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没事吧 网恋需谨慎1v1爱吃糖的

时间:2022-06-29

      说着话,她就开始撸袖子了。

        顾晓被她的动作弄得哭笑不得,连忙拉着她的手,感动的说道。

        “不是,是我。”

        “你?”洛阳疑惑的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又是满眼的心疼:“晓晓,你不会......,还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吧?”

        “没。”这一次,顾晓低下了头。躲避着洛阳的眼睛。

        洛阳看着她的动作,便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她叹了口气,伸手,摸了一下顾晓的短发。

        “晓晓,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而且......我看得出来,薛南城是真的爱你。”

        “嗯,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只是......”顾晓欲言又止。

        “只是,你还是走不出那个阴影,是吗?”

        看到顾晓低下了头,洛阳更加的心疼了,她一把将顾晓搂进怀里。

        “晓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人不能永远活在过去,得往前看。看得出来,薛南城也是一个不会计较这些的事情。”

        当然,如果他胆敢计较,洛阳会教他怎么做人,但是,这些话,她不会说出来,她只会做,只会更加的珍惜顾晓,珍惜他们的友谊。

        “嗯,我知道。”顾晓的眼眶有些红,鼻头也开始发酸。

        “洛阳,有你这个姐妹儿,我很幸福,很满足。”

        洛阳见她都要哭了,立马伸手推了她一下,然后,脸上满脸的嫌弃。

        “(ˉ▽ ̄~)切~~,少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要真感动,就给我好好的生活,忘记过去。”

        顾晓看着她,也感受到了她的关心。知道她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便笑着说:“好,听你的,我,顾晓,从此以后,忘记过去那些不开心的,好好的生活。”

        “这才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飞扬跋扈的顾晓。”

        “哼。”顾晓冷哼,娇嗔的瞪着她:“谁飞扬跋扈了?你会不会用词?老娘这是性格张扬,懂不懂?”

        洛阳:“......,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

        两人坐在这里,聊了很多,有聊他们曾经读书的时候的趣事,球事儿,也有聊曾经的那些八卦。

        两个人,就像是回到了曾经,住在一个宿舍的美好时光。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坐在这里,而庄园的别墅里,四楼的书房里,傅焱行和薛南城,正站在落地窗前,两双眼睛,正盯着他们看。

        看了一会儿,傅焱行转过头来,看着薛南城问:“都准备好了?”

        “嗯,为了她,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好。”傅焱行点头,然后,郑重的开口:“既然你决定了,我就全力支持你。只是,阿姨......”

        “放心,我妈那边,我会尽力去说服的。要是她不答应,那......我就只能瞒着她了。”薛南城说道。

        “好,你有这份心,我想,顾晓会知道的。”关键是,顾晓知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老婆,会为她的好姐妹开心,这才是重点。

        “嗯。”薛南城点头:“那今晚的事情,就先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不麻烦?”傅焱行伸手拍了一下薛南城的肩膀:“微信还是支付宝?”

        薛南城:“......,我以为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能够免费帮忙的。”

        “我们之间?什么关系?”傅焱行淡定的看着他,没有一丝的愧疚:“况且,亲兄弟,明算账。还有,这分明,就是我在免费帮你。你知道的,如果我收费,你付不起。”

        薛南城:“......”这狗男人,还是这么的心黑。

        他想了想,算了,现在,除了求他帮忙,好像,其他人,也求不到了。只是,想想就牙疼。

        他拿出手机来,在傅焱行面前晃了晃:“微信。”

        傅焱行立马将自己的微信收款码调出来,递到薛南城面前。

        薛南城扫了之后,转账给傅焱行。

        傅焱行看到所收款项的金额,满意的点了点头。

        “放心,既然收了你的钱,保证给你办得妥妥当当的,你就自己去准备好吧!好好等着今晚的重头戏。”

        薛南城这才满意:“那我就先离开了,要是她问起,就说我公司有事情,先去处理了。”

        “放心,有我老婆在,她想不起你来。”傅焱行又给薛南城泼了一盆冷水。

        薛南城:“......”就是无语,不过,他说得,好像是事实。

        薛南城离开之后,傅焱行便打电话,让刘叔通知几个人去采购所需要的东西,然后,又叫来了几个女佣,告诉他们,该做些什么。

        吩咐完这些,他又看向湖边的两个女人。真是厉害,这么久了,还坐在那里聊,也不知道聊些什么,这么能说。

   洛阳和顾晓坐在湖边,聊了一会儿,正打算往回走,就看到南宫书琴带着三个宝宝朝着他们走来。他们的手里,还拿着救生衣。

        等他们靠近的时候,洛阳开口:“妈,你们这是干什么?”

        三宝傅凡曦最为活跃,一听到妈妈问,都没有等外婆回答,她就抢先一步开口。

        “妈妈。我们是来坐船的。”

        “坐船?”洛阳转头看着湖面上,听着一艘快艇。这还是夏天的时候,傅焱行给三个孩子买的。

        当时,她记得,三个孩子看到这湖上听着的快艇的时候,高兴疯了。争先恐后的上勒快艇,让傅焱行带着他们在这湖上,飙了好几圈儿。

        后来,每天,他们都缠着傅焱行去开快艇。

        但是,现在,是深秋啊!虽然不怎么冷,但,到底,是快要到冬天了,这,孩子们,怎么经得起折腾?

        洛阳的脸色,立马严肃了下来。

        “不行,天气太冷了,你们要开快艇,冻感冒了怎么办?现在又不是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