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手指在花缝游走 bl双性湿哒哒

时间:2022-06-30

   唯一没料到的是,白倦秋别的方面都废了,读书成绩却一直都挺不错,居然上了个好大学。

        不过也没什么用,这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拿着个好文凭,毕业后连份像样点的工作都没找到,最后只进了一个总共才几十个员工的创业公司。

        就这还不是凭他自己的本事,白广海背地里调查过,那个小公司的老板是白倦秋的高中同学,大概是看白倦秋可怜才收留了他。

        如今两年过去,那公司发展得倒还行,白倦秋却是半点没长进,还在做他那个高中同学的助理,这辈子算是彻底废了。

        想到这里,白广海满意地笑了笑,做个废物挺好,需要的时候还能废物利用。

        他可没有白耀那么幼稚,觉得任星流一定看不上白倦秋,那种世家少爷平时就玩得花,谁知道会不会突然想换个口味。

        他只是觉得,就算看上了也无所谓,顶多也就是一时的事。任朱现在迫于裴家的压力,不得不做做样子,等风头过了,白倦秋这样的出身,想进任家门都没有。

        反倒是白家可以借这个机会,多跟任家要点好处。

        所以说,把白倦秋送去跟任星流相亲,不管成或不成,对白家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这时家里佣人过来通报:“倦秋少爷来了。”

        白广海把烟头按到烟灰缸里:“让他进来。”

        过了一会,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了进来。

        白倦秋长相继承了他母亲的好基因,五官俊美,是难得一见的好皮相,要不是这样,就他这个出身,任家再怎么饥不择食,也绝对轮不到他身上。

        他与往常一样,脸上没什么表情,进来后朝白广海点了下头:“伯父,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白耀一看他的样子就不爽,拧眉道:“整天摆着张死人脸,也不嫌晦气。”

        白广海倒是无所谓,白倦秋小时候是有几分锐气的,但锐气也需要实力支撑。

        他现在一无是处,这锐气也就剩个空壳罢了。

        这些年白家要他做事,他哪次敢不听的?

        这次也是,白广海连客套话都懒得说,直接进入正题,道:“是有件喜事找你。”

        “你年纪不小了,一个人在外头工作不容易,也是时候考虑一下终身大事,我作为长辈,理该为你做打算,所幸我在陵城还有几分薄面,给你争取到了一个不错的机会……”

        白倦秋心中隐隐有所预感,道:“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计划。”

        白广海睨他一眼:“你能有什么计划,我给你计划就行了。”

        他给白耀递了个眼神,白耀会意,适时接上话,把任家的事说了一遍,末了『露』出一脸施舍:“堂哥,我家对你也算不薄了,要不是有我爸从中牵线,任星流这样的出身,你这辈子连他的脚后跟都『摸』不到,别说跟他相亲了……”

        饶是白倦秋多年来习惯了克制,此时脸上也不禁起了波澜。

        他没想到这对父子能够无耻至此。

        白广海这些年生怕他有所成就,对他处处掣肘,白倦秋初来白家时年纪尚幼,又举目无亲,无力与他抗衡,只能处处忍让,虚与委蛇。

        本以为随着他长大离开白家,看起来似乎一事无成,白广海就能放心,也能收敛一些。

        现在看来,白广海对他确实很放心,放心到真把他当成一个可以随便利用的工具。

        任家自然是很出名的,不过任家的那位公子哥就更出名了。

        白倦秋与陵城的纨绔圈子八竿子打不着关系,都耳闻过这位大少爷的赫赫战绩。

        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冲着他背后的任家,谁会凑上去?白广海为了攀上任家,竟然不惜把自己当做“见面礼”。

        甚至没有问过他的『性』取向。

        白倦秋脸『色』冷下来,道:“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虽然对女人也没有。

        “你对男人有没有兴趣不重要,任星流对男人有兴趣就行了。”白耀一脸嘲弄,“堂哥,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想清楚了,任家可不是一般家庭,要是有幸被任少看上了,你最少能少奋斗三十年,机会难得,这时候就别装清高了。”

        白倦秋冷眼看他,漠然道:“这么好的机会,堂弟不如自己上,你看起来很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