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往下捣得她汁水四溅 老头在教室里蹂躏校花

时间:2022-06-30

   声音很好听。

        任星流抬头看去,正看到一张俯视下来的面孔,他心头顿时一动,不禁生出一丝唏嘘。

        好挺拔的身姿,好精致的眉眼,本人长得比照片上还要出『色』几分,难怪这么差的出身,也敢来跟声名狼藉的自己相亲。

        在他抬起头的同时,白倦秋也微微挑了下眉。

        他之前没见过任星流,这次过来也只是想着随便应付一下,连任星流的照片都懒得看一眼,还真不知道,这个公子哥居然长得这么出『色』。

        白倦秋自认不是容易被皮囊『迷』『惑』的人,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足够好的皮相确实会对人的判断力产生影响。

        比如他现在就觉得,任星流并不像传闻中那么一无是处,起码有张好脸。

 

        “我是,请坐。”任星流冲他点了点头。

        白倦秋在他对面坐下:“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来晚了点……”

        “不要紧。”任星流摆摆手,还把桌上另一个空杯倒上水往他面前推了推,“外面挺热的,先喝杯水吧。”

        白倦秋不禁有些意外,他之前听过不少任星流的传言,都说这位公子哥极其嚣张跋扈,他还以为自己故意迟到,这二世祖会先给他一个下马威呢。

        这会一看,不是还挺有修养的吗?

        白倦秋道了声谢,便拿起杯子,正要喝水,却见任星流仍看着自己,眼神中还有几分打量的意味。

        这就开始对他进行审视了?

        白倦秋顿时有些不悦,刚刚升起的对任星流的一点好感也烟消云散。

        这姓任的果真如外界传言一般,是个高高在上的阔少,只怕是把这场所谓的相亲当成了他的单方面选妃,现在正在评估对象的“资格”吧。

        白倦秋心中发冷,脸上却半点不显,甚至还带了点习惯『性』的笑意,状似随意地问道:“任同学在看什么?”

        任星流确实是在打量白倦秋,实在是越看越感到惋惜,一时没注意分寸,被白倦秋一说才反应过来,赶紧收回了目光,并轻咳了一声,道:“白先生,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有几句话,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

        白倦秋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道:“你请说。”

        他也不着急,说罢便继续慢条斯理地喝水,他倒要看看,这公子哥准备怎么评价他。

        然后,他就看到任星流正了正身子,用一种正气凛然的眼神看过来,严肃地开口道:“我知道现在社会压力大,尤其是年轻人刚出来工作的时候,确实比较辛苦,但大丈夫应该顶天立地,冒然走捷径很可能带来无穷的后患,尤其是婚姻这种捷径,这可是关系到一辈子的大事。”

        白倦秋:???

        他正喝着水,闻言差点没被呛到,赶紧把杯子放了下来,一脸懵『逼』地看着任星流。

        等等,任星流这是在说什么?

        不是应该对他的外貌出身等等条件发起评价吗?为什么突然转进到人生大道理上?

        而且还是这么语重心长的语气?

        要相亲的人是任星流没错吧?

        他是被送过来给任星流“选妃”的没错吧?

        白倦秋疑心自己听错了,试探着反问:“抱歉,我不是很明白……”

        任星流前面怕伤他自尊,所以说得比较委婉,没想到他还不明白,也不得不挑明了,痛心疾首道:“小白同志,你来相亲之前,难道没有听说过我是什么人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跟外面说的那样,真结了婚你要怎么办?”

        白倦秋:“……”

        他悟了。

        但……任星流是不是太有自知之明了?

        任星流继续说:“你那些亲戚不负责任,把你介绍给我这种人,他们又不用跟我生活当然无所谓,你好好一个男孩子,自己要多留点心……”

        白倦秋:“…………”

        说真的,他来之前,想了好几套对付任星流的方案,自觉不管任星流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都有把握把这事应付过去。

        但这种他是真没想到过。

        白倦秋思路都被打『乱』了,向来理智的思维出现一丝裂缝,一时没忍住,轻咳一声,道:“我是被迫的。”

        任星流:“……!”

     上一篇:单性肉文黄 鹿晗play
  下一篇:高H尿在里面bl 女同学用身体满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