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裙子不内裤打野战,拨开两片肥嫩的大肥肉

时间:2020-09-18

 镇上还是很热闹的,不过由于来得早,所以商场都还没开门。

老赵便拉着郑薇薇去到一个茶楼,要了个包间。

这包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重要的是沙发椅子一应俱全,非常适合两个人在里面做点什么事。

“给我们来壶龙井,顺便来点小吃。”老赵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

郑薇薇见服务员离开后,坐在老赵的旁边,在老赵的胳膊上用力的地掐了下,问:“赵哥,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老赵往门口扫了一眼,搂住她,在她的香唇上吻了下:“我能打什么坏主意?不会是你想了吧?让我看看,下面是不是又湿了?”

郑薇薇连忙制止了老赵,慌张地向门口看去:“你要死啊,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说完,郑薇薇便坐到了我的对面。

她刚过去,服务员就揣着茶水和小吃走了进来。

“两位慢用,如有需要,请直接按门边的服务按钮。”服务生很有礼貌地朝门旁边那个黑色按钮指了指。

她一走出包间,老赵便起身来到了郑薇薇的旁边,喝茶?我可没这个爱好。

郑薇薇今天穿了件乳白色的连衣裙,脚上一双简单的黑色高跟鞋,虽然没有浓妆粉黛,但看来却别有一番风韵。

老赵不由抚上了她修长的玉腿,感受着那滑嫩的肌肤,真是个尤物。

“讨厌,你就不能老实点吗?”郑薇薇羞红了脸,瞪了老赵一眼。

“怎么,不喜欢吗?那为啥被干的时候叫得几里地外都能听见?”老赵坏笑着调戏她。

郑薇薇恼羞成怒,扑到老赵身上就打闹起来:“谁说几里地外能听见,还不都是你害的!死东西,我算是被你害惨了!”

“不说了,哈哈,来办正事吧!”老赵大笑着说道。

郑薇薇被老赵一把搂起,跪坐在椅子上,连衣裙也被掀开,露出条淡黄色的花边底裤。

“赵哥,还是不要了吧!万一被发现不好!”郑薇薇有些担心。

老赵才不管那么多,俯身上去,便开始了爱的前奏。

这次,老赵又打破了记录,一个多小时后,两人才双双累得瘫倒在椅子上。

“真不知你都这年纪了,怎么比年轻人还厉害。”郑薇薇的抱怨中带着欢喜。

老赵越强,她就越是快乐。

“这叫天赋,再说了,我平时也偶尔会锻炼下身体,和别人那可不同。”

郑薇薇把头靠在老赵的怀里,柔声道:“是你让我知道了做女人是什么感觉,也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发现自己有点离不开你了。”

“可惜,你又不是我的女人!”老赵对此也很是无奈。

现在老赵有一种想独占郑薇薇的欲望,但老赵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你还不知足呀,以后在诊所里我可以天天给你,但是真的嫁给你是不可能了,陈小花一定会戳死你的。”郑薇薇说的倒是实话。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让你住在我家,这样以后不管做什么都方便一些。”

老赵把郑薇薇搂过来,柔声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她说:“好吧,那我原谅你了,咱们去逛街吧,我都好久没来镇上了,整天待在家真的变成黄脸婆了。”

“那你也是最漂亮的黄脸婆。”老赵适时送上一记马屁。

郑薇薇白了老赵一眼,却很受用:“那是,要不然怎么勾引到你这老头子。”

“哇,原来你是存心要勾引我的?难怪大白天来找我治腰伤,被我占便宜了都不反抗!”

老赵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想不想再刺激点?”

她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老赵,略显生气地说:“还能怎么样,这样就够刺激了。”

“这才到哪里,我说了,今晚咱们有大把的时间。”

郑薇薇问:“老东西,你还想怎么样?”

老赵想了想,便说:“这是个惊喜,你先闭上眼睛!”

郑薇薇很听话,马上就闭上了眼睛。

而老赵却趁着这空档,一把就拨开了她的睡衣,然后便用力一顶……

郑薇薇被老赵的突然袭击弄得不知所措,想叫又不敢叫,只能狠狠地朝着我的肩膀咬了一口。

而老赵却已经奋力运动起来,在沙发上像发情的野兽一样攻伐着郑薇薇娇弱的身子,宛如乐曲般美妙的声音响起。

陈小花就在另一个房里,郑薇薇自然不敢太放肆,但由于积压了几天的渴望,她还是忍不住浪叫了几声。

而老赵为了迅速解决战斗,所以每一下都是又准又狠,丝毫没有怜惜。

狂野的交欢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老赵才低吼一声,释放出了所有的ke望。

而郑薇薇已经披头散发,浑身无力地昏死过去了。

第二天。

回忆起昨晚的疯狂,老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当着陈小花的面弄晕了她儿媳妇,这叫个什么事?

陈小花这次回来整天都待在家里,老赵也不好主动过去,或者是发信息给郑薇薇,所以只能无聊地熬着。

过了几天,郑薇薇才终于露面,说是要去镇上买衣服,但陈小花却不愿意去,说太折腾身体了。

“薇薇,你这是干什么去?”

老赵站在门口抽烟,便看到一身连衣裙打扮的郑薇薇提着包要出去。

“赵叔,我要去镇上逛街。”

我哦了一声,也没多表示。

但郑薇薇却又轻声道:“叔,你陪我去吧?”

她扯了扯老赵的衣袖,故意抖动着胸前那一对,老赵顿时明白过来,这少妇肯定又想了。

“去呗,你先走,我后面跟上。”正愁没机会接触她,现在却从天而降。

郑薇薇高兴起来,一蹦一跳地往村口走去,老赵掐灭烟头,也兴奋地回到家里换了身衣服,然后才出门。

老陈啊,估计你儿子今天又得戴绿帽子咯!

镇上还是很热闹的,不过由于来得早,所以商场都还没开门。

老赵便拉着郑薇薇去到一个茶楼,要了个包间。

这包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重要的是沙发椅子一应俱全,非常适合两个人在里面做点什么事。

“给我们来壶龙井,顺便来点小吃。”老赵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

郑薇薇见服务员离开后,坐在老赵的旁边,在老赵的胳膊上用力的地掐了下,问:“赵哥,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老赵往门口扫了一眼,搂住她,在她的香唇上吻了下:“我能打什么坏主意?不会是你想了吧?让我看看,下面是不是又湿了?”

郑薇薇连忙制止了老赵,慌张地向门口看去:“你要死啊,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说完,郑薇薇便坐到了我的对面。

她刚过去,服务员就揣着茶水和小吃走了进来。

“两位慢用,如有需要,请直接按门边的服务按钮。”服务生很有礼貌地朝门旁边那个黑色按钮指了指。

她一走出包间,老赵便起身来到了郑薇薇的旁边,喝茶?我可没这个爱好。

郑薇薇今天穿了件乳白色的连衣裙,脚上一双简单的黑色高跟鞋,虽然没有浓妆粉黛,但看来却别有一番风韵。

老赵不由抚上了她修长的玉腿,感受着那滑嫩的肌肤,真是个尤物。

“讨厌,你就不能老实点吗?”郑薇薇羞红了脸,瞪了老赵一眼。

“怎么,不喜欢吗?那为啥被干的时候叫得几里地外都能听见?”老赵坏笑着调戏她。

郑薇薇恼羞成怒,扑到老赵身上就打闹起来:“谁说几里地外能听见,还不都是你害的!死东西,我算是被你害惨了!”

“不说了,哈哈,来办正事吧!”老赵大笑着说道。

郑薇薇被老赵一把搂起,跪坐在椅子上,连衣裙也被掀开,露出条淡黄色的花边底裤。

“赵哥,还是不要了吧!万一被发现不好!”郑薇薇有些担心。

老赵才不管那么多,俯身上去,便开始了爱的前奏。

这次,老赵又打破了记录,一个多小时后,两人才双双累得瘫倒在椅子上。

“真不知你都这年纪了,怎么比年轻人还厉害。”郑薇薇的抱怨中带着欢喜。

老赵越强,她就越是快乐。

“这叫天赋,再说了,我平时也偶尔会锻炼下身体,和别人那可不同。”

郑薇薇把头靠在老赵的怀里,柔声道:“是你让我知道了做女人是什么感觉,也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发现自己有点离不开你了。”

“可惜,你又不是我的女人!”老赵对此也很是无奈。

现在老赵有一种想独占郑薇薇的欲望,但老赵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你还不知足呀,以后在诊所里我可以天天给你,但是真的嫁给你是不可能了,陈小花一定会戳死你的。”郑薇薇说的倒是实话。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让你住在我家,这样以后不管做什么都方便一些。”

老赵把郑薇薇搂过来,柔声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她说:“好吧,那我原谅你了,咱们去逛街吧,我都好久没来镇上了,整天待在家真的变成黄脸婆了。”

“那你也是最漂亮的黄脸婆。”老赵适时送上一记马屁。

郑薇薇白了老赵一眼,却很受用:“那是,要不然怎么勾引到你这老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