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被强奷 街拍短裙蹲下来

时间:2022-06-30

    “没事,我陪你去吧。”白倦秋笑道,“来都来了。”

        任星流也没纠结这种小事:“那好吧。”

        补卡的地方在教务处,任星流进去填资料,白倦秋便在外面的走廊等他。

        太阳开始西斜,白倦秋靠墙站着,正想趁着间隙看一下公司新发过来的报表,不料刚拿出手机,旁边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堂哥,你过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白倦秋抬起头,就见几个男生迎面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白耀。

        差点忘了,他这堂弟跟任星流是一个学校的。

        别看白耀在那些世家子弟面前什么都不是,换个圈子,他也算个有点身家的公子哥,吹捧他的人也不少。

        眼前这几个人就是平日里经常围着他转的。

        白耀眼神中有几分不悦,阴阳怪气道:“长本事了啊,都敢拉黑我了。”

        白倦秋跟任星流相亲的事,白耀可比白倦秋本人重视多了。

        除了白家跟任家的生意,他也很期待任星流会怎么整白倦秋。

        要不是怕惹任星流不高兴,白耀简直恨不得跟白倦秋一起去现场。

        虽然不能实时观看,但白耀也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特地掐着时间给白倦秋发了条信息,让白倦秋来陵大找他,就是为了第一时间了解相亲的情况,欣赏白倦秋的难堪。

        他对白倦秋颐指气使惯了,这事做得十分自然,白倦秋再不爽,顶多就是无视他。

        他怎么也没想到,白倦秋居然敢骂他,还把他拉黑了。

        白耀的恼怒可想而知,正想着回去怎么给这位堂哥一点颜『色』看看呢,没想到就在学校里撞上了白倦秋。

        白耀原本怒气冲冲的,一句嘲讽的话说完,脸上却又『露』出了笑容。

        无他,他突然明白过来白倦秋为什么胆子突然变大了。

        看这情形,白倦秋果然是在任星流面前受了气,指不定被任星流怎么欺辱,估计是真气坏了,所以怒从胆边生。

        不过白倦秋也就敢装腔作势,微信拉黑他,人倒是乖乖地来学校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教务处这里,也很简单,白倦秋不是本校学生,走错了很正常。

        想通此节,白耀心情一下舒爽了:“算了,来了就行,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站他右边的男生适时问道:“耀哥,这就是你堂哥啊?”

        其他人一听就懂了,这就是白耀早些时候说要带他们看的好戏。

        白耀点头:“没错。”

        那男生故作吃惊:“就是跟任少相亲那位吗?”

        白耀嘴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就是他。”

        其他几人闻言,也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还有人不加掩饰地把白倦秋上下打量了一番。

        “不是吧,这样的也敢跟任少相亲?”

        “出门前都不照镜子的吗,这不得把任少气死?”

        “耀哥,任少不会生你的气吧?”

        “『乱』说什么,这是任少家里给安排的,我只是好意帮忙。”白耀故作嗔怒地打断他们,“再说,我堂哥怎么了,说不定任少就喜欢这种呢?”

        便有人“嗤”一声笑出来:“那得任少失心疯了才有可能,他之前追的可是裴显之。”

        白耀假装没听到,笑嘻嘻看白倦秋:“堂哥,你来得正好,跟我说说看,你和任少见得怎么样了?”

        白倦秋淡淡看了白耀一眼,难得一次对他说了实话:“挺好的。”

        “挺好?”白耀自然不会相信,只觉得他在逞强,看他的眼神也越发可怜,正想着怎么拆穿他。

        这时旁边的人突然发现了什么,吃惊道:“是挺好的,还把吃剩的东西给打包了。”

        白耀:?

        他这才注意到,白倦秋手上还提着一个打包盒,包装袋上印的正是他和任星流相亲那家餐厅的店名。

        白耀喷了:“不会吧,你去跟任星流相亲,居然还把剩菜给打包了?”

        这是有多上不得台面?

        “堂哥,你要没钱吃饭就跟我说一声,我还是能接济你一点的,犯不着连任星流的剩菜都给打包回来,这也太丢人现眼了……”

        白倦秋本来懒得理他,但见他越说越难听,也有点听不下去了。

        主要这是任星流打包的,这不是骂任星流嘛。

        他正要阻止,突然旁边人影一闪:“你再说一遍!”

        白耀正说得起劲,听到声音顿时一愣,转头看去,就见教务处的门口出来一个人。

        任星流怒气冲冲,破口大骂:“又不是在你家坟头打包的菜,轮得到你说三道四?”

        白耀:??

 正是春日,莺飞草长。

        裴家庄的花花草草在春日阳光的笼罩下,一派郁郁葱葱。

        庄主裴琅在亭中小憩。他人已至不惑之年,面容却依旧清逸,此时双手揣在袖中,耳朵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好像在等着什么。

        忽然听到脚步声响起,随即闻到一股雨前龙井的异香,他便睁开眼睛打了个绵长的哈欠,“子夜,有何事?”

        被唤作子夜的少年姓万,一袭白衣胜雪,有一双深沉如海的朗目,瞳孔里仿佛染着一丝春日独有的朦胧。

        “师父,这是刚烹好的茶,我给您端来。”万子夜的声音沉稳,面容上却闪过一丝不安。

        裴琅“嗯”了一声接过茶碗来,只闻了一闻,便慢悠悠地放下了。

        万子夜脸色微变,掩在阔袖下的手有些无措,“师父,这茶......”

        “你这次下毒有点儿进步。”裴琅抄着手,看着万子夜笑了起来,一派春风和煦,“你自己研制的?我记得庄子里没人会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