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腐文 一女被两男在cao小说

时间:2022-06-30

      虽然他知道,秦勉也是无奈之举,因为那片火海非常诡异,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能靠近,更不用说进去了,可那个时候他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的死活?

        秦勉没有逼他,只对他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不去救人,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就因为秦勉的这句话,最后他还是去了。

        秦晓宇的死已经让他后悔万分了,难道他还要再后悔一次吗?

        为了不让自己后悔一辈子,他只能去,也幸好去了。否则他可能永远没有机会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秦晓宇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也能治愈他的心。

        当紫煞穿越火海来到叶绫舟面前,看到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时,他就被这个当时只有十二岁的小女孩深深震撼了。

        那是一双充满了绝望如同死水一般黯淡无光的眼睛,这双眼睛让紫煞想起了曾经同样陷入过绝望的自己。

        可就在他出现的一瞬间,那双眼睛像是突然被点燃了,仿佛黑夜中盛开的烟花,重新绽放出耀眼的光

        芒,绚丽而夺目。他的身影就倒映在这光芒的最中央,清晰无比。

        凝视着叶绫舟那双重燃希望,一眨不眨盯着他瞧的大眼睛,他竟然忘记了时间,甚至忘记了秦晓宇带来的悲痛,一颗受伤的心就这样奇迹般地被治愈了。

        那一刻,紫煞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自己没有保护好叶绫舟而耿耿于怀。

        当秦勉一次又次急召他回来的时候,尽管他心里对叶绫舟感到失望,嘴上抱怨秦勉是在“剥削劳动力”,却还是心甘情愿每次都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

        他不能让秦晓宇的悲剧在叶绫舟身上重演,否则他实在无颜面对信任他的秦勉,也无法原谅一而再,再而三犯错的自己。

        秦勉见紫煞有些松动,便放缓了口气,带着点诱惑继续加码:“还有这次的巨型龙卷,你很清楚它来自哪里,难道你就不想弄清楚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件事对你来说至关重要吧?你努力了这么久,不就是为寻找线索么?现在线索就摆在你面前,你不会想要放弃吧?”

        “唉——”紫煞喟然长叹,认命地点了点头,没再说拒绝的话。

 

        “秦老,您就是太纵容紫煞了。”这时,周源突然开口了,他站起身,走到紫煞身边。

        先前周源一直陪秦勉坐着,说话要仰视紫煞,气势上难免差一些。现在站了起来,他和紫煞身高差不多,就能平视紫煞了。

        周源冷哼一声,对紫煞说道:“事情都还没了结呢,你就跑了个无影无踪,要不是秦老急招你回来你自己会回来吗?小舟出事,就是因为你的失职造成的,你一不主动承担责任,二没有愧疚之心,还要秦老三请四催,也太不像话了吧?

        秦勉看出了周源对紫煞的敌意,想当个和事佬,于是开口劝道:“周源啊,你不会还在为上次紫煞说了不中听的话生气吧?如果你是在为小舟抱不平,那我很感谢你对小舟的这份维护之心,可你也不能总和紫煞吵架吧?其实紫煞这个人心肠不坏,做起事来还是挺可靠的,就是说话直接了点,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但他也是有口无心,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做事可靠?不见得吧,要是真的可靠,怎么会让小舟陷入危险?”周源没有放过紫煞的意思,言语更加犀利,直戳紫煞的错处。

        “老师,你不用替我说好话。”紫煞阻止了秦勉继续当和事佬,自己和周源理论起来:“你什么意思?故意找茬是不是?这事都过去一个月了,你怎么又拿出来说?”

        周源愤恨地看着紫煞,语气冰冷:“我就是故意找茬,你能怎样?站着说话不腰疼,反正遇到危险的人不是你,你可以潇洒地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可是小舟呢?她差点就死了!

        对你来说这件事是过去了,对我来说可没有,她昏迷的这一月都是我在照顾,你却一次都没来探望过她,整天就知道执行你的斩魂任务,杀魂怪就那么重要么?真不知道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

  这些话周源其实很早就想说了,每当他回想起叶绫舟出事那天脸色苍白,虚弱地躺在担架上,仿佛风一吹随时会消散似得,就心疼地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找了叶绫舟八年,好不容易找到了,没想到再次相见竟然是车祸现场。

        从那辆摔得七零八落的小货车就能看出这场车祸有多严重,周源简直难以想象叶绫舟驾驶着小货车冲出悬崖的那一刻心里该有多么恐惧?当叶绫舟独自一人面对巨型龙卷,面对死亡的时候又有多绝望?

        周源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相替,去替叶绫舟承受这份痛苦,心里对秦勉,猫叔和紫煞他们也都有了怨气。但周源忍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真正气的不是他们,而是自己的无能。

        在他看来,叶绫舟会出事,不止他们三个有责任,他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

        秦勉决策错误,猫叔危机意识不够,紫煞救援不及时。

        而他,迟到了整整八年。

        叶绫舟昏睡的这一个月里,周源吃不好睡不香,整颗心无处安放。

        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找到叶绫舟,恨自己在叶绫舟遇到危险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陪在她身边,更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亲自保护叶绫舟。

        身为一名辅魂使,他是少数几个同时拥有愈魂、织魂、筑境三种辅助能力的魂使,可是有什么用呢?

        再多的辅助能力都不如一个“斩魂”,斩魂是一种强大的攻击能力,也是他最想要的一种能力,遗憾的是他永远不可能拥有这种能力。

        一名魂使拥有什么样的能力是根据自身的“魂力特性”来决定的,而魂力特性则是在魂力觉醒的那一刻就注定好的。事先无法干预,事后也无法改变。

        而周源的魂力特性注定无法成为高高在上的斩魂使,只能当个负责协助和善后的辅魂使,享受着斩魂使保护的同时也要无条件为斩魂使提供服务。

        不管周源有多么心不甘情不愿,也不得不承认没有斩魂能力的自己还是太弱了。

        如果他能和紫煞一样拥有强大的斩魂之力,那他就可以自己保护叶绫舟,哪还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可他偏偏没有这样的能力,哪怕他甘愿承受无尽的痛苦,付出巨大的代价让自己拥有三种辅助能力,成为牵魂司有史以来最强的辅魂使,却还是不足以保护叶绫舟。

        这种情绪压抑得久了,自然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这段时间,秦勉每天牵挂着叶绫舟的身体状况,猫叔也时刻守候在叶绫舟身边,他们都自责不已。周源全看在眼里,原本心里对他们两人的怨怪也就慢慢消散了。

        唯独紫煞不是这样,事情发生到现在,紫煞一直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而且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愧疚之意。

        这样的态度让周源非常愤怒,只不过叶绫舟尚未苏醒,他的心全都系在叶绫舟的身上,没有心情跟紫煞计较,不然这一个月哪有这么太平?

        如今叶绫舟终于醒了过来,周源才真正

        松了口气,压在心上的那块大石头也放了下来。

        可是当他看到紫煞在对待叶绫舟的事上仍旧是一副不认真的态度时,心里积攒的所有不满情绪一下子全都爆发了出来。

        周源也想通了,凭什么紫煞可以任性妄为,他却要选择隐忍呢?

        紫煞的所作所为一直在挑战他的忍耐极限,既然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那就无需再忍。

        这笔账,今天他要好好跟紫煞算一算,所以就有了这番不依不饶地责难。

        说起车祸的事,紫煞不是不愧疚的,他觉得自己很失败,还很丢脸。只不过他那么要面子,肯定不会表现出来,更不会当着外人的面承认自己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