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尿在里面bl 女同学用身体满足我

时间:2022-06-30

  他一口气差点没吐出来,好一会悲愤地啐了一口:“我忘了还有这种可能!”

        其实这种事并不少见,他在盛朝的时候,就时常有各方势力往他身边送美人。

        现在时代不同,但权贵圈子的手段并不高级多少。

        只是他这几天被那些贴心过头的大内总管气昏了头,一时忘了,白倦秋这种出身和他们不一样,可能比他们更迫切想要上位,但也更可能,是受人摆布。

        任星流知错就改,惭愧道:“抱歉,是我冒昧了。”

        “没关系。”白倦秋没忍住轻笑一声,揶揄道,“你也是为我着想。”

        “……”

        “白家也够不要脸的。”任星流已经基本有了猜测,道,“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白倦秋原以为任星流应该和白耀是一路人,也想好了该怎么应付他。

        万万没想到,这场相亲的走向会是这样子。

        白倦秋一开始其实还有些迟疑,只是已经开了头,又见任星流并不像传闻中那样,倒很有几分正气,便斟酌着说了几句。

        结果任星流义愤填膺,比他这个当事人还悲愤,他话赶着话,又多说了一些。

        当然,不该说的他一句都不会多说,比如他自己的实际情况。

        最后变成两人坐在一起辱骂白家,主要是任星流辱骂,他提供辱骂的素材。

        现场一时充满了正义的声音。

        一顿饭就在任星流的骂骂咧咧中落下了帷幕,买了单,任星流还在为白倦秋打抱不平,道:“你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的,回去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白倦秋失笑:“谢谢。”

        若说一开始对任星流还抱有怀疑,一顿饭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对这位少爷有了新的判断。

 

        任星流是不是真如外界所说那样不学无术、胡作非为不好说,但起码人品,绝对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差。

        甚至颇有正义感,比白倦秋见识过的许多富二代都要好得多。

        尤其是骂白广海父子的时候,用词很有造诣,是有几分文采在身上的。

        白倦秋本打算就这样收场,结果一抬头,看到任星流的眼神中还充满了怜爱,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任人宰割的小可怜,心中越发好笑,便又故意说道:“不过你放我一马,白家没达到目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原是想逗一下任星流,顺便给白家挖个坑。

        结果任星流看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坚毅了起来,鼓励道:“男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该反抗的时候就反抗。”

        他不禁自我反省,自己实在太不阳刚了,便从善如流道:“我会的。”

        任星流并不是不想帮白倦秋,实在是他现在自身难保,搞不好明天就被任朱许配给那些大内总管,过上鸡飞狗跳的悲惨人生……再敢『插』手别人的家事,任朱不会相信他热心肠,只会把他另一只手一起打断。

        一时竟不知他和白倦秋谁更惨一些……

        任星流正为自己唏嘘,这时手机又跳出来新信息。

        丁世:【星宝,我想来想去,你就是想让太后觉得你定下来而已,犯不着来真的啊,我给你介绍几个临演,你花点钱雇一个不就行了?】

        丁世:【这样等风头一过,你随时可以脱身,这不方便多了。】

        任星流:!

        真不愧是和他从小一起招猫逗狗的狐朋狗友,蒙混家里人的经验就是足。

        任星流一下子被打开了思路,任朱这次动了真格,他是真怕她一发狠,直接给他包办了。

        当然雇临演是不行的,任朱常年跟他斗智斗勇,临演根本瞒不过她。

        白倦秋正准备起身,就见任星流突然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一脸正气道:“小白同志,我觉得你一个男孩子对付白家一家子太难了,我应该帮助你。”

        白倦秋:?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吧?

     任星流的想法很简单,他和白倦秋现在各有难处,不如两人对外宣称相中了,再假装恋爱一段时间。

        这样白家起码有段时间不敢再对白倦秋怎么样,任星流也能避过这阵子,等裴家的事过去,任朱气也消了,他再从长计议。

        无论如何,他是要过安稳日子的,绝对不能跟那些大内总管凑合!

        白倦秋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提议,第一反应想要拒绝,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不失为一个思路。

        他当然不怕白家父子,但他手上的事正推到关键处,一直被白广海盯着,难免有些束手束脚。

        如果他这次和任星流真“相成了”,那接下来一段时间,白家的目光肯定会转移到他和任星流的“交往”上,倒是可以给他赢得一些空间。

        片刻之间,白倦秋心中便有决策,笑道:“好,那就按你说的做。”

        “太好了。”任星流顿时松了口气,看着他道,“接下来你好好工作,争取打倒你伯父,我就好好做人,争取婚姻自由,相信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白倦秋久久无语:“……没想到你的处境也这么恶劣。”

        本以为这是任大少爷的选妃活动,没想到他连个婚姻自由都没有。

        任星流唏嘘:“大家对我的误解太深了。”

        他没好意思说,自己来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就这么愉快地做了决定,正准备离开,白倦秋又想起了什么,看了任星流一眼,道:“既然我们相亲成功了,那按照礼仪,我应该送你回去吧?”

        任星流也是第一次相亲成功,并不清楚流程,不过闻言也没有扭捏,爽快道:“也行啊。”

        白倦秋便要起身,这时手机屏幕一亮。

        白耀:【你见完了任星流就来我们学校一趟,我有事问你。】

        这个堂弟还真是迫不及待。

        白倦秋本想跟以往一样,当没看到就算了,不过退出来前,突然想起任星流刚才那个坚毅的眼神:该反抗时就反抗。

        虽然事实并不是任星流想的那样,不过……

        白倦秋:【滚。】

        然后直接把白耀拖进了黑名单。

        『操』作完毕,他按灭手机,一抬头,就见任星流正巴巴看着他。

        白倦秋莫名:“怎么了?”

        “那个……”任星流眨了下眼,“我手不太方便,你能不能帮我提点东西?”

        “当然。”白倦秋点头,“要拿什么?”

        任星流视线落到桌子上:“这盘烤鸡还没吃多少呢,别浪费了,打包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