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涂药h 奶头被揉痛了

时间:2022-01-21

 沈璃摇摇头:

 

  “米尔实验室最近几天在做数据测量,要晚一些才有时间回去。”

  顾听澜心下有些遗憾,但还是理解点头:

  “嗯,先忙完这边的事儿要紧。”

  好在沈璃要备战九月的世界赛车锦标赛,所以这个月还是会定期回京城参加训练。

  之后要见,机会还是挺多的。

  云静柔笑着道:

  “自从听澜在京城开了诊所,在那边待的时间可比在港城还要长了。”

  沈璃心中微动。

  顾听澜的诊所……

  她顿了下,似是随意道:

  “说起来,这么久了,我好像还没去过小舅舅的诊所呢。”

  顾听澜失笑:

  “诊所这种地方,有什么好去的。”

  “就是有点好奇。”沈璃道,“以前小舅舅不都满世界飞吗。”

  顾听澜想了想,道:

  “那回头我把具体地址发给你,你要想来看,随时都可以。”

  他脸上带着温和笑意,这番话说得云淡风轻,十分自然。

  沈璃弯了弯唇:

  “好。谢谢小舅舅。”

  ……

  八月九号,沈璃回京。

  中午陪沈知谨吃过午饭,她就直接开车去了ly。

  知道她要过来,整个ly全队都很高兴,连上训练场的队员都明显比往日兴奋期待。

  唯独一个人——闻霄。


 

  季抒从车上下来,看了眼赛道旁的电子屏,估摸着这成绩还可以,正打算去找闻霄,问问他的意见,就见他正坐在休息区,一脸郁闷地抽着烟,脚下好几个烟头。

  他走过去,奇怪问道:

  “教练,璃姐应该快到了吧?您这是……”

  怎么看都不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啊。

  闻霄抬头瞅了他一眼,又猛抽了口,沉闷吐出一个烟圈。

  兔崽子懂什么,就因为她今天要过来,他才在这发愁的!

  自从上次沈璃半夜给他打了电话,说打算再去一趟paradise,他就连着好几天没睡好。

  中间他又找了她两次,再三确认,她的答案都没更改,说什么都要去。

  从头到尾她的态度都云淡风轻,唯独留他一个人在这难受,头发都掉了好几把。

  “闻叔。”

  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闻霄手抖了抖,烟灰落在手上,烫了他一下。

  他直接将那支烟扔到地上,碾灭,长长吐出一口气,这才侧头看了过去。

  沈璃已经换了车手服,单手抱着头盔,朝着这边走来。

  看样子是准备进行训练了。

  难得看到她来,尤其还是这样专业认真的姿态,季抒勾唇一笑:

  “璃姐,今天这是——来真的啊?”

  不远处刚下赛道的几个队员看到这一幕,也纷纷兴奋招手。

  “璃姐!”

  “璃姐这是要上赛道?”

  “真是难得!今天能好好看一场喽!”

  沈璃跟他们挥了挥手,又看向季抒,疏懒开口:
 

 

  “距离比赛就剩下一个月了,再不抓紧就来不及了。”

  季抒轻啧。

  要别人说这话,他还信。

  但这话从沈璃嘴里说出来,他听着是真觉得没有半点可信度。

  这位姑奶奶的实力如何,他是很清楚的。

  她就算不训练,直接上场,也依然能吊打一群人。

  不过既然她都这么来了,这话当然也就不好说了。

  闻霄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但旁边还有季抒以及其他队员,实在是不好开口。

  于是,最终他只抬了抬下巴:

  “先跑一场试试?”

  沈璃戴上头盔: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