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奶罩边吃边摸她的大胸 遇蛇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6-30

       定睛细看,还能看到任星流眼睛下面染了一圈淡淡的青『色』,让本来就因为受伤而有些苍白的脸显得更加憔悴。

        以任朱对儿子的了解,这疲『色』多半是熬夜熬出来的。

        不过任星流本人显然并不在意,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乍眼一看,隐约还有那么几分祥和恬静的感觉。

        祥和恬静?

        这俩词从脑袋一闪而过,任朱当时就没忍住冷哼了一声。

        这几个字跟她这破儿子可以说是毫无关系了。

        任家在陵城商界也算是顶层的那一拨,任朱作为任老爷子的独女并没有结婚,而是独自生下了任星流。

        任朱忙于工作,这大少爷儿时有大半时间跟在任老爷子身边,老人家年轻时陪伴家人的时间少,老了以后把泛滥的亲情全补偿在孙子身上,对任星流那是极尽溺爱。

        等任朱回过神来的时候,任星流已经歪成了全陵城赫赫有名的纨绔。

 

        按现在年轻人流行的话说,哪怕是在最不省心的二世祖圈子里,任星流也是妥妥的c位。

        成日里招猫逗狗,惹是生非,能顺利活到现在,主要还是任家的家底够厚。

        但就算任家能跟在后面擦屁股,也挡不住任星流自己作死。

        ——这混账前几日与人争风吃醋,在狐朋狗友的怂恿下,竟然跟人飙车,结果出了车祸,当场昏死了过去。

        送去医院后检查结果是左手轻微骨裂,其余并无大碍,但不知为何,任星流却一直昏『迷』不醒。

        就这样整整躺了三天,就在任朱准备重新找名医会诊的时候,任星流终于苏醒了过来。

        醒来后倒是一切如常,很快办理了出院,回家休养。

        任朱本以为经此一事,任星流起码能消停个几天。

        这会一看,让任大少爷消停似乎是不可能的,就算只剩下一只手,也不能阻止他熬夜通宵,浪到飞起。

        思及此,任朱心里堵得更厉害了,沉声开口:“看来你心情还不错。”

        任星流早在任朱刚进门时就注意到了动静,不过以为是家里的佣人没在意,等听到声音才抬起头来。

        一见任朱,他脸上顿时『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妈!”

        任朱却没有被这孝容打动,反而更来气了:“你还笑得出来?”

        “……啊?”任星流笑容僵在脸上,还没反应过来,任朱已经劈头盖脸地骂开了。

        “你现在本事见长啊,光搞同『性』恋还不够,连裴家的小孩都要招惹,还闹出这种事来!

        你是荤素不忌,人裴显之可没说过喜欢男的,现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裴家来要说法,你让我怎么跟裴家解释?

        这次任家的脸算是让你丢光了……”

        在任朱气急败坏的痛骂声中,任星流总算是后知后觉地,回忆起了他本应该记住,但却几乎已经被他忘记的事情来。

        大意了。

        这真不是他迟钝,实在是因为太离奇了。

        这事还得从十几年前……啊不,按他现在的时间线,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说起。

        任星流作为陵城知名纨绔,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连当初出柜,家里也只是象征『性』地阻挠了一下,后面拗不过,也随他去了。

        而他仗着一张好脸和家里赋予的钞能力,哪怕脾□□得人尽皆知,身边也从来不缺追求者。

        要不怎么说任大少爷被惯坏了,就这还嫌不够,不知怎么看上了陵城另一个世家裴家的小少爷裴显之。

        也不管裴显之喜不喜欢男的,拿出自己一贯的纨绔做派,风风火火地追了好一段时间。

        这就罢了,前几日参加一个宴会,居然跟另一个对裴显之有心思的人争风吃醋,在狐朋狗友的怂恿下,两个傻子当场飙起了车。

        因为裴显之也在场看着,任星流表现心切,一着急出了意外,撞到绿化带上。

        当时在场的人吓得魂都飞了。

        而任星流,则遭遇了真正意义上的魂·飞了。

        ——他穿越了。

        这事实在玄乎,除了见多识广的晋江读者,说出来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任星流车祸后昏『迷』的那三天,并不是单纯的昏『迷』,而是魂穿到了一个历史书上并不存在的朝代。

        他从小娇生惯养,水果非进口不吃,衣服非名牌不穿,上学都是不同跑车换着开。

        从小到大唯一一次吃苦,就是大学入学军训。

        这样一个二世祖混不吝,穿到没空调没网络的古代就够惨了,还赶上了『乱』世。

        任星流二十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光是活下去就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他几次离死亡只差了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