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牛做爰|春药毛笔逗弄

时间:2020-09-18

 在床上躺了好大一会儿之后,周勇总算是喘匀了气,他脸上带有一丝尴尬和歉意,讪笑着对杨潇潇说道。

杨潇潇抬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出声,可眼底深处却是无穷无尽的无奈和哀怨。

周勇也知道自己没有令杨潇潇得到满足,所以十分识趣,也没有多说什么,准备去衣柜里拿干净的换洗衣服。

此时此刻,我半蹲在衣柜里头,看着周勇一步一步朝衣柜的方向走来,我的心简直悬到了嗓子眼。

完了完了!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要是周勇打开衣柜门,看到全身赤果的我,再联想到刚才杨潇潇也是一丝不卦,到时候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手心里攥了满满地一把汗。

这个时候,我不经意的一抬头,发现躺在床上的杨潇潇也张大了嘴巴,同样是一副又惊又恐的模样。

可以明显地看到,杨潇潇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显然比我更加担惊受怕。

她的嘴巴越张越大,似乎想要说些什么阻止周勇,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丝毫声音。

这个时候,周勇已经来到衣柜门前,透过缝隙,我甚至能清晰地看清楚他大腿上浓密黝黑的汗毛。

下一刻,只听“哐当”一声,是衣柜门打开的声音。

完蛋了!完蛋了!

这一刻,我身体僵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本来偷情就是一件为人所不齿的事情,还是跟自己的老师,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虽然我和杨潇潇什么都没干,或者说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可两个清洁溜溜的大活人,还是一男一女,很多事情根本就解释不清。

这要是传出去,以后在亲朋好友面前,我恐怕再也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想到种种可怕的后果,我便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冷汗顺着额头滚滚而下。

就这样,我闭紧眼睛大概有一分钟,等待各种狂风骤雨的到来,甚至做好了被周勇拳打脚踢的准备。

可奇怪的是,在这段时间内,周围安静无比,沉默的有些诡异。

难道是周勇突然看见这一幕,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虽然害怕面对这一切,可我还是鼓足勇气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我才发现一切如常,衣柜门还是跟刚才一样,关的紧紧的。

这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十分好奇,左右看了看,这才明白过来。

杨潇潇家的衣柜,从左到右总共有三个隔间,而我所处的这个空间,里面全是杨潇潇的衣服。

周勇的衣服应该是在右边的那个隔间里,所以他刚才只是从我面前走过。

男人都是比较马虎大意的,恐怕周勇连杨潇潇有多少件衣服都不知道,更别说特意去打开衣柜,看看里面有没有藏着男人了。

想明白这一切,我忍不住偷偷地松了口气,可还是感到一阵心有余悸。

而就在这时,我再次听到周勇的声音,以及一串细微的脚步声。

“老婆,你别生气了,吃了你买的中药,我感觉身体比之前强多了,下次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我再次大着胆子,将眼睛对准衣柜的缝隙,看到周勇手里拿着几件干净的衣服,一边说话一边朝卧室外面走去。

等到周勇彻底离开卧室之后,我这才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

刚才实在是太过惊险了,我的心脏完全就承受不了。

虽然亲眼看着周勇出了卧室,可这个时候我还不敢放松警惕,没有从衣柜里头钻出来,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然进来。

等了大概有两三分钟之后,听到外面有水流的声音,我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周勇应该是去浴室里头洗澡了。

这时,我再也憋不住了,把衣柜门一推,赶紧从里面钻了出来。

杨潇潇看见我出来,立马露出了紧张万分的神色。

她一双美眸透露着些许害怕,压低声音对我说:“大伟,你赶紧穿衣服,快点走!”

刚才还夸老子那里大,差点和老子行了鱼水之欢,这么快就翻脸无情了?

听到杨潇潇的话,我心里头有些来气,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很危险。

因为男人洗澡本身就很快,现在又是夏天,谁也不知道周勇什么时候就洗完澡出来了。

我一边快速地穿着衣服,一边没好气地瞥了杨潇潇一眼。

这个时候,我真想拿出手机,把刚才偷拍的视频拿出来威胁杨潇潇。

不过最终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什么都没说。

因为我已经知道周勇那方便不行,杨潇潇长期得不到满足,刚才如果不是周勇突然回来,杨潇潇就已经半推半就跟我发生关系了。

正所谓来日方长,这个女人迟早是我的囊中之物,但我现在如果威胁她,那结果恐怕就不好说了。

没有任何人愿意被人胁迫,就算她担心视频流出,勉强跟我发生关系,可恐怕只有一次,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从长远角度考虑,除非是实在搞不定了,否则我不会拿视频去威胁杨潇潇,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

而且有了这个视频在手中,我等于悄悄地握住了杨潇潇的把柄,随时都有跟她谈条件的资本。

心底打定了主意,而我手上的动作也不慢,已经把衣服鞋袜全都给穿好了。

这个时候距离周勇去洗澡只过去了三分钟,他应该不会那么快出来。

我变戏法似的将杨潇潇那条被我弄的全是白浆的黑色蕾丝底裤拿在手中,得意地在杨潇潇面前晃了晃。

“潇潇老师,你的底裤真香,送给我留做纪念怎么样?”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杨潇潇的底裤揉成一团,揣进了裤兜里。

杨潇潇看到我竟然拿走了她的底裤,禁不住俏脸一红,尤其是当她看到上面有我的子孙痕迹时,眼中更是娇羞无限。

“大勇,我老公这几天应该都在家,你暂时就不要过来了……”

杨潇潇说话之时,眼中波光流转,透露出小少妇的万种风情。

而我听到她的话,却忍不住一阵激动,这几天不要过来了,那是不是等她老公走了之后就可以……

有些话稍微给点暗示就够了,不用说的太透,而我自然心领神会,也不会傻到去问杨潇潇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脸上露出一抹坏笑,给了杨潇潇一个淫邪的眼神之后,便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刚走到门口,我便听到“吱吖”一声,是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我心底一阵紧张,加快脚步朝楼下跑去,而这时身后还传来周勇的“嘀咕”声:“奇怪,我记得刚才明明关了门啊!”

……

回到家之后,我有些魂不守舍,连晚饭都不想吃,匆匆冲了个凉水澡之后,便四仰八叉地往床上一躺。

房间里空调打到了十六度,可我还是觉得浑身燥热无比。

没错,是那种由内而外的热,我心里面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一样,痒痒的厉害。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便出现杨潇潇那美丽的倩影。

美!实在是太美了!可以用无懈可击来形容!

一头飘逸的秀发,精致无暇的五官,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万种风情,小巧精致的琼鼻,还有那一双诱人犯罪的性感红唇。

从上往下,还有那雪白的粉颈,圆润的丰满,盈盈可握的小蛮腰,白皙修长的黑丝美腿。

如果仅从外貌上来说,杨潇潇完全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上天宠儿。

这个女人实在太完美了,全身上下挑不出一点瑕疵,即便比起那位唱甜歌的玉女掌门人杨小姐也不遑多让。

脑海中出现各种有关于杨潇潇的画面,尤其是一想到我差点就和她成了好事,心里面更是火热无比。

也不知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多久,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下来,百无聊赖之际,我掏出手机,找到杨潇潇的那个视频,忍不住欣赏起来。

视频里面,周勇主要是从后面对杨潇潇发起进攻,当看到杨潇潇那诱人的挺翘之时,我身下很快就有了反应。

越看便越兴奋,身体里的那股邪火怎么都压制不住,我迫切地想要进行发泄。

情不自禁的,我开始脱下了自己的裤头,用手握住那玩意儿进行套弄起来。

我一边看着杨潇潇的视频,一边幻想着那挺翘后面的玩意是我,动作也愈来愈快。

五分钟之后,视频播放完了,而我也精疲力尽的往床上一躺,手里拿着杨潇潇那条性感的底裤,贪婪地嗅了好一阵。

终于,我还是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之后的几天,生活一切如常,我白天去健身房上班,晚上回家之后,就一边欣赏着杨潇潇的视频,一边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当然,杨潇潇的那条底裤也被我给洗干净,珍藏了起来,每天睡觉之前,我都习惯地用力去闻一闻,似乎能闻到杨潇潇身上某个特殊部位的味道一样。

其实在健身房里,我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客户。

我长相只能说普通,和“帅”字不沾边,但也算不上难看,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寻常人。

而我的客户群体大多都是像杨潇潇这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少妇。

可能是因为少妇都喜欢我这种她们眼中的小弟弟吧,又或许是我平时老实巴交的,也不知道主动去占便宜,她们觉得我很有意思。

我和这些女客户相处的都还不错,其实有一个李姐对我更是十分关照,经常对我嘘寒问暖,而且每次走的时候都会给我一笔不少的小费,出手十分阔绰大方。

即便身边也能算的上“美女如云”,但我的心思却一直都放在杨潇潇的身上。

不过让我十分失望的是,自从那天从杨潇潇家离开之后,这几天杨潇潇从来没有找过我。

其实昨天我原本应该去杨潇潇家给她上课,可因为她没有给我打电话,又顾虑到周勇在家,所以我根本没去。

虽然一直对杨潇潇魂牵梦绕,弄的我这几天魂不守舍,可生活还是要继续。

这天一大早,大概八点左右,我就来到了健身房。

打完卡之后,我一边吃着刚从小摊上买的手抓饼,一边无聊地用手机刷着搞笑小视频。

其实这个点几乎没有客人会过来,大家都比较闲,健身房上班管理并不是很严格。

我算是来的比较早的,除了我之外,也只有前台小妹和另一个健身教练来了,其他人大多都还没有过来上班。

我性格其实比较沉默木讷,和这里的同事都算不上很熟,除了我表哥之外,和其他人基本上也只是点头之交。

那些人见我是个榆木疙瘩,平常也不爱搭理我,前台小妹每次见到我总是忍不住翻白眼,我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她了。

吃完早点之后,我十分随意地往一辆动感单车上一坐,然后又看起了视频。

“哈哈!”

这时,我看到一个十分爆笑的段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大勇,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啊?”

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中时,一道悦耳的女人声音把我给吓了一大跳。

我抬头一看,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色短裙,脚踩一双红色高跟鞋,打扮的十分性感时髦的漂亮女人正冲我微笑。

我愣了几秒,然后赶紧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李姐啊?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啊?”

没办法,我一见到漂亮女人就紧张。

我以前实在太老实了,在学校里就这样,都不敢跟漂亮女同学说话。

李姐的名字叫李筱雪,是我的老客户,平时对我十分照顾。

李筱雪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冲我抛了个媚眼,故意用嗲嗲的声音对我说道:“姐不是想你了吗?所以迫不及待想要来看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