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想要我 公交车捡到一小遥控器

时间:2022-06-30

   “还好二伯前去查验了,”裴轻舟习惯性地用手指点着脸颊,感叹道,“不然咱们裴家的毒药,普通的仵作根本认不出来呢。”

        裴子琢道:“没错。负责此案的刘捕头与我爹是故交,所以一发现柳伶人的尸身,便差人来找了我爹。巧的是,柳伶人的衣角沾着残留的药粉,不然我们也很难这么快便认定毒药来源于裴家。”

        “接下来,我有一个问题。”裴轻舟将手中的纸页再次飞快地翻看了一遍。

        “堂妹讲讲看。”裴子琢含笑看着裴轻舟,似乎早已准备好应对她的发问。

        裴轻舟道:“这上面写着,仵作并没有在柳伶人脸上发现易容痕迹,也就是说柳伶人是以真容死去。都说柳伶人一人千面,无人目睹其真容,那么,如何认定死者便是柳伶人?”

        裴子琢没想到裴轻舟的第一问,正是问到了点子上,脸上不禁露出赞叹的神色,心下对裴轻舟多出几分认同,“堂妹聪慧,这一点刘捕头特意对我们解释过。”

        顿了一顿,“柳伶人精通易容,原本既无人知他容貌,也无人知他姓名。但有人目睹过柳伶人的腰间有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铜牌,上面刻了一‘柳’字,之后‘柳伶人’这个称呼才得以传开。”

        “这我知道,二伯已经讲过。堂哥是说,死者身上有这块儿铜牌?”听到此处,裴轻舟问道。

        “正是。”裴子琢继续道,“经刘捕头查访、确认,这块铜牌确是属于柳伶人的无误。”

        “那么,眼下只剩下一个问题,是谁杀死了柳伶人。”万子夜道。

        “是,也不是。”裴子琢摇了摇头,“子夜涉世未深。”

        “我们不是要找凶手?”裴轻舟和万子夜不明所

        以,等着裴子琢继续说下去。

        裴子琢继续道:

        “我们裴家不是捕快官差,且与柳伶人素日也并无交情。因而,只要查清‘散功’从何泄露,泄露了多少,知情人有多少,再加以处理,此事便算了结了。至于柳伶人因何而死,被谁所杀,与我们......无关。”

        裴轻舟听罢,皱起一对秀眉,“二伯说官府不欲掺和江湖恩怨,我们也不管,那柳伶人岂不是死得可怜。”

 

        “不是不管,”裴子琢慎重地斟酌了片刻,开口道,“柳伶人虽说是贼,但也是义贼,做了些好事,颇有些人望,既能解决裴家危机,又能为其昭雪是为最好。”

        言下之意是,在有限的精力下,做不到最好其实也无所谓,总归要以裴家的利益为先。裴子琢害怕裴轻舟反应过激,自然是不会点明真意。

        他虽然与裴轻舟说话时颇为紧张,但到底擅长与人言谈,话只说一半,企图先安抚住了裴轻舟。

        可裴轻舟哪里还是小孩子,三言两语的,根本唬不住她。

        她难以认同,却也知道裴子琢所言,皆为裴家利益着想,在方便的条件下,给机会替柳伶人伸冤,已经是让了步,因此不再多争辩,心里却有了自己的计较。

        正义不该被利益掩盖,要她得知一方义贼无端丧命却置之不理,实在有违她的作风。

        待到追溯“散功”之时,一定要让柳伶人沉冤得雪。

        裴轻舟打定了主意,暗暗地攥紧了拳头,垂了眸子,不再去看裴子琢。

        裴子琢见裴轻舟不再发难,以为自己的言辞奏效,赶紧转移了话题,生怕裴轻舟细细琢磨后明白过来:

        “堂妹,这次盘点秘库我可放心交于你和子夜了。如若‘散功’并不是从分庄的秘库丢失,便可商议下一步的追查。”

        见裴轻舟安静地点了点头,裴子琢放心不少。

        不过裴轻舟打的什么主意,瞒得过裴子琢,却瞒不过万子夜。自小裴轻舟便是直言直语的性子,若是突然不吱声了,那必然是在心里盘算个大事。

        果然,等裴子琢起身出了门后,只见裴轻舟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还不等她说话,万子夜早已心领神会,低声笑道:“你既然决定了,我当然要奉陪。”

或许是柳伶人之事过于复杂,这一夜裴轻舟睡得并不安稳,她辗转反侧,短暂的浅眠里,时而混沌,时而清明。

        她梦见自己身处于一家客栈里,客栈的地板上躺着一个男人。

        那男人有一张陌生的脸,在梦中变换不定,一会儿是张年轻的俊脸,一会儿又布满了皱纹,只有痴傻的表情不曾变过,人也早已死去多时。

        不知被谁扔在尸体一边的,是一块儿刻着“柳”字的铜牌。铜牌上爬满了惨绿的铜锈,阴冷的锈迹诡异地向着男人的脸上、身上蜿蜒,就像一条条飞速生长的藤蔓。

        渐渐地,“柳”字被铜绿完全覆盖住了,男人的脸也终于被侵蚀。

        “柳伶人......”裴轻舟蹲下身去,喃喃地喊出那男人的名字。

        忽然,柳伶人的尸身不见了,灯也倏忽地灭了下去。裴轻舟好似置身于一片漆黑的浓雾中,意识随着黑暗逐渐下沉。

        她的额头已是冷汗涔涔,茫然,疑惑,伤感,一颗愤懑的心使得本就不安稳的梦境即将崩塌。

        “阿舟,别怕,我会一直奉陪。”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梦之声,她知道,那是万子夜的声音。清朗的声音,无限的温柔,直达裴轻舟的脑海中,给了她许多的勇气。

        冰冷的黑暗中开放出一朵洁白的昙花,昙花绽放开了,生出安静却鼓动的力量。

        一如万子夜如雪的外表下,同裴轻舟一样的,热血跳动的心脏。

        她十分笃定,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都是她从小的胡闹搭档,站在她身后的伙伴,与她心意相通的挚友。

        想到此处,裴轻舟终于从噩梦中清醒过来,眼窝热热的,鼻子也酸酸的。

        天色将明未明,一缕凉爽的风从窗缝间钻了进来,将裴轻舟的思绪稍稍吹得清晰了些。

        她穿好衣服,勾起一柄长剑,走到院落里晨习。每当她烦闷时,总会练一会儿剑,仿佛一些烦恼会随着汗水的挥洒而消去。

        青色的长剑破空,裴轻舟淡蓝色的身影矫如飞燕,在晨曦的薄雾间上下翻腾。一只皓腕倏地一抖,那剑光似是能劈开薄雾,天地间的朝气都随着她流转。

        裴轻舟虽是少女,在武学上欠缺些刚力,但好在她勤奋刻苦,基本功练得扎实,加之轻功天赋实属上乘,因此剑式极为灵动。

        随着不停变换的步伐,仿佛只余下剑身的残影,闪着青色的弧光,时而如水般温柔,时而如电般凌厉。

        “铮”的一声,剑身发出低鸣。一朵带着露水的落花飘在她的剑尖上。

        “三年不见,阿舟进步良多。”不远处有温和的声音传来,裴轻舟将剑柄调转,望了过去。

        她不出意料地望见了万子夜。

        万子夜坐在石阶上,也不知道看了她多久。

        轻柔的朝阳为他的白衣与素冠披上淡淡的金色,素日如海般沉静的双眸里此时仿佛闪着粼粼的波光。

        “子夜!”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见到万子夜,便觉得一切不安都有了着落,一下子便恢复成了一只雄赳赳的小凤凰,几步就跑到了万子夜的身前,“早上好!我吵醒你了么?”

        万子夜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昨晚想了些事情,睡不太着,便一早起了。”

        裴轻舟迅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道:“我昨天晚上梦见了柳伶人,心里也难受得很。”

        她本来与万子夜是无话不说的,可是也梦见了万子夜这件事,突然有些说不出口。

        “堂妹、子夜,你们已经起了,”忽有声音传来,两人侧头看去,声音来自几步外的锦衣年轻人,正是裴子琢,“我来招呼你们用早膳,等用过饭,你们二人便可以进入秘库。”

        几人用过早膳,裴子琢带着裴轻舟和万子夜,转过几条回廊,来到一处偏院。

        裴家分庄常年做江湖生意,宅子自是气派,连偏院也像是园林一般。甫进拱门,只见眼前雕梁画栋,假山林立,绿树高低起伏,投下大片斑驳的阴影。

        几条石子小路错综复杂,在山石绿荫的掩盖下尤显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