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清纯警花的呻吟 被两个民工同时蹂躏

时间:2022-06-29

   在说到被人欺负的时候,他们还意有所指的看向了坐在洛阳旁边的傅焱行。

        傅焱行:“......”真是躺着也中枪啊!他哪里敢欺负洛阳?洛阳不欺负他,他都已经烧高香了。

        正想着呢,就听到南宫少卿的声音:“啧啧,有你们这三座大山压着,哪个男人敢不要命了?去欺负洛阳?那不是缺心眼儿吗?”

        “呵,这可说不准。没准备儿,就是有那缺心眼儿的人呢!”许久没有说话的南宫清开口说道。

        傅焱行:“......”舅老爷大人,您要说我,就指名道姓的说呗,至于这么拐弯儿磨脚的吗?

        说着话,南宫清又给洛阳放了一次水,这一次,洛阳想要不胡,都难了。

        “胡了。三位舅舅,承让。”

        南宫清,南宫池和南宫浩很爽快的就把一沓钱摸出来,递给洛阳。

        南宫少阳听到洛阳胡了,连忙走过来,然后瞪着自己的亲爹。

        “稀奇啊!我爹竟然在牌桌子上输钱了。”语气里,还有些嘲讽。

        南宫清还没有开口,就又被南宫少卿抢了去:“你要知道,输的对象是谁,就不觉得稀奇了。”

        “也是。”南宫少阳点头:“想当初,我们三个每年的钱,都被他们给赢了去。”

 

        “谁让你不是女孩子?”南宫少宸说道。

  南宫清抬起头来,看着南宫少阳:“你也不用在这里酸里吧唧的说话,有本事,你生个女儿出来,到时候,我就把所有的家当都给你。”

        “你除了赢了我们的那些钱之外,还有家当吗?”南宫少阳毫不留情的戳穿他。

        南宫清一噎:“......”

        过了一会儿,才又接着说:“我让你妈拿。”

        “对,对,对。”南宫浩连忙接口:“你们三个听好了,哪一个争气,生个闺女出来,我们就有大奖励。”

        南宫少卿和南宫少宸一听这话题,立马偷偷溜走了。

        南宫少阳见他们溜走了,自己也牵着童愿的手,走到外面的花园里去。

        洛阳和傅焱行看着他们互怼,心情莫名觉得舒畅。

        “大舅,二舅,三舅,其实,你们不用这么给我放水的,我们来一场,真正的比拼,如何?”

        “好啊!”大舅南宫清立马来了兴致。

        此时,傅焱行却看着洛阳,阻止道:“你悠着点儿,三个舅舅是长辈。”

        “诶,不用。”南宫池摇了一手,然后笑着开口:“如果阳阳真的很厉害,我们也乐得其所,反正,好久都没有找到对手了。”

        傅焱行轻笑,心里想的却是:此时你们不想要让她让着你们,一会儿,有你们哭的时候。

        不过,接下来,大家都没有说什么,而是,真正的进入了打牌时间。各人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来。

        一开始,三个舅舅还有些浑不在意,毕竟,现在的年轻人,会打牌的,还是少数的,而且,他们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也没有看到洛阳打过牌,所以,他们一直以为,她不会。

        直到刚刚,跟他们打了一圈儿之后,才知道,哦,原来他们的侄女儿,会打牌。

        可是,这会打,跟他们这种,特别是大舅和三舅,在官场和商场混的人,他们可都是老手。而二舅,那是自带的赌博天赋。

        曾经,外公就说过,如果老二不去从军,去当个专门赌博的人,都能够混得很好。当然,这也只是开玩笑而已。,

        作为世代军旅出生的人,南宫家代代男儿,都要为国效力,都要去参军。

        然后,每一代里,都要有一个的职业,是从军的,也至少要有一个,是从政的。至于从商,那是随机的,有就有,没有也就作罢了。

        所以,南宫家,这两代里,竟然都是有三个男孩儿。

        而接下来的这一代里,就要看这三个小子的表现了。

        话题扯远了,回归正题,此时,洛阳又胡了一把。

        可是,三个舅舅并不气馁,又开始了第四局。

        这边,战场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其他人,也围了过来,看热闹。

        特别是三个舅妈,在看到洛阳的牌技的时候,都惊讶不已。

        “阳阳,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大舅妈忍不住赞叹道。

        “没有,大舅妈,我只是运气好而已。”洛阳谦虚道。

        “哈哈,能够赢你三个舅舅的人,芸城里,找不出来几个,莫非,你是赌神?”

        “怎么可能?”洛阳自己都觉得好笑:“我要有那个本事,我早就发财了。”

        “你现在就发财了。”傅焱行坐在她旁边,看着这牌面,说道。

        洛阳:“......”

        好吧!不出意外,她现在,也基本把把都在胡牌。

        一直打到管家来说,中午的午餐准备好了,洛阳才输了一把!那一把,还是她故意放水的。

        而那一把,也是她输得最多,直接输给了三家。

        这样,也避免了三个舅舅输的太难看。

        这一把,洛阳仍然胡了。胡了之后,她便挥手:“不打了,吃饭,吃饭,饿死了。”

        然后,这一群人,又跟着去了餐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