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纯肉超H 接电话的时候他也不停下

时间:2022-06-29

“二哥,你想哪里去了?”

        傅锦晟看着他在笑,心里也懵了,他一脸疑惑的看着傅焱行。

        “你让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能让你来做什么?当然是让你来端骨灰盒啊!”傅焱行真的是,忍不住笑:“你以为我让你来做什么?把你也火化了吗?我还没有那么残忍。”

        听到他这么说,傅锦晟彻底放下心来:“端谁的骨灰盒?”

        “傅国华的。”

        “他,又死了?”

        “嗯。”傅焱行点头:“这一次,是真的了。”

        傅锦晟彻底放心了:“那你为什么不端?”

        傅焱行笑了一下,然后,对着他挤眉弄眼:“因为我哥死了,你就是长子啊!”

        嘴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不是这样想的。傅国华做的事情,他不值得他给他端。但是,也只是心里这么想,嘴巴上却不这么说。

        这时,族长也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到傅锦晟完好无损,只是身上有些邋遢,他也开口。

        “是啊!锦晟,你是长子,就是应该你来端。”

        这表面上是在帮着傅焱行说话,可是,实际上是,他实在是不想在这里久呆,这里,阴森森的,晦气。

        傅锦晟这一次,没有推脱,而是直接走了进去,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了骨灰盒。

        看着那一个骨灰盒,心里也是感慨万千,终于,解脱了,不用再有生命危险的担心了。

        傅锦晟捧着骨灰盒,上了车,跟着傅焱行的车子,一起,回到傅家老宅。

        当众人看到傅老爷子的骨灰盒的时候,大家都松了口气,这件事情,应该就这么解决了吧?

        这,灵堂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只需要,额,将那个骨灰盒,早就被人送了出去。

        给傅国华的骨灰盒让道儿。

        傅家老宅里,哀乐声重新响起,不过,这法事嘛,就只做一天,第二天,就要下葬。

        毕竟,他做了那么多坏事,给他做法事,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这一次,傅家族里的人,也老实了。大家都老老实实的参加哀悼,没有人再出什么幺蛾子。

 

        傅焱行吩咐保镖守着,然后,便带着洛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休息了。

        累了这么好几天,他们都累坏了。洛阳和傅焱行的眼睛里,都有红血丝了。

        回到房间里,洗了个澡,直接爬上床了睡了。

        这一次睡觉,是真的,只是单纯的睡觉,毕竟,大家都累成了狗。

        等一觉醒来,都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这个时候,前来悼念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最后一场法事,也要开始了。

        作为傅家的儿子,儿媳妇,他们自然要来跪拜的。

        听着和尚在上面念经,傅焱行,傅锦晟,各自带着自己的妻子,孩子们,还有傅恒,就跪在下面,听着和尚念经。

        当然,还有傅宝珠,楚天明和楚辞,跪在他们后面的一排。

        等最后一场法事做完,就是今天的最后一次守夜,这一夜,倒是真的是守了傅国华的骨灰。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大约4点45分左右,众人便开始起来,准备送葬。

        今天,傅锦晟捧着骨灰,傅焱行捧着傅国华的遗像,一起往傅家的墓地走去。

        这一次,傅焱行给傅国华找了一个最靠边,风水最差的地儿,将他给埋了。当然,风水最好的地儿,是要留给族长的,这是族长早就定了下来的,只等他死了。

        等下葬完傅国华,大家这才零零散散的散去。

        傅焱行带着洛阳,傅锦晟带着lida,傅萱怡,他们最后才打算离开。

        lida腿上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只是,还坐着轮椅,医生说了,因为取子弹过了最佳时机,所以,必须要在轮椅上坐一个月,好好调养,好好恢复。

        “二哥,二嫂,今天,到我们家里去吧!”洛阳提议道。

        傅锦晟和lida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傅萱怡惊喜的喊道:“好啊!好啊!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我要去找弟弟妹妹玩儿。”

        说着,她就跑向了傅焱行,然后,抱着他的大腿:“小叔,抱。”

        傅焱行遵下身,看着傅萱怡:“萱怡,去叫你爸爸抱,小叔要抱小婶婶。”

        洛阳:“......”这男人脑子里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傅焱行。”洛阳朝着傅焱行娇嗔的吼道:“别教坏了孩子。”

        可是,傅萱怡却歪着脑袋,看着洛阳,眨巴着大眼睛,满脸的疑惑:“小婶婶,小叔怎么教坏了我的?”

        洛阳:“......”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没办法,她只好转头,瞪着傅焱行。

        da在一旁,坐在轮椅上,看着他们,笑得直不起来腰。

        洛阳没有办法,又转头瞪着lida。

        da接收到洛阳的眼色,连忙止住了笑声,看着傅萱怡:“萱怡,让你爸爸抱,你小叔,要抱小婶婶。”

        洛阳:想要揍人怎么办?

        最后,傅萱怡无奈,只好走到傅锦晟身边,伸出小手:“爸爸,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