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教练用力别停使劲点 在教室捡到一个遥控器开

时间:2022-06-30

    想必任星流是提前听到了风声,知道自己这次祸闯大了,不好糊弄过去,想要靠着卖乖躲过这一劫?

        很可惜,任朱是不吃这一套的。

        任朱心中了然,面上也不拆穿任星流,只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既然你知道错了,那接下来就好好反省,你的信用卡我先停了,车也不许开了……你要是毕业前都能不给我惹事,我再给你恢复。”

        任星流今年大四,距离毕业还有一年时间。

        任朱说罢,便好整以暇地看着任星流,等着他着急跳脚,按讷不住暴『露』出真面目。

        任大少爷从小大手大脚,挥霍无度,停他信用卡,跟要他命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次任朱主意已定,就算搬出任老爷子来也没用。

        任朱连冷笑的表情都准备好了,然后,她就看到任星流非常爽快地点了点头:“好的。”

        只是停用信用卡而已,又不是没有饭吃。

        只要让他吃饱,给他空调和手机,他就能苟到天荒地老。

        任星流情绪非常稳定。

        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儿子?

   任星流接受的速度太快,一下子把任朱的节奏都给打『乱』了。

 

        任朱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个坐姿板正到透出几分沉稳的儿子,生生把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大堆训斥的话又咽了下去……差点没噎着。

        任朱可不觉得任星流是真心悔过,这人前科太多了,信任早就破产,连重组机会都没有的那种。

        只能说,这破儿子也不完全是个傻子,起码现在还知道要装装样子。

        知子莫若母啊。

        任朱很快想明白了任星流的把戏,不过,难得这小子配合一次,她也不着急拆穿,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就看他能装多久了。

        任朱心中很快捋清了情况,脸上不动声『色』,还跟着也摆出了几分不太成功的慈母表情,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难得你能这么懂事,那我就放心了,还有……”

        她顿了顿,斟酌了一下用词,终于把话题带到今天的重点上,“这次的事闹得太大,全陵城都在传你是不是把裴家的小孩给怎么了,裴家那边这两天一直找我要说法,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所以我对外宣称,你已经有合适的结婚对象了……等你休息得差不多,就给我相亲去,人都给你安排好了。”

        说完这话,任朱心里倒真有些不忍了。

        这儿子虽然不太行,到底也是亲生的,要不是事情闹成这样,她不至于走这一步。

        她对任星流的狗脾气再了解不过,这小子总以为世界是以自己为中心转动的,不然不会在裴显之什么『性』取向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轰轰烈烈地去追求。

        现在家里要给他包办婚姻,他能同意才怪。

        任朱前面提出要停他信用卡和车,其实也是为了创造条件和他谈判,只是没想到任星流居然学会演戏了。

        他要有本事,就干脆演到底。

        任星流还真有本事,只见他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些什么,随后点了点头:“也行。”

        穿到『乱』世之后,他终于知道了一个平凡但温馨的家有多可贵,可惜他那么多年一直在为生存奋斗,根本无暇组建家庭。

        好不容易等到太平盛世,又直接给穿了回来。

        现在他对裴显之也没什么兴趣了,毕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少年冲动。

        如果可以选,他更想要一个能好好过日子的对象。

        家里的这个安排,倒是歪打正着,正合他意。

        任星流甚至忍不住『露』出一个期待的笑来,提醒道:“那你快点安排,别让我等太久。”

        任朱:“……?”

        你是谁?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任朱的秘书上午给我回了信息,说任朱已经同意了,这两天就安排你堂哥跟任星流见面。”白广海在烟灰缸上敲了敲烟灰,『露』出一个满意的笑,“有这么一个人情在,要跟任家的生意搭上线就容易多了。”

        “太好了。”白耀闻言亦是喜上眉梢,“那白倦秋这废物也算是做了点贡献,总算没白养他那么多年。”

        他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轻慢,但白广海并没有阻止,反而点了点头,显然很认同他的这个论调。

        白家这些年生意做得不错,在陵城也算有头有脸,但跟任家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白广海此前一直想跟任家搭上线,但任朱这人很不好对付,他一直没能找到突破口。

        好在任朱固若金汤,她儿子倒是满身漏洞,居然把主意打到裴家的小少爷身上去,闹出了这么大的丑闻。

        任朱为了给裴家一个交代,只能赶紧给任星流安排对象。

        白广海开始还没想起来,是白耀向他提议,可以把白倦秋送过去做个顺水人情。

        想到这里,白广海语气中多了几分赞赏,道:“你这次做得很好,等你进了家里的公司,相信一定能大有作为。”

        白耀也十分得意,不过嘴上还是故作谦虚:“只是运气好,碰上任家着急要人,不然就白倦秋这货『色』,我哪敢让你往任家送。”

        “是运气没错,也是你脑子够活泛,不过……”白广海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就不怕任星流真看上他?”

        他对自己的儿子再了解不过,哪怕任星流是个混蛋,但他背后有任家这艘大船,白耀肯定不会真的希望白倦秋有机会攀上去,但白耀依然提议把白倦秋的资料送去任家,不过是笃定任星流绝对看不上他这位堂哥罢了。

        白耀轻嗤一声:“这有什么好怕的,他要能被姓任的看上,那是他有本事,对我们家也有好处不是?”

        他努力作出一副为大局着想的样子,但到底没能忍住真实的心思,憋了一会,还是幸灾乐祸开了口,“不过任星流这个人眼高手低,虽然是个草包,眼睛可是长在头顶上的……爸,你也知道,他就是想打裴显之的主意才闹出的这事,白倦秋那出身,跟裴显之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按照任星流的『性』子,只会觉得白倦秋自不量力,就怕到时候没看上他,还把他收拾一顿。”

        说到最后,他语气中带了几分看好戏的兴奋。

        这才是白耀的真实想法,他与任星流同在一个学校,这几年刻意经营,混进了那些世家子弟的圈子,有幸直面了任星流的种种做派。

        他深知任星流根本看不上白倦秋这样的,这次把白倦秋推给任家,除了讨好任朱,也是想看白倦秋出丑。

        白广海见状摇了摇头:“你啊,什么都好,就是沉不住气,幸亏你堂哥没什么本事,换了别人能让你这么明着整?”

        白耀撇撇嘴,一脸无所谓:“有什么关系,反正那废物也不敢怎么样。”

        白广海瞪了他一眼,不过这次倒没反驳。

        白倦秋是他弟弟的独子,他弟弟夫妻当年意外过世,之后白倦秋就寄养在他家,从小看着他的脸『色』长大,早就被他养成了一个废物。

        白耀这些年没少整这个堂哥,这当中自然有白广海刻意纵容的缘故,他要白倦秋打从心底畏惧白家,最好这辈子都由着他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