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娇宠日常[穿书] 偷看过岳下面毛

时间:2022-06-30

  南宫少卿看了他们一眼,也看到了那老太太脸上的焦急。

        不过,很快,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开了过来,停在了南宫少卿的面前。

        紧接着,驾驶位上的司机推门下车,来到南宫少卿的面前,恭敬道:“少爷,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那老太太,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这......这这这......”她指着南宫少卿的车子,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么好的豪车,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但是,一看这车子,就知道质量很好啊!而且,刚刚那个人,还彬彬有礼的喊这小伙子少爷。这......

        “小伙子,小伙子......”老太太激动得连忙喊着南宫少卿。

        她的孙女儿,窘迫得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也......太现实了一点了吧?怎么能这样?

        谁知,这老太太还在喊着南宫少卿,而且,还追到了他的车子旁边去:“小伙子,刚刚,是老太太我有眼不识泰山啊!啊!你不是要借手机吗?呐,奶奶借给你。”、

        说着话,她已经将自己口袋里的手机递给了南宫少卿。

        她的孙女儿:“......”真的想要原地活埋了。

        而南宫少卿,有些好笑的看着这老太太,然后,礼貌的问了一句。

        “奶奶,这位,小姐,你们赶时间吗?”

        谁知,老太太立马秒懂,连忙说:“赶,赶,非常赶时间,你看看,现在的公交车,都还没有来。”

        其实,南宫少卿往后看了一眼,那公交车,已经在最近的那个红绿灯那里等着了。

        不过,他没有拆穿。

        那小姑娘,更是窘迫得,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奶奶,咱们不能去麻烦人家。”

        谁知,老太太直接拉开了副驾驶的门,非常有眼力见儿的坐在了副驾驶上。

        “念念,听话,你借给这位先生手机用,他送我们回家,这不正常的吗?”

        “奶奶、。”那叫言言的小姑娘,很想要将自己的奶奶拉下来,真的是,太丢人了。

        不过,南宫少卿倒是没有说什么,直接来开了后车座的门,伸手邀请这小姑娘:“小姐,我送你们回家,这也是天经地义的,请。”

        小姑娘无奈,只好上车。

        上了车之后,南宫少卿关好门,这才从另外一边,上了车。

        南宫少卿直接问老太太:“奶奶,您家住哪里?”

        “兰溪苑,红枫西路1888号。”老太太也是心直口快的人。

        南宫少卿看了司机一眼。

        “王叔,先送奶奶和这位小姐回家吧!”

        “是,少爷。”

        司机王叔立马发动车子,朝着兰溪苑开去。

        只是,坐在后车座的两个年轻人,有些尴尬。

        其实,也不是尴尬,只是,南宫少卿,不是一个话特别多的人。特别是,他的职业特殊,所以,对于别人的事情,他都尽量少去打听。

        可是,他不说,并不代表别人也沉默。特别是,前面还坐了一个话多的老太太。

        老太太见后面这两个人都不说话,心里有些着急。

        “念念,你都不跟这位先生聊聊天的吗?”

        那叫念念的女孩儿,脸更红了,她娇嗔的瞪了自己的奶奶一眼:“奶奶,您说什么呢?”

        “我没说什么啊?我只是让你们聊聊天儿。”老太太毫无愧疚之心。

        女孩儿满头黑线,看着自己奶奶那期待的眼神,最后,不得不威胁的说道:“奶奶,您要是再乱说,我就下车了。”

        “好,好,好,奶奶不说,不说。”

        这一次,老太太是真的,扭头,看向前方,什么都没有说。

        而后车座的两个人,见老太太没有说话,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要不然,会尴尬死的。

        南宫少卿就这么看着窗外,听着他们祖孙俩的对话,心里想笑,又觉得不太礼貌,最后,还是忍住了。

        好在,他们住的地方,距离公交站,也不是很远,一共就二十分钟的车程。

        下车之前,老太太极力邀请南宫少卿和司机去他们家里做客,说是为了感谢他们送他们祖孙俩回家。

        她那孙女儿,真的是,尴尬得差点儿原地爆炸。、

        “奶奶,好了,我们跟人家只是萍水相逢,您这样,人家会觉得不自在的。”

        这奶奶听自己孙女儿一说,便也觉得不太合适,这,毕竟还只是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热情,确实不太好。

        所以,她直接把她孙女儿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告诉给了南宫少卿。

        南宫少卿:“......”这也太,积极主动了吧?

        好在,她孙女儿还算是识大体,知道不让别人为难,直接将她奶奶给拽下了车。

        下车之后,老太太还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南宫少卿,让他不要忘记了,她的孙女儿叫:“纪念,今年20岁,电话是195********。大学已经毕业了......”

  进入仲夏,烈日炎炎。

        钢筋水泥铸成的现代都市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蒸笼,空气中升腾着又燥又闷的暑气。

        陵城旧城的老牌别墅区,林荫掩映,间或响起的一两声蝉鸣,将昏昏欲睡的午后惊醒。

        任朱沉着脸穿过前庭,来到客厅外面,佣人适时推开大门,一股令人发指的冷气顿时迎面扑来。

        门里门外的巨大温差让任朱瞬间汗『毛』倒竖,差点不受控制地抖出来。

        任朱:!

        等她跨进客厅,看到里面的情形,阴沉的脸一下子又冷了几分。

        古朴的檀木家具旁不知何时多了个懒人沙发,任星流像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一样,整个人摊开在沙发上。

        他的左手打着石膏,用纱布吊在胸前。

        按说伤成这样,是有点可怜的。

        但任星流的德行让人根本无法生出丝毫的同情。

        只见他右手边摆了张小几,上面放着果盘和茶点,只要稍一抬手就能拿到。

        任朱进来时,正好看到他用完好的右手给自己『插』了块西瓜,一口下去,满足地眯了眯眼。

        然后又马不停蹄地从边上『摸』出还连着充电线的手机,身残志坚地用单手刷了起来。

        意志不可谓不坚强。

        任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