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污的开车文案 白丝h文

时间:2022-06-30

      不提便罢,这一提柳伶人,蓝老四反而拿捏起来,摇头晃脑,一会儿看看刘捕头,一会儿又看看地上摊着的老人,

        “哎呀,这你可问对人了,柳伶人嘛,认得,爷爷我正等着给他扒皮抽筋呢。不过你先说说你是谁吧,问他干什么?”

        蓝老四此言一出,四人均是一愣,也很快明白过来这句话中隐含的信息。

        裴子琢迟疑地对刘捕头低语道:“听蓝老四的意思,他最近没见过柳伶人?”

        刘忠元会意地点了点头,却也不敢妄下定论,朗声道:“我是一个普通的捕头,姓刘。”

        蓝老四眼皮一翻,“哎哟,捕头,找我作甚。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顶多跟人家打打架,也归捕头管?”

        果然是鸡鸣帮老大的心腹,这脸皮,与黄老大同出一辙。

        刘忠元见蓝老四不像遮掩,按蓝老四的性子,就算真杀了柳伶人恐怕也不会将捕头放在眼里。

        但他还是决定再探一探蓝老四的口风,“听说黄老大前阵子到处在找柳伶人,扬言要柳伶人不得好死,最后柳伶人真的死了,难道不是你们鸡鸣帮干的好事吗?”

        “什么?柳伶人死了?”蓝老四还未作出反应,那地上老人突然眼睛一亮,忙不迭地问道,“柳伶人真的死了?”

    “柳伶人真的死了?柳伶人......柳善人......”老人喃喃自语,眼里的光倏忽地灭了去,面上乍喜后又乍悲,显得十分动摇。

        蓝老四似是看到了什么滑稽的场面,忍不住狂笑起来。他这一笑,双颊的横肉都挤在一起,高大的猿背也弯了下去,刀上金环更是随着他肌肉的颤动,叮叮啷啷地吵个不停。

        “哎哟,李老头儿,笑死你爷爷我了。还‘大善人、大善人’地叫啊,刚才听见他死了,我瞅着你眼睛贼亮,比我还高兴呢?”

        蓝老四一边儿“哎哟喂”地笑着,一边儿夸张地抚着自己的胸口,继续挖苦道,

        “就冲你这个高兴劲儿,这狼心狗肺的程度,要不是你岁数太大了,我寻思能收你进鸡鸣帮给我提提鞋。”

        万子夜正蹲在老人身旁,对老人大起大落的情绪看得真切,温声问道:“您也认得柳伶人吗?”

        那老人双目紧闭,露出痛苦之色,似是不愿回答。

        蓝老四见状,相当乐意接下这个话茬,“认得,怎么不认得。柳伶人可是他们的大善人、真菩萨!哈哈!”

        老人哀求道:“蓝大爷,既然柳伶人已经死了,你便放过我们吧。”

        蓝老四竖起宽眉,瞪起一副三角眼,“那可不行,柳伶人是死了,黄老大的损失我还得跟你们讨回来。”

        老人本就憔悴的面上已血色全无,人虽活着,但看不见希望,也如没了生机。

        裴轻舟见蓝老四在人命面前如此轻佻,又听闻他还要继续作恶,只觉得心里有火在烧,大声呵斥道:“你这恶贼实在张狂,居然要在捕头面前犯案!”

        “女侠此言差矣。”蓝老四不惧反笑,居然还拽上文辞来,

        “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柳伶人把我们黄老大的金银都散给这帮鸟人了,那我不得让他们还我,是不是啊,刘捕头?不然让官府把柳伶人那厮的赃款赔给我们,我立刻走人,绝不纠缠!”

        原来柳伶人已将从鸡鸣帮盗来的金银救济给了坡后村,蓝老四此番踪迹并不是偶然。

        他原本追寻柳伶人踪迹而来,不见柳伶人踪影,便拿村民撒起气来,不仅在肉体上折磨百姓,甚至把百姓当做奴隶,迫使他们种田地、养牲畜,再让鸡鸣帮坐享其成,以补黄老大的亏损。

        “你看啊,这柳伶人偷了黄老大的东西,转移到这村子里,我们找不到他人,就只好在这蹲点儿了。结果你猜怎么着?这帮鸟人竟敢把黄老大的东西换了牲畜、通了水渠,企图过上自在日子。”

        蓝老四得意洋洋,睨一眼刘忠元,“这位,嗯,刘捕头是吧?这算不算分赃啊?你要不要把这帮村民抓起来

        ?”

        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

        饶是刘忠元有心制止冲突,脸上也泛起怒气,“有仇你找柳伶人去报,官府不管你们这些江湖烂事。但欺负平民百姓,就算我一个小捕头,今天也要管上一管。”

        “啧啧啧,”蓝老四丝毫没有惧意,装作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态度依旧狂妄,“‘有仇你找柳伶人去报’,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啊。李老头儿,这不是你们跟我说的话吗?

        得了便宜,还卖恩人,咱俩到底谁是恶人?帮了你们这一群白眼狼,柳伶人怕是死不瞑目咯。”

        裴轻舟等人听得明白,想来是村民们将招惹鸡鸣帮的罪责,推到了柳伶人的身上。

        村里人在蓝老四的威压下,不敢反抗,一部分人便将怨气转移给了柳伶人。他们觉得自己的生活原本虽不富裕,却也不招惹麻烦,是柳伶人擅自的救济,才将蓝老四引了过来。

        全然忘记了当初用这笔钱财改善生活时,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只抱着对柳伶人的怨与恨,空叹自己的倒霉。

        怎能不叫人心寒。

        如今已是晚春时节,入夏的开端本该是和煦温暖的,人心却像冬夜一样寒,春日晚风也像呼啸北风一样在李老头儿的脸上刮着。

        刘忠元闻言,似是与自身在公门的遭遇联系起来,心中一阵苦涩,一时间答不上话来。看着躺在地上的李老头儿,眼波不定,似是悲悯,又似是怨怼。

        当对他人施以援手后,落得个不谢反怨,如今世道是道高,亦或是魔高,刘忠元心里一会儿是火,一会儿是冰,始终难以平复下来。

        万子夜搭上李老头儿的脉搏,发现李老头儿的气息乱窜,想必是怕极了、恨极了,便摸了颗药丸给他喂下去,稳住他的心神。

        “柳伶人怎会因此死不瞑目,他一生净做善事,若真是死不瞑目,也是因为你们鸡鸣帮还在欺压百姓,为祸一方!”清越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破了沉闷的对峙,那声音不大,却振聋发聩,正是来自裴轻舟。

        她紧紧地盯着蓝老四,毫无俱色,“世上不止有一位柳伶人,更是无数的正义之士,我相信天道轮回,你们鸡鸣帮总有一日当被除尽。”

        刘忠元的身形微不可闻地晃了一晃,寻思自己被人讥讽几句便哑口无言,还不如一个小姑娘的立场坚定,当真是失了一个捕头的本心,觉得惭愧难当。

        这一会儿工夫,蓝老四已被噎了两次,难看的笑容僵在脸上,心下再挂不住火,握刀的手暗暗用力,手臂上陡然暴起青筋。

        裴子琢原意是以追查“散功”为主,得知鸡鸣帮与此事无关,本该就此罢手不理,保护裴轻舟和万子夜周全。

        可他到底也是血性的年轻人,听了裴轻舟的一席话,只觉得断不能任蓝老四在坡后村胡作非为,便暂且将平时的生意经都放在了脑后。

        于是他一面在心里懊悔自己的冲动,一面严肃喊道:“堂妹,子夜,小心!蓝老四要出招了!”说罢,也迈开弓步,做好了与蓝老四一战的准备。

        难道蓝老四真是有勇无谋之徒,为逞一时的面子,竟然敢一人迎击四人?

        当然不是。凭他能够成为黄老大的心腹,自然是办事得力,十分狡猾。若说为人狡猾,自然不可能打无胜算之战。

        眼下裴轻舟已与蓝老四过了几招,或多或少地探了些蓝老四的虚实。万子夜虽然看起来不如裴轻舟身手矫健,但他方才见蓝老四身随意动,似乎要从怀里取出什么来应对,难保没有什么绝技。

   “小幽,你说我应不应该学?”叶绫舟有些犹豫不决,“这毕竟是你们修真界的法诀,不仅不完整,还被改动过,我不知道学了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是在害怕吧?”

        “有点吧。”被小幽说中,叶绫舟有点不好意思。

        “人们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会产生恐惧,这很正常。”小幽表示理解。

        她想了一下,说道:“这个法诀说不定真的是为你准备的,我对这个法诀也不是很了解,给不了你什么好的建议。我只是觉得,既然项链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不排除这法诀也可能是你父亲留给你的。

        别人不知道你体内隐藏了魂力,你父亲未必不知道。也许他猜到有一天你终究会觉醒魂力,就特意把这个法诀留给了你。不过你的顾虑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学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有没有危险,都是未知数。

        反正学与不学,决定权在你自己,你不妨认真考虑一下。不用着急,我的元神想要彻底恢复,时间不会短,在这之前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可以慢慢考虑。”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考虑的。”叶绫舟点点头,将项链放回了衣领里。

        “哦对了,还有件事。”小幽又说道,“早些时候,我其实已经醒过一次了,那时你还没醒,我看到有个拄着猫头拐杖的老人家守在你身边。”

        “那是我爷爷。”一听小幽的描述叶绫舟就知道是自己的爷爷秦勉,“其实我是被爷爷收养的,虽然我和爷爷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爷爷非常疼我。”

        “原来他就是你爷爷啊,看来是我误会他了。”小幽略带歉意地说道,“我看到他把一股很强的魂力注入你脑中,以为他对你不利,就帮你把这股魂力给驱除了。既然他是你爷爷,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叶绫舟皱了皱眉:“爷爷这是要干嘛?”

        “不知道,反正你爷爷不会害你就是了。”小幽边说边打了个哈欠,显得很疲惫,“没想到这么快就累,看来精神交流还挺费元神的。好了,反正也说得差不多了,我就先撤了。”

        一听小幽累了,叶绫舟也没空去想爷爷为什么要将魂力注入她脑中的事,立刻贴心地说道:“好,你赶紧休息去吧。”

        “哎,等等——”突然,她想起来还没跟小幽确认车祸的事,赶紧喊了一声,但是小幽已经没有回应了。

        “不是吧,秒睡?”叶绫舟有点哭笑不得,“算了,还是让小幽好好休息吧,她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没了商量的人,叶绫舟便独自思考起来:“既然小幽没有消失,那车祸应该发生了才对。可这么一来,时间线不就全乱了嘛?”

        现在是早上,车祸要等到傍晚才会发生。事发地是在盘山公路,但现在却在家里。

        按照正常的逻辑,时间地点全都不对,这场车祸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车祸没有发生,她又是怎么遇到小幽的?小幽总不会凭空出现在她身体里吧?

        这中间明

        显缺了一段。

        “啊——天呐!怎么绕了一圈又回到最初的问题上了呢?车祸到底是发生过还是没发生过呀?”叶绫舟哀嚎着将头发一顿乱薅,想得都快抓狂了也没想通这个问题。

        “冷静,冷静!”她安慰自己,“再好好想想,除了小幽之外,还有什么能证明车祸发生过?”

        过了一会儿,叶绫舟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关键点,拍着脑门说道:“对了,小货车!”

        想要知道车祸有没有发生,小货车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嘛?

        只要去车库查看一下小货车还在不在,车祸的谜团自然就能解开了。

        顾不上换衣洗漱,叶绫舟直接穿着睡衣拖鞋,顶着一头薅乱的短发,急匆匆地跑下楼。

        走楼梯的时候,还不小心掉了一只拖鞋,被跟着她一起下楼的丢丢给叼了回来。

        看到丢丢,叶绫舟愣了一下,自然而然就想起丢丢变身的那一幕。

        丢丢是紫煞和周源嘴里的“猫叔”,也是爷爷养在杂货店的“招财猫”,更是一只陪了她八年的“猫伙伴”。

        可就是这样的一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宠物猫,却有着如此不同寻常的一面。

        说实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叶绫舟实在很难把眼前这个胖乎乎一脸呆萌的橘猫和那只迅捷如闪电的银色豹子联系在一起。

        丢丢现在的样子无法证明车祸是否发生过,所以叶绫舟暂时没管丢丢,把拖鞋随意地往脚上一套,继续朝楼下跑去。

        当叶绫舟跑到一楼的时候,发现客厅里的八仙桌旁,爷爷正在和一个年轻人一起喝早茶。

        她有些意外,心想:“咦?爷爷居然在家,没去晨练么?一大早怎么就有人来找爷爷了?”

        从叶绫舟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那个年轻人的侧面,那张侧脸睫毛纤长很是俊秀,让她觉得有几分熟悉。

        听到动静,秦勉和年轻人一同转头看向叶绫舟。

        这一转,也让叶绫舟看清了年轻人的正脸,她有些意外,脱口而出:“周源?怎么是你?”

        “小舟啊,你认识周源?”秦勉眉头微皱,和周源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疑惑。

        糟了!说漏嘴了。

        秦勉的话提醒了叶绫舟,她是在灵魂出窍的状态下才看见周源的,不管车祸有没有发生,她是不是穿越了,现在的她都应该“不认识”周源才对。

        “啊——那个,没,不认识,我不认识他,就是觉得他跟我以前认识的人有点像。不好意思啊,是我认错了。”叶绫舟赶紧替自己找补了一下。

        这话也不算骗人,她确实觉得周源似曾相识,就像和一个久未谋面的老朋友重逢,既熟悉又陌生。

        她在灵魂状态下有这种感觉,现在这种感觉依然在。

        “你知道他叫周源?”秦勉追问道。

        叶绫舟继续装傻充愣:“我哪知道他叫周源,爷爷不说我都不知道他叫周源。”

        秦勉没有放过叶绫舟,再次追问:“那你刚才怎

        么喊他名字?”

        “哎哟爷爷,您有完没完,不就一个名字么?我刚喊的是周圆圆,不是周源,可能喊的比较快,爷爷听岔了吧?”

        叶绫舟不得不搬出周圆圆救急,同时也在心中暗暗庆幸,两个相似的名字倒是让她有了圆谎的借口。

        “是么,那大概是我听错了。没想到你还惦记着圆圆那个小胖丫头呢?我说去帮你找吧,你又不肯。现在居然连人都认错了,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么?真不知道你这孩子是怎么想的。”秦勉没好气地说道。

        “咣当——”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东西碎裂的声音,清脆响亮,在这样的场合下显得尤为突兀。

        叶绫舟和秦勉停止了交谈,齐齐朝声音的源头看过去。

        “抱歉,不小心把调羹给摔了。”周源尴尬地笑了笑,似乎有点慌张又有点无措。

        “没事没事,碎碎平安,再拿一个就是了。”秦勉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叶绫舟叹了口气,越是着急要去干什么越是干不成,总是横生枝节。

        调羹打碎了总得有人清理,平时店里的打扫工作都是她负责的,这活儿自然就落到了她头上。

        拿了簸箕扫帚过来,叶绫舟正要扫地,周源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扫帚:“我闯的祸我来善后。”

        有人自告奋勇收拾叶绫舟也乐得清闲,把簸箕一并给了周源,自己则去厨房,重新拿了把干净的调羹给周源。

        周源动作还挺麻利的,很快就清扫干净了。叶绫舟这才重新接手,将碎片倒入垃圾桶里。

        事情做完,秦勉对叶绫舟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过来一起喝早茶吧,顺便给你介绍一下。”

        叶绫舟本就急着去车库,结果还给耽误了,哪有心情再陪着爷爷慢悠悠地喝早茶,更不想应付周源,于是立刻回绝道:“爷爷,您刚不都说了嘛,他叫周源,我已经知道啦,就不用特意介绍了。”

        她边说边对周源点了下头,脸上露出平日里接待顾客时惯用的笑容,也算跟周源打过招呼了,不至于太失礼。

        周源举了举调羹,并回了叶绫舟一个点头,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意。

        “早茶你们先喝着,不用管我。我去下车库,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叶绫舟转身往大门方向跑去。

        “这孩子真是的,赶集的时间不是早过了嘛,还去车库干嘛。”秦勉摇了摇头,也不知是不是怕周源对叶绫舟印象不好,还特意解释了一句,“蓬头垢面,急吼吼的,她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秦勉的话让叶绫舟一个急刹车停下了脚步,转过头问道:“爷爷,今天几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