这样的艳遇,简直赛过了活神仙啊!

大厅的男男女女都在相互挤弄,互相伸手到对方的裤里、裙里、衣里摸自己平时不敢摸的各种器官。

气氛说不出的淫靡。

女友这时离我有点远,她全身都趴在了阿亮的身上。果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浅蓝花边的胸衣落在了阿亮的手上。

阿亮这货真特么的贱,拿了我女友的罩杯,还扬手一脸得意的导出宣传。

说实话,我有点担心女友,但阿娇明显不打算放过我,她主动的把自己的罩杯递给了我。

见她的上衣突出两粒小豆,没有罩杯性感得多,我偷偷地摸了一把,她的胸脯比女友的D杯还大,再加上她浑身的成熟味,让我心神一荡。

“小杨,我早就注意你了,借这个机会,跟姐好好玩玩吧。”

阿娇在我耳边轻声细语,双手却没有停过,开始在我的身上胡乱摸了起来。

我被她摸的有点不好意思,恰好这时候有个泰国女人挤了过来,也不管阿娇那幽怨的眼神,借机跟她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