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林雪儿小说免费全文 攻让受用下面夹牛奶和

时间:2022-06-29

 “羡慕吗?”傅焱行问。

        “嗯。”洛阳诚实的点头:“哪个女人不喜欢玫瑰?”

        “要不,我再求一次婚?”

        “滚。”

        洛阳一脚将傅焱行踹开。

        傅焱行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然后,转头,瞪着此时,已经老实很多的傅凡曦,脸色冰冷。

        “傅凡曦,跟我过来。”

        “哦。”此时的傅凡曦,看都不敢看自己的老父亲一眼,只能本能的跟着他,朝着一楼的后院走去。

        洛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个样子,会吓着你闺女的。”

        傅焱行只是将她搂得更紧。

        “不吓吓她,她都不知道啥话该说,啥话不该说。”

        洛阳:“......”算了,她不说了,随便他吧!

        傅焱行将傅凡曦带到了后院的小黑屋里,他打开灯,先是拉开椅子,让洛阳坐下,然后,自己又拉了一个椅子,自己坐下,这才严肃的看着傅凡曦。

        “知道哪里错了吗?”傅焱行冷着脸问道。

        傅凡曦低着头,连抬头都不敢,因为,她知道,爸爸生气的时候,有多可怕。当初,两个哥哥因为犯了错误,被关了好久的禁闭,这在她小小的脑海里,记忆犹新。

        所以,她只敢低着头,看着自己小小的脚尖:“爸爸,我错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听得人的心都要融化了。

        傅焱行看着闺女这委屈的样子,心就软了。不过,为了让她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他还是硬起心肠,看着傅凡曦。

        “傅凡曦,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吗?”

        “我......我不该去打扰干妈和干爹......”当傅凡曦抬起头来的时候,声音都更咽了,小小的人儿,就这么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傅焱行都快绷不住了。

        但是,这孩子,还是没有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他气愤不已。

        “傅凡曦,你是我和妈妈的女儿,你不能去跟薛南城说,你要嫁给他,明白吗?”傅焱行黑着一张脸,犹如涂了一层锅底灰。

        “可是,为什么干妈可以?”

  “因为你干妈是大人。”

        “那我长大了也要嫁人吗?”

        “不行。”傅焱行直接吼道。

 

        “不止是薛南城,从今往后,不管是哪个男孩子,你都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明白吗?”

        “爸爸,我只是开个玩笑。”

        “开玩笑也不行。”傅焱行依然黑着一张脸,瞪着傅凡曦。

        “哦。”傅凡曦再次低下了头。

        傅焱行看着她这委屈吧啦的样子,又有些于心不忍。

        他伸手,将她抱过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开口。

        “凡曦,你是爸爸,妈妈的宝贝,你可不能被外面的那些混蛋给骗了去。”

        傅凡曦抬起头来,眨巴着懵懂的眼睛,脸颊上,还有没有干的泪痕。

        “爸爸,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傅焱行在桌子上,抽了一张湿巾,给女儿将脸颊上的眼泪擦干净,然后,又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才将她放下来。

        “好了,去玩儿吧!”

        傅凡曦从他的怀里出来,就噔噔噔的往外跑了。

        洛阳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这对父女的精彩表演。

        等傅凡曦跑远了之后,她才转头,揶揄的看着傅焱行。

        “你知道吗?你就像个老妈子。”

        傅焱行:“......”我不气,我不气,自己选的老婆,怎么样,都要自己宠着。

        “好了,去吃饭了。”

        傅焱行牵起洛阳的手,往前面走去。

        果然,他们一到前面的大厅,管家就来通知他们,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用晚餐了。

        大家又朝着餐厅走去。

        薛南城,牵着顾晓,来到傅焱行和洛阳身边。

        薛南城拍了一下傅焱行的肩膀,郑重感谢:“老大,谢谢。”

        “客气了。”傅焱行笑了一下。

        一大家子人,去餐厅,吃了饭之后,薛南城才带着顾晓离开。

        三个舅舅和三个舅妈,在庄园里,住了几天,这才回家了。

        二舅南宫池,直接带着南宫少卿回了军区里。

        这天,南宫少卿出来办事情。

        到中午的时候,正好手机没电了,原本交代的让司机来接他的,可是,现在,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手机。

        没有办法,他只好想着去借手机,来联系司机。

        可是,找了好几个人,都没有借到手机,很明显,从人家的眼神里,就看出来了,别人的不信任。

        南宫少卿无奈叹气:现在人与人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兜兜转转,他来到了一个公交站边,想着,一会儿,要不先坐公交,回家,然后再联系司机。

        没想到,刚到公交站边,就看到一个大妈,拖着一个购物车,从他的对面走来。

        南宫少卿抱着最后的希望,走上前。

        “大妈,能接您的手机用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