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已经满到c了 带跳d上课文

时间:2022-06-29

  傅锦晟弯腰,将傅萱怡抱了起来。

        “看吧!还是爸爸好,小叔有小婶婶,不会抱你的。”

        谁知,傅萱怡却歪着脑袋,对着傅锦晟摇头:“不,爸爸和小叔一样好。”

        傅锦晟:“......”

        他转头看向傅焱行:“我闺女怎么对你那么好?”

        “那是因为我对她好。”傅焱行骄傲的说,然后,牵着洛阳的手:“走了,回家。”

        洛阳跟着傅焱行一起,傅锦晟也抱着傅萱怡,lida则由女佣推着,一起往墓园外走去。

        来到墓园外,上了车,车子朝着傅焱行的庄园开去。

        在路上,洛阳就打电话给薛南城和洛擎,让他们直接开车去他们的庄园。不用回家。

        然后,又给家里的厨师打电话,让他们准备多一些饭菜,今天,人多。

        所以,等他们的车子回到庄园的时候,家里已经很是热闹了。

        三个舅舅,舅妈,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弟弟,童愿,薛南城,顾晓......

        好多人,都在等着他们。

        男人们围了几桌麻将,女人们,有些打麻将,有些打牌,有些在逗着她的三个孩子们,氛围其乐融融,真的,很美好。

  傅焱行见他们都玩儿得很开心。他突然想起来,几年前,在九霄云外。

        那一次,他是赌气去打牌的,结果,被洛阳撞了个正着,也是那一次,他知道了,他的老婆,原来还是个赌场高手。

        之后,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太多,他们都一直没有玩儿这个了。

        今天,正好,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而且,亲戚朋友们,今天都差不多到齐了,大家也玩儿得尽兴,他便转头看着洛阳:“老婆,你要不要也玩儿几把?”

        “好啊!”洛阳满心欢喜的答应。关键是,她看到了三个舅舅和南宫少卿的那一桌,南宫少卿已经被他的伯伯叔叔们杀得屁滚尿流,鬼哭狼嚎了。

 

        “喂,你们不能这样啊!”南宫少卿哭丧着脸,看了一眼其他三家。

        “好歹,我也是个晚辈,你们就不能让着我一点儿?我连老婆本都快输光了。”

        其他三家扫了他一眼,毫无愧疚之心。南宫清鄙视的看着南宫少卿:“少卿,你这脾气,还军人出生?连输点儿钱都在这里嚎叫,简直丢我们军人的脸。”

        “大伯......”南宫少卿哀嚎,然后,转头看向正在跟童愿你侬我侬的南宫少阳,吼道:“南宫少阳,来,该轮到你被虐了。”

        可是,南宫少阳却是连头都没有回,还是看着童愿在笑,笑得像个傻子。

        “你还不了解他们吗?不把你的家当赢光,他们是不会罢手的。”对于自己的这些个叔叔和自己的亲爹的尿性,他再清楚不过了,不敢对自己的老婆怎么样,就逮着小辈儿疯狂的虐待。

        之前,每一年过年,他陪着他们打麻将,都把他的身家赔进去一大半,所以,现在,他有借口不去陪他们打了。真是,比任何事情,都要开心。

        他这话一出来,南宫少卿就知道,历史又要重演了。每一年,过年的时候,他们三个小辈儿的钱,都被这三个无耻的老男人给赢了一大半过去。

        今年,南宫少阳的运气好啊!有女朋友了,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这三个无耻的老男人就放过了南宫少阳,直接抓着他和南宫少宸虐。

        果然,他正思索着呢!就听到南宫浩开口了。

        “少卿,你不想打了,就让南宫少宸来。反正,你口袋里,也没几个钱了。”

        南宫少宸一听,立马起身,就想要逃。

        “啊!爸,大伯,二伯,二哥,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说完,他就想要脚底抹油,离开这个大厅,却被南宫浩给叫住了。

        “南宫少宸,你今年的钱还没有上交。”

        南宫少宸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步子迈的更大了一些。

        洛阳走到他身边,伸手拉住了他。

        “不用惊慌,我来会会舅舅他们。”

        南宫少宸和南宫少卿听到这话,如临大赦。

        南宫少卿看着洛阳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样。他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阳阳,快,我让你。”

        还好,还好,今年,保住了一些钱,没有被这三个无耻之徒给赢光了去。他一让开位置,自己便站在了自己亲爹的身后,他倒是要看看,对于洛阳,他们是不是也要这样下狠手。

        而南宫少宸看到洛阳来打,他的心思,其实跟南宫少卿也是一样的,所以,他也就直接来到了南宫浩的身后,看着他们打、。

        南宫浩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后,他扭头一看,蹙眉:“你不是有事情要去处理吗?”

        “哦,突然又没有事情了,所以,来看你们打两把!”

        南宫浩:“......”这兔崽子的心思,他还能不知道》?今年,没有赢到他的钱,心里有点儿不爽呢!

        可是,不爽归不爽,此时,洛阳已经坐了下来。

        她看着三个舅舅,然后,抬手抱拳。

        “三位舅舅,多关照。”

        南宫清,南宫池和南宫浩看到洛阳坐了下来,他们对视一眼之后,便开始了新一轮的砌长城。

        傅焱行也拉了一个椅子,坐在了洛阳的旁边。

        这里的人,只有傅焱行,知道洛阳的牌技,到底有多了得。

        一开始的时候,三个舅舅还故意给洛阳放水,他们是想着,自己的唯一的侄女儿,肯定是要让着的,而且,钱不钱的,不重要,关键是,要侄女儿开心才好。

        所以,当他们每一次给洛阳放水的时候,南宫少卿和南宫浩都没眼睛看。

        “喂,爸,做人不能这样的。你们给洛阳放水,却想着赢我们三兄弟的钱,你们也太双标了吧?”

        南宫清和南宫浩转头瞪自己的儿子一眼:“那能一样吗?你们的妹妹,那是女孩子,女孩子,身上就要多留点儿零花钱,这样,才不会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