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它含着写作业 哈尔滨熟妇性视频

时间:2022-06-30

  等幼小的裴轻舟踉跄着站上院墙,才回过头来,见是裴子琢,奶声奶气地喊道:“堂哥,我们要去捅马蜂窝,你来不来?”

        “不去!”裴子琢气得大喊,“蜂毒很致命的,你知不知道?快下来!”

        “胆小鬼!”裴轻舟双手拢成喇叭状附在嘴边,喊道,

        “这里是裴家庄,什么解毒剂没有?这挨千刀的马蜂把我最喜欢的厨娘蛰坏了,今天都没有枣花糕吃,气死我了!我非要给这群马蜂一点儿教训。堂哥既然是胆小鬼,就不必来了,快走吧!”

        裴子琢又急又气,口不择言起来,“我要去告诉我爹我娘,你们俩没爹没娘管教,让我爹娘来管管你们。”

        说罢转身欲走。

        他尚不知,这句话捅了裴轻舟这个“马蜂窝”。

        庄子里人人都知道,裴琅抱着裴轻舟回了庄子之后,从来没有提过她的娘亲。人人也都知道,万子夜是裴琅从寒天冻地里捡回来的徒弟,从未提起过爹娘。

        但在裴琅的庇护下,谁都不会提,谁也不敢提。

        墙根下,万子夜举着杆子的手顿了一顿,咬着嘴唇不吱声。

        只是他怕裴轻舟伤心,正想着抬头看一看她,谁知道眼前一道光影闪过,只见裴轻舟“嗖”地一下从院墙上跳了下来,身形都没偏,脚

        不沾地似的跑到裴子琢眼前,一把薅住裴子琢的衣带用力往下拽。

        裴子琢猝不及防,被拽了个趔趄。

        裴轻舟顺势铆足了劲,把手一扬,实实在在地抽了裴子琢一个大耳光。

        啪!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一耳光不仅给裴子琢打得立刻懵在当场,万子夜也被裴轻舟的气势惊住,无声地张了张嘴巴。

        “给子夜道歉!”裴轻舟一巴掌打出去,气还没消,双手叉腰,大声嚷着,给裴子琢吓得一个激灵。

        裴子琢到底年长几岁,懵也懵过了,惊也惊过了,挨过了打,却也没想着跟妹妹还手。

        听裴轻舟这样讲,又见万子夜面有郁色,恍然想起裴琳曾经嘱咐过,不可以无父母之事出言中伤裴轻舟和万子夜,顿时发觉自己冲动之下做了错事。

        没过一会儿,心下生出许多愧疚来。

        “堂妹,子夜,对不起,方才我不该那样讲,我诚心跟你们道歉。”裴子琢嗫嚅道,“但堂妹你也不能打人......”

        这一耳光使得裴子琢在往后的几年里,都无法在裴轻舟的面前抬起头来。

        一来,因为自己的口无遮拦而挨了小女孩的打,对少年期的裴子琢来说,实在是一件有伤自尊的事情。

        二来,出于补偿心理,裴子琢便给自己安排了看护裴轻舟的职责,期间着实被裴轻舟的调皮捣蛋折腾得够呛。

        且不说裴轻舟的脚下功夫颇有天赋,裴子琢紧跟着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三个孩子在后山林子里飞来荡去,裴子琢身穿的上好衣袍都划了个稀烂,苦不堪言。

        当然万子夜也同裴子琢一样,本来整齐的发冠在风中凌乱,只是散乱的碎发间露出一双沉夜似的眼睛,看起来从不会疲惫,甚至有些时候,那眼里还会亮起星子点点。

        裴子琢很是不解,为何万子夜面对裴轻舟的“壮举”总是风轻云淡。

        明明万子夜并不是胡闹的性子,陪着裴轻舟的时候却也看不出任何勉强。

        最后只得认为万子夜的思维大概与常人不同,虽然跟裴轻舟情况迥异,但也是他无法应付得来的。

        至于对裴轻舟,没想到那一耳光带来的心理影响竟延续至今。硬要说的话,如今裴子琢对生意的兴趣远多于武学,怎么也有一分内心深处对暴力的恐惧。

        只是罪魁祸首似乎早已忘记了这桩往事......

        面对此时裴子琢的后退,裴轻舟没有丝毫在意,还是把手搭了上去,“堂兄是不是太累了!”

        除了裴轻舟,裴琳也不明就里,接过话道:“子琢,这几日辛苦你了。好了,都别在外面站着,等会儿用过膳,你们再好好叙叙旧吧。”

  待几人用过餐后,天幕中的一抹橙红色正逐渐向西退去,裴家分庄的一间书房里,正是夕照日头,亮堂得刺眼。

        自从裴琳离开房间后,裴子琢捧着茶杯已喝尽了第三盏,面对一脸求知欲的裴轻舟,仍然在心里打着腹稿。

        先寒暄一番,还是直接进入正题?此刻,一向精通社交辞令的裴子琢心情十分焦灼。

        仿佛倒退到被裴轻舟打了耳光的那个黄昏,与当下同样的夕阳西下,同样的橘色暖光。裴琳问他红肿的脸颊是怎么回事,他支支吾吾地盯着自己的鞋面儿,半天才编出了一句“走路没注意,撞墙了”。

        堂哥怕堂妹,说出去丢人啊。

        裴子琢正在进行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裴轻舟也没闲着,左看看,右看看。观察了一会儿房间里的饰品挂画,又研究了一番桌椅材质,最后实在没有什么可琢磨的了,才发觉裴子琢还在饮茶,便问道:

        “堂哥,你渴吗?”

        “......许是方才吃咸了些,现下已经好多了。”裴子琢勉强答道。

        “嗯?”裴轻舟回想了片刻,好像刚才的饭菜挺清淡的?不过既然裴子琢这样讲,她也丝毫没觉出气氛中的尴尬,贴心叮嘱道,“那你多喝些。”

        裴子琢干咳一声,又陷入了无声。

        忽然,像找到救命稻草似的,裴子琢终于想起一个人来,那便是进了房就翻看起柳伶人尸检信函的万子夜。

        角落里,万子夜丝毫没有受到这边尴尬气氛的影响,只安安静静地低着头,翻看着纸页,极为专心,几乎让裴子琢忘记了他的存在。

        “咳,子夜,天快黑了,还看得清吗?需不需要把灯点上?”裴子琢仿佛找到了打破僵局的突破口,赶紧向万子夜发问。

        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硬是打开话题的样子,跟刚才的裴轻舟一个样。

        恰巧万子夜刚刚读完最后一页纸,将信函合上,“多谢子琢少......子琢兄,我已经看完了。”

        “子夜好厉害,这么快就全看完了!”裴轻舟听罢,也不再神游,从万子夜手中接过信函来,边读边道,“快给我讲讲!”

        裴轻舟向来对文字敬而远之,从前捧起书本来,只觉得头晕脑胀,两眼发昏,用她的话来讲,看一刻钟的书,还不如

        去三伏天里扎半个时辰的马步。

        每每都是万子夜充当起教书先生,把读过的、学过的转述给裴轻舟,倒也没有让裴轻舟成为胸无点墨之人。

        万子夜将信函的内容大致给裴轻舟讲了一遍。有了讲解,裴轻舟很快也将信函读完了。

        她沉吟片刻,道:“从这封信函来看,柳伶人没有其他外伤,能够确定是中毒死亡。加之早先二伯亲自查验,我认为柳伶人的确是死于‘散功’之毒。”

        “我爹与我也是如此推测。”裴子琢点点头表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