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h强j清纯校花 你叫一下我塞一支

时间:2022-06-29

      “我的主意。”傅焱行洋洋得意。

        洛阳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这直男癌......,晚期了,没得救了。

        洛阳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看向了此时,已经走在了顾晓的面前。

        此时,他已经单膝下跪,将那一捧九十九朵玫瑰,还有戒指盒,递到了顾晓的面前。

        “晓晓,我曾经,做过很多荒唐的事情,曾经的我,是个无可救药的花花公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曾经的我,以为,我这辈子,都遇不到真爱,真爱于我而言,都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自从遇到了你,我才知道,原来,上天,待我不薄。”

说到这里,他有些更咽,眼眶,也红了起来。他调整了好久,才将自己的情绪给调整过来。

        “所以......,往后余生,甚至,生生世世,晓晓,你愿意,跟我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此时的顾晓,在看到薛南城下跪的那一刻,其实,眼眶就已经红了。而听他讲完这一番话,她早已泪流满面。

        对于曾经受过伤害的自己,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拥有幸福。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走入婚姻的殿堂,但是,此时,看到自己深爱的人,就这么跪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求婚。

        顾晓显然是感动得无以复加。

        洛阳和傅焱行,就站在顾晓的身后。

        一个看着自己的好姐妹儿,一个看着自己的好哥们儿,嘴角都情不自禁的上扬。

        洛阳见顾晓依然捂着嘴,流眼泪,她都想要上前去提醒她一下了。

 

        她刚有所动作,就被傅焱行给制止了。

        洛阳无奈,只好站在原地,等待,等待顾晓调整过来。

        而,站在顾晓正前方的顾庭越夫妇,也是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的闺女。

        特别是顾妈妈,此时,也是以手掩面,眼泪顺着手指缝流下来。

        女儿曾经遇到那样的事情,她,心里很难过,女儿是经历了多少时间,才从那个可怕的噩梦里走出来,这个,她更加的知道,所以,此刻,她才会感动得哭了。

        无论曾经的薛南城什么样子,但是,自从女儿出事情之后,一直都是他陪着女儿,不离不弃。现在,他向女儿求婚,她是一百个乐意的。

        此时,看到女儿久久都没有去接玫瑰和戒指,她也有些急了。莫非......

        但是,紧张的,又岂止是洛阳和顾妈妈,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此时,灯光下,一个单膝下跪,一个站在灯光里的人。

        特别是薛南城,紧张得,后脊背都在冒汗了,额头上,也是细密的汗珠。

        从来没有哪一刻,会有此时这般的紧张。就连当初,第一次给人做手术,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顾晓,眼睛里的期盼,看得顾晓都差点儿融化了。

        而整个大厅里,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大家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就是希望,顾晓能够好好思考。

        正当大家紧张无比的时候,此时,三宝傅凡曦噔噔噔的跑过来,跑到顾晓身边,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可爱得连人心都化了。

        “干妈,干妈,快答应呀!你要是不答应,我就答应了哦!我嫁给干爹......”

        “傅!凡!曦!”傅凡曦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一道冰冷又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傅焱行直接上前两步,就将傅凡曦给抓走了。

        而听到她这话的众人,除了惊讶之外,还有人,吓得差点儿摔跤。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晚的求婚的薛南城。

        妈呀!好险,他还想多活几年呢!他还想儿孙满堂呢!别被这小妮子给整死了。

        而原本还感动得稀里哗啦的人,此刻,均是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公主,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正当大家紧张无比的时候,顾晓伸手,接了玫瑰,抱在怀里,闻了闻,然后,嘴角上扬,笑了起来,又伸出右手,递到薛南城的面前。

        “薛南城,从今往后,只要你不负我,我顾晓,绝不负你。”

        薛南城一听,差点儿喜极而泣,他连忙颤抖着手,将戒指盒里的求婚戒指取出来,戴在了顾晓的无名指上。

        刚一戴上,随着一声礼花的声响,然后,就是这整个大厅里的灯光,全部大亮起来。

        洛擎和童愿,还在这对新人的头上,喷着礼花。

        周围,都是欢呼声,此时,洛阳和顾晓才看到,原来,这整个大厅里,全部都是被火红的玫瑰包围了。

        洛阳看到这个,连连咋舌。

        “这......也太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