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性肉文黄 鹿晗play

时间:2022-06-30

      白耀:“你!!”

        “行了,都住嘴。”白广海瞪了白耀一眼,又去看白倦秋,脸『色』沉下来,“倦秋,阿耀说话不中听,但道理是没错的,清高不能当饭吃,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你现在的情况,有这样的机会已经很难得了,没必要矜持这个,你这两天就准备一下,到时候我把见面的时间地点告诉你,记得表现好一点。”

        白倦秋冷笑一声。

        他自然没指望白广海会顾及他的意愿,只不过,他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年幼无能的小孩。

        一直没有和白广海亮撕破脸,一是没到万不得已,二来也是时机还不够成熟。

        但如果白广海继续步步紧『逼』,他也只能提前亮爪了……只要手上的事情一完成。

        在这之前,最好还是再稳一稳。

        好在只是应付一个无脑富二代,也不是麻烦。

        片刻之间,白倦秋已经有了决定,他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对父子,淡声道:“好,我去见他。”

        白耀笑了出来:“还以为多有骨气呢。”

        白广海却是微微皱了下眉。

        总觉得在刚刚的某一瞬间,白倦秋身上的气质似乎变了,就像是……他刚来白家那时候,满身锐气的样子。

        应该是错觉吧,白倦秋现在就是个空壳子,这不还是乖乖接受了他的安排。

        白广海很快放下心来,终于给了白倦秋一个笑脸:“这就对了嘛。”

  丁世:【任少,我刚参加了个聚会,你猜我听到什么了?】

        丁世:【有人说你这几天在相亲,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丁世:【有个做小工程的还找我帮忙牵线,想把老家的表弟介绍给你,啧啧啧,放心我给你骂回去了,哪来的阿猫阿狗也敢往你跟前凑】

        丁世:【别人不了解你,我还能不知道嘛,你肯定就是应付一下你家太后,你要愿意相亲,我直播吃屎!】

        任星流刚坐下来拿出手机,就看到发小发过来的一长串信息,他粗粗扫了一眼,镇定地单手回复。

        任星流:【我正在相亲,有事说事】

        任星流:【有人找你牵线别那么快拒绝,有人品好的介绍一下也行】

        他的消息发出去以后,丁世那边不知道是没看到还是怎么地,久久没有回复,几分钟后,消息才再次跳了出来。

        丁世:【???】

        丁世:【你是谁?为什么要骗我吃屎?】

        任星流:“……”

        那边对他的身份充满了怀疑,很快又追了电话过来。

        等听到这边确实是任星流的声音后,丁世的人生观明显受到了冲击,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任少,不至于,真的不至于,就算要给裴家交代,也犯不着这样吧,再说了,明明裴显之也没说什么,你坚决一点,我就不信太后还能来硬的……”

        任星流扫了一眼餐厅墙上的挂钟,快到他跟男嘉宾约好的时间了,怕丁世没完没了,便不客气地打断:“跟裴家的事没关系,是我自己想过点安生日子。”

        “……啊?”丁世当时就更咽了,“阿星,你就那么想看我吃屎吗?”

        他不是,他没有!

        但如果丁世非要吃屎他也不会拦着。

        这事没法解释,任星流也懒得解释,只说道:“没事挂了。”

        “别啊。”丁世实在是不解,又道,“不是我说,星宝,就算你真想定下来,也不用这样吧,以你的条件,这不是随便挑嘛……”

        他话说到一半,就听任星流发出一声叹息,语重心长道:“你不懂,男孩子的名声太重要了,我劝你以后还是洁身自好点吧。”

        丁世:???

        他想要问任星流什么意思,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

        “啧。”任星流放下电话,一脸唏嘘。

        他跟丁世说的,正是他所面临的现状——他,任大少爷穿越前留下的名声实在太差了。

        以任家的家世,给他找个对象确实不难,但要找门当户对的就不可能了。

        光同『性』恋这一点就把陵城的世家都筛了出去。

        世家子弟里倒不是没有『性』别男爱好男的,但都还等着继承皇位呢,玩男人可以,跟男人结婚可不行。

        任朱也明白这点,门第上倒没有要求,觉得给任星流找个身家清白人品端正的就行了。

        问题是以任星流的声名之狼藉,又刚闹出裴显之这档子事,真人品端正的哪愿意沾上他。

        这时候愿意跟他相亲的,毫无疑问都是冲着任家来的。

        任星流在盛朝上过战场,混过朝廷,倒不介意利益交换,但也不能全是利益交换吧?

        居然有人上来直接和他开门见山地说,结婚后两家生意一起做,两人就各玩各的,还自认为很有眼力地向任星流承诺,婚后可以给他介绍情人。

        任星流:??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这胸襟,在盛朝怎么也得封一个大内总管,专门负责给皇帝安排后宫。

        任星流觉得自己在朝堂上跟那些重臣玩心眼的时候都没这几天这么心累,偏偏这事还怨不了别人。

        ——但凡他名声好一点,也不至于落到这个田地。

        几天下来,任星流已经对相亲失去了信心,他能预见,以他现在的情况,要真匆匆定下来,这辈子就真的彻底告别安生日子了。

        任星流:现在就很后悔.jpg

        他真心想好好过日子,奈何信用太差,任朱只当他故意耍花样,于是专门又给他安排了一个一看就是“过日子”类型的人,并撂下狠话,这个任星流要再相不中,她就给他包办婚姻。

        说起这位男嘉宾任星流就更气了,倒不是因为不靠谱,相反,这个叫白倦秋的人的资料看起来比前面那些都要实在。

        出身清白,各方面循规蹈矩,似乎从小到大都是个老实人,连校纪都没有违反过。就是身世有些可怜,从小父母双亡,寄养在伯父家里,现在工作也不太好的样子。

        任星流生气的不是他的条件不好,而是这样的背景还来跟他相亲,目的比前面那些人更明显。

        而且这人还是白家介绍过来的,任星流对白家有些印象,也认识同校的白耀,他还没穿越那会,就很看不上白耀这个人,年纪小小就油得不行。

        现在把一个这种出身的堂哥推过来,到底是把他任星流当成什么人!

        这个白倦秋也是急功近利,之前那些人好歹有家里做后盾,遇到什么事跟任家还有谈判的余地,这个白倦秋这种身世,要是任星流还是以前那混蛋,他不是自讨苦吃吗?

        任星流深深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心态真是太浮躁了!

        他怎么说也曾是一代战神,为国为民的信念根植心中,自觉有必要为改善社会风气作出一点贡献。

        决定了,就从这个白倦秋身上抓起!

        任星流正痛心疾首,这时,一个高大的阴影突然从头顶笼罩下来,一道略显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好,请问是任同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