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茹和公全集在线阅读 男总裁怀孕大肚子束腹带

时间:2022-06-30

      散功’实在是一种折磨人的手段,裴家对此物控制极为严格,除内传弟子都不得而知,也无从接触,柳伶人怎么会死于此毒?”

        裴琳认同裴轻舟的说法,“我一开始也并不相信,接到消息后便亲自去了一趟,柳伶人的嘴角、衣角还残留着极少的药粉,能够确认是死于‘散功’没错。”

        “那,那岂不是!”裴轻舟忽然着急道,“‘散功’岂不是从裴家内部......”

        裴琳听罢沉吟了许久,仿佛在犹豫什么。

        裴轻舟见裴琳不言语,更为自己的猜测感到不寒而栗,一时间有些恹恹。

        为安抚裴轻舟,万子夜温声道:

        “阿舟,也不一定如你猜测。‘散功’虽然是禁物,但也在裴家生意的清单上,只不过对买家要求非常严苛罢了。据我所知,扬帆帮与落桃山庄这两大武林世家便是我们仅有的两家买主,也难说不是泄露渠道。”

        听闻万子夜如此说,裴琳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白衣少年竟然这样受得裴琅重视,不仅知晓外姓人不知的秘传毒药,连裴家生意都这般门儿清。

        “竟然向这孩子透露了这么多......”裴琳心下思忖着。

        饶是裴琳从不怀疑裴琅的为人与能力,也知道他做事从不循规蹈矩,眼下也产生了一丝疑虑。

        万子夜见裴琳看着自己入神,当是自己话说多了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一笑十分真诚,倒让裴琳觉得自己作为长辈心眼过于狭小了,于是言归正传道:“舟儿,子夜,这次你们两人还是按原定计划,整理一下秘库的账目,至于‘散功’之事,就......”

        “二伯!你答应让我与子夜参与调查的!”裴轻舟眨着眼睛,目光如星,“我已经在青城山上历练了三年,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保护好自己,二伯放心吧!”

        裴琳先前已经答应过此事,不好食言,无奈地笑了笑,不再过多坚持。

        说话间,三人已经抵达裴家分庄。

        抬头只见不远处便是裴家分庄的大门。这分庄不愧是生意之地,大门比裴家总庄要气派得多。

        朱红漆的大门顶上,悬挂着一块金丝楠木匾额,“裴家分庄”四个苍劲的烫金大字格外醒目。

        大门左右各有一只镇宅石狮,不仅形似,神态更是活灵活现,一看便出自名家之手。

        护院弟子远远见到裴琳,早就进门通报去了。

        等裴琳三人在门前下了马,已有一人迎上前来。

   迎上前来的是个年轻的男子,相貌堂堂,身着一件鸦青色的织锦宽袍,头戴玉冠,气质温文尔雅,与裴琳极为相似。一副富家贵公子的模样,身姿挺拔并不纨绔,看起来比万子夜要年长个几岁。

        他步履极快,兴冲冲地对裴琳道:“爹,您回来了!”

        此人正是裴琳的独子,裴轻舟的堂兄,裴子琢。

        裴琳温厚笑道:“子琢,看来爹交代你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

 

        “都办好了,爹!”裴子琢答道,

        “昨日我已派人打点了仵作,拿到了柳伶人尸检的函件。今日差人向负责此案的刘捕头递了请帖,请他来我们分庄做做客。还有,柳伶人近几个月接济百姓的情况,我也已经安排了人去打听了。”

        确实周到。

        裴子琢常年随着裴琳打理生意,人脉打点的水平算是同辈中一流。裴琳走时本只叮嘱了裴子琢调查一下柳伶人的情况,至于从何处查起,全凭裴子琢自己拿个主意。

        裴琳听罢,刚刚点头称赞一句“好”,只见一个不安分的脑袋从裴琳身后探了出来,不是裴轻舟又是谁。

        裴轻舟亲亲热热地喊了一声:“堂兄!好久不见!”

        裴子琢着实一愣。

        方才只急着跟裴琳汇报,加之有几年未见裴轻舟,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她,还以为是庄子里派来的寻常子弟。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话搁在裴轻舟身上一点也不错。

        如今她虽算不得绝世美人,但她容色秀丽,身段婀娜,神态又带着少女独有的娇憨、天真,怎么也算得是一颗熠熠明珠。

        与幼时那可爱的圆嘟嘟的小脸儿实在相去甚远,也难怪裴子琢对不上号。

        “对了,子琢。你三叔有心让舟儿和子夜历练历练,我便带他们来了。好几年没见,一会儿你们几个孩子好好聚一聚,你把情况仔细地讲给他们听一听。”

        裴琳稍稍闪了身子,这下裴轻舟和万子夜整个儿进入了裴子琢的视线。

        裴子琢闻言,将目光从裴轻舟身上收回来,投向了万子夜。

        万子夜礼貌而疏离地笑了笑,道了一声:“子琢少爷。”

        “不必叫什么少爷,”裴琳笑道,“都是自家的孩子,这么客气作什么。子琢比你年长,叫他一声兄长便可。”

        裴子琢闻言,只点了点头,目光落回到裴轻舟身上,一时间表情变幻不定,罕见地显得木讷起来。

        “堂哥?”裴轻舟见裴子琢面色突变,好奇地探过头去,“堂兄是不是不认得我啦?我是轻舟呀?小时候你来庄子,我们还一起玩耍过的。”

        听见裴轻舟的声音,裴子琢竟微不可见地抖了一抖,眼眸下意识地垂了下去

        ,说话也稍许磕巴起来,“我,我记得。只是堂,堂妹跟小时候比起来,变化颇大,一时没有认出来罢了。”

        裴轻舟不明所以,歪着头左晃右晃,伸出手来想拍拍裴子琢的肩膀,“堂哥哪里不舒服吗?”

        此举动竟让裴子琢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裴轻舟对裴子琢的突然转变没有头绪,殊不知她口中的“一起玩耍过”,在裴子琢的记忆中,恐怕只剩下“不堪回首的往事”。

        这事儿还要从孩童时代说起。

        裴轻舟小时候太过淘气,胆子又大,常常拉着万子夜爬上树掏鸟,去林子里捉蛇,有次见着庄子里的厨娘让马蜂给蛰了,硬是抄起根杆子,便要去捅了那马蜂窝。

        万子夜劝说无果,又怕裴轻舟受伤,便心甘情愿地做了护花使者。

        等到裴子琢随裴琳夫妇来庄子的时候,正好目睹了裴轻舟双手扒着院墙,万子夜在墙根儿底下给她递杆子的场面。

        也不过十几岁的裴子琢哪里见过这样的情形,在他的童年生活里从来都是读书写字,勤加修习,出格的事一件都不曾有过。

        上树爬墙?这成何体统!

        “你们在做什么!”裴子琢憋足了气,大喝一声,“快下来,丢不丢人!”

        不过,这吼声丝毫没有起任何震慑效果,裴轻舟跟没有听见一样,专心地蹬着墙砖,爬得兴致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