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短片小说 又嫩又紧的美妇

时间:2022-06-30

  任星流带着一只伤残的手上车,果然有热心校友把爱心专座让出来,他没推辞,冲对方『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谢谢。”

        “不客气。”让座的男生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傻笑着挠了挠头,“你看起来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

        话没问完,跟他同行的同学突然拉了他的胳膊一把。

        “干什么?”男生皱眉。

        同学神神秘秘地把他拉远了一点,才压低声音小声道:“你让座那个,好像是任星流?”

        任星流在陵大可以说是名声赫赫,不过因为常年逃课,见过他真人的校友并不多。

        网上倒有几张他的偷拍照片,但角度模糊,大部分人一扫而过,现实中见到了也很难一下子对应起来。

        “任星流?”男生翻了个白眼,一脸无语,“你疯球了吧?谁不知道任星流百万以下的车都不开的,怎么可能出现在公车上?”

        “再说……”他余光瞄了爱心专座上的独臂美人一眼,斩钉截铁道,“你刚也看到了,人家多有礼貌啊,要是任星流能是这样?”

        他说得有理有据,他同学果然被说服:“好像也是哈……”

        别骂了别骂了!

        陵城大学站很快到了,公车缓缓停住,车上的人一拥而下,任星流缀在人群最后面,白倦秋跟在他旁边。

        不料就在刚跨出车门的时候,突然又有个人从后面匆匆挤出来。

        “小心。”白倦秋没留神被撞了一下,赶紧侧过身去,挡在任星流受伤的那侧,同时右手本能地伸出去,轻轻地揽住任星流的腰,将他往自己这边带。

        任星流穿的是一件休闲款的t恤,下摆宽松,白倦秋揽住他的瞬间,衣摆便自然地被撩起了一点。

        指尖触到少年的一点皮肤,细滑温润,如脂玉一般。

        白倦秋不禁挑了下眉,确定任星流站稳了,才把手收了回来:“没事吧?”

        “没事。”任星流对他竖起一个赞赏的大拇指,“你的身手很敏捷。”

        建议羽林军连夜录取!

        两人正要走,就发现旁边有两道故意放慢脚步的身影,原来是车上给任星流让座的那男生和他同学。

        他同学似乎还不死心,用那种自以为不经意,实际鬼鬼祟祟的眼神偷瞄着任星流:“不是,你再看看,我真觉得他越看越像任星流……”

        “都说了绝对不可能。”男生鼻孔出气,像是为这位残疾但美貌的校友打抱不平一般,铿锵有力地说道,“他要是任星流,我倒立吃屎。”

        即使淡定如白倦秋,此时也忍不住转头看了那男生一眼。

        任星流更是无语。

        穿越十几年,他真的忘了,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是动不动就要吃屎明志的。

        先是丁世,再是这位热心校友。

        而且还吃得花样百出,一个直播,一个倒立。

        ……幸好盛朝的皇帝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不然大臣们,危!

        这位校友毕竟给他让过座,任星流觉得自己有义务教给他一些人生道理,便朝那男生挥了挥手:“hello,同学。”

        男生没想到任星流会跟他打招呼,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有些紧张地说道:“有、有什么事吗?”

        任星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是任星流。”

        男生:“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又听任星流语重心长地继续道:“年轻人也要注意饮食健康,有条件的话,还是尽量吃饭吧。”

        男生:“………………!”

        任星流说完以后,便施施然和白倦秋走远了,留下那男生在原地风中凌『乱』。

        想到男生呆滞的表情,白倦秋还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道:“大家好像对你有很多误解?”

        任星流目视远方,一脸悔恨:“也不能全怪他们吧。”

        白倦秋:“嗯?”

        任星流却没有再解释。

        从那个大部分平民都没有机会识字的年代回来,再次见到校园,任星流的心情十分激动。

        然后就被门卫无情地拦了下来。

        “你们两个,校卡呢?”门卫敲了敲桌子上的来访人员登记簿。

        任星流默了一下:“靠,忘了还有这种东西。”

        他只好走过去登记,边填资料边问:“不好意思,我校卡丢了,请问要去哪里补办?”

        “害,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粗心大意,校卡这种天天要用的……”门卫说到一半,突然沉默了。

        他没认错的话,眼前这位好像是任星流?

        任大少爷以往都是直接豪车进出校门,门卫对他的车比对他的人的熟悉多了。

        这会没有隔着车窗看他,门卫差点没认出来。

        门卫汗涔涔给指了路,任星流也只当做没看到他眼神中的疑『惑』,登记完就和白倦秋一起进了学校。

        “我得去补办个校卡,”任星流看了白倦秋一眼,“要不你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