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下面被老师弄湿 粉底液三四年了还能用吗

时间:2022-06-30

   面对周源的误解,紫煞也懒得解释。周源不在现场,根本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就算他解释了,站在周源的角度,也未必会理解他。

        但是,不解释不代表紫煞就愿意周源把他这次的失职当成把柄来指责他。

        换成秦勉,紫煞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秦勉是他的老师也是上司,完全有这个资格。可现在指责他的人是周源,情况就不一样了。

        周源和他同为魂使,都是秦勉的下属,他怎么能被周源给轻易拿捏住呢?那多没面子呀?

        于是,紫煞很不客气地顶了回去:“你管的也太宽了?我有没有心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就奇了怪了,这事老师都没说什么,你在旁边叽叽歪歪个什么劲儿?咸吃萝卜淡操心。再说任务是老师交给我的,要追责也只有老师有这个权利,难不成你想越俎代庖?”

        其实紫煞心里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他和周源从见面开始就有种水火不容的感觉?

        难道就因为他说了一句“周源喜欢男人婆”就被对方给记恨上了?

        如果这就是周源针对他的原因,那这个男人也太小心眼了吧?

        “别随便给我扣帽子,你不就是仗着有秦老撑腰么?我是没有权利指责你,但我不会像秦老那样惯着你。这次幸好小舟命大,可是不会每次都有这样的幸运,若是小舟真的出了什么事,你觉得秦老会原谅你吗?”

        周源的话说的还是挺重的,而且说到了最关键的一点。

        紫煞一时语塞,无法反驳。

        若是叶绫舟真的出了什么事,别说秦勉不原谅他,他自己首先就不会原谅自己。

        秦勉也表情一僵,周源这话明显说他偏袒紫煞,他本想开口再为紫煞说几句好话,这下说不出来了。

 

        叶绫舟的事他没有责罚紫煞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责任更大,可在周源眼里,很难说他的行为没有偏袒之意。

        再加上周源特别维护叶绫舟,若是此时他为紫煞说好话,就等于坐实了他偏袒紫煞,那样岂不是更加深周源对紫煞的误会么?

        秦勉默默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和事佬他是当不成了。

        周源见状立刻趁胜追击,语气更是咄咄逼人,每句话都切中要害:“你不是实力榜排名第一的斩魂使么?你

        不是斩杀了无数高级魂怪和牧魂者么?如果你能早点解决他们,或者提前做出预判,小舟就不会被卷入巨型龙卷之中,你敢说你一点责任都没?”

        紫煞自己也知道,那天他确实轻敌了。没能救下叶绫舟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件事是他理亏。

        本来他以为,那就是一次普通的魂怪袭击事件,以他的实力足以应付。却没想到那名牧魂者还留了一只魂怪作为后手偷袭他,所以战斗结束得慢了点,以至于没有及时发现来自巨型龙卷的威胁。

        然而看着盛气凌人,越说越过分的周源,不知为何,他就是有种不想认输的冲动。

        “呵,我看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是你吧?轮战斗经验,我是你爷爷辈的,你一个负责协助和善后的辅魂使,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紫煞握扇子的手紧了紧,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

        “当时的情况你了解多少?就算我及时解决了牧魂者和魂怪,或者做出了正确的预判,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能顺利把人给救回来?在这个过程中难道就不会发生新的意外么?口口声声说我失职,没保护好小舟,你行那你上啊?”

        周源被紫煞戳到痛处,眼里的恨意又加深了几分:“我要是斩魂使,你也不会有机会站在这里。”

        “自己没本事,还好意思指责别人?我看你的脸皮也挺厚啊。”这回轮到紫煞趁胜追击了。

        两人你来我往越吵越激烈,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秦勉的脑袋都快炸开了,站在他的立场,尽管周源说的很有道理,令他无法反驳,但紫煞却不该承受这样的指责。

        紫煞只是按照他的命令去执行而已,并没有做错什么。周源把责任全都怪在紫煞身上,对紫煞来说其实是不公平的,他不能让紫煞替他背这个锅。

        于是秦勉厉声喝止:“够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这次的事责任在我,我作为领导者,做了错误的决策,所有的后果都应该由我来承担。”

        紫煞和周源终于停止了争吵,一同看向秦勉。

        秦勉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劝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再去相互指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查清楚这次的袭击事件是不是专门针对小舟的。

        在这之前,你们两个务必要确保小舟的安全。要是总像现在这样争吵,我怎么放心把小舟交给你们保护?我希望你们能够以大局为重,摒弃前嫌携手合作,共同守护好小舟,能做到吗?”

        紫煞将手中的扇子徐徐展开,象征性地扇了几下,表示没有异议。

        既然秦勉给了台阶下,他当然得给老师面子,更何况他本身也想弥补自己这次的失职。

        周源见好就收,点了点头。

        秦勉都这么说了,他不可能再揪着不放,而且他也知道事情的缓急轻重。

        任何事都不如叶绫舟来得重要,尤其还涉及到叶绫舟的安危,他再讨厌紫煞也不得不跟紫煞合作。

   此时的叶绫舟正站在车库门口发呆,丝毫不知道有两个男人为了她,从起初的争锋相对到最后的握手言和,中间经历了怎样一番斗争。

        从敞开的车库门口向里望去,一辆小货车安安静静地停放在那里。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但车身上“秦记”两个字却很显眼。

        叶绫舟慢慢走过去,摸着小货车转了一圈,没有在车身上发现任何车祸留下的痕迹,而且车后面满当当的货物也都不见了。

        她又检查了驾驶室,里面的东西原封不动一样没少。上面还有她随手粘的一张卡通贴纸,位置角度都正确,说明车子没有被掉包,确实是她经常驾驶的那辆小货车。

        这么看来,车祸应该还没发生,否则为什么本来已经摔的四分五裂的小货车会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车库里?

        叶绫舟有些恍神,觉得一切都变得好虚幻。

        小货车还是原来那辆小货车,可是车祸的痕迹却凭空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甚至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似乎除了穿越,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理由来解释眼前的这一切。

        可叶绫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接受自己穿越了……呃……半天的事实。

        “喵——”这时,丢丢叫唤了一声,将叶绫舟的思绪拉了回来。

        看到丢丢,叶绫舟不由露出了笑容。

        算了,既穿之则安之吧。

        车祸没有发生这是好事,小幽也没有消失,应该高兴才对。

        至于其他的事,想不通就暂时不想了呗,说不定什么时候脑袋开窍突然就想通了呢?

        叶绫舟深深吸了口气,抛开烦恼,蹲下身来揉着丢丢的脑袋逗弄起来:“你这只小跟屁猫,怎么就那么喜欢黏着我呢?为什么我走到哪儿你就要跟到哪儿?既然你这么喜欢我,要不再变个身给我瞧瞧?”

        丢丢好像能听懂叶绫舟的话,傲娇地抬起头,看起来就好像在说:“不要,我才不随便变身呢。”

        “是谁?谁在说话?”叶绫舟忽然瞪大眼睛,猛地站起身喊了一声。

        同时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丢丢一眼,丢丢的嘴巴是闭着的,也就是说声音不是从丢丢嘴里发出来的。

        虽然丢丢是只不普通的猫,特别有灵性,还会变身,但猫就是猫,动物怎么可能会说人话?这未免也太离谱了,甚至比丢丢会变身来得还要离谱得多。

        叶绫舟自然不相信这种夸张过头的事,她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人藏在这附近。

        会是什么人呢?

        等了一会儿,叶绫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又环视了一圈周围。四周空无一人,除了她和丢丢,压根就没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此时的叶绫舟并没有看见,丢丢蹲在原地,用一种“活见鬼”的眼神瞪着她。

        “奇怪,没人啊,那我怎么会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声音?是我幻听了?但是这个声音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带着疑惑,叶绫舟仔

        细回想了一下。

        “啊!对了,我被抬回来的时候也听到过这个声音,是那个和爷爷他们一起的小男孩,难道他躲在这里玩耍?”

        叶绫舟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小孩子顽皮,这里到处都是灌木丛,很适合玩躲猫猫。说不定小男孩正好躲在灌木丛里,看到她和丢丢说话,就故意模仿丢丢的语气和她闹着玩。

        “小弟弟,你在哪儿?是不是在和姐姐玩躲猫猫呀?那姐姐就来找你咯?”叶绫舟边说边往旁边的灌木丛走去,想要找到那个小男孩。

 

        这一次丢丢没有跟着她,依然蹲坐在原地,胖乎乎的猫脸上露上出了极为人性化的“无奈”表情。

        叶绫舟在灌木丛里钻进钻出,弄的浑身脏兮兮的,搜寻了好一会也没找到那个小男孩。

        “不会已经跑了吧?算了,不找了,还是先回去吧,顺便可以问一下爷爷这个小男孩是谁家的孩子。”叶绫舟最终放弃了寻找,回到丢丢身边,弯下腰一把将丢丢抱起。

        “你可真重。”叶绫舟嘴上说着嫌弃的话,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抱着丢丢离开了车库。

        回去的时候,正好经过杂货店旁边的一个小隔间,这个隔间本来是个杂物间。

        后来,经常有客人落东西在店里,有时还会回来寻。

        叶绫舟在征得爷爷同意后,就把小隔间简单地调整了一下,腾了一小块空间出来,改成了专门认领失物的地方。

        她还在小隔间的门楣上像模像样地挂了一块木质的黑色牌匾,并让写了一手好书法的爷爷在牌匾上题了“失物招领处”五个金灿灿的大字。

        因为题字非常醒目,每次路过小隔间的时候,她总会看一看那块牌匾。

        这一次也不例外。

        叶绫舟和往常一样,随意地瞄了牌匾一眼。牌匾上依旧是五个金灿灿的大字“失魂招领处”。

        然而,当她移开视线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便把视线转了回去,又仔细瞧了瞧那块牌匾,终于发现是哪里不对劲了。

        “咦?怎么有个字变了?原来不是写的失物招领处吗,怎么变成失魂招领处了?”叶绫舟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睁开。

        那个“魂”字还在,证明她没有看错。

        “喵呜——”本来安安静静眯着眼睛的丢丢突然伸长脖子叫唤起来,它转过头看向牌匾,又转回头看了看叶绫舟,就这样来回转了好几次,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

        由于丢丢一直动来动去,叶绫舟以为它想要下来,便撒开了手。哪知丢丢脚一沾地就丢下她,一溜烟跑回了店里。

        叶绫舟哭笑不得地喊道:“你个没良心的小懒猫,亏我辛苦抱了你半天,敢情是把我当代步工具了呀?”

        丢丢跑了之后,叶绫舟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牌匾上,她一边朝小隔间走去一边嘀咕:“爷爷什么时候换了新牌匾呀?昨天不还是写的失物招领处么,怎么今天就变成失魂招领处了?难道是今天刚换的?”

        带着疑惑,叶绫舟从小隔间里取了把矮梯出来,顺着矮梯爬到高处,凑近了仔细一瞧:“奇怪,没换新的呀,这不就是我做的那块牌匾么?”

        牌匾是叶绫舟亲手做的,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又挨个摸了摸牌匾上的字:“金漆都干成这样了,肯定不是新写的。”

        看着这个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错字的牌匾,叶绫舟猜测道:“从干燥程度来看,这五个字应该是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写好的,如果是爷爷重写了一遍,那为什么会有一个字写的跟原来的不一样?是爷爷写错了吗?”

        爷爷再怎么厉害,毕竟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忘了告诉她换新牌匾的事,也不是没可能。

        但是“物”和“魂”这两个字差别大得很,爷爷怎么可能写错?就算真的写错了,事后难道不会发现么,怎么还把写错的牌匾给挂上去了呢?

        爷爷的迷惑行为让叶绫舟有点难以理解,她想了想,也别在这里瞎猜了,直接去问下爷爷不就好了。

        想到就做,叶绫舟赶紧收好矮梯,往杂货店跑去。

        “爷爷——”一进门叶绫舟就扯开嗓子大喊,喊完才发现客厅里又多了一个人,不由一愣,原本要说的话也给咽了回去。

        多出来的那个人叶绫舟自然也是认识的,不就是她的现实版男神紫煞么,她无奈地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唉,这是又要开始装不认识的节奏了?”

        为了不穿帮,叶绫舟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同时,脸上扯出一个笑容,但是笑得有点僵硬:“爷爷,今天好热闹呀,又有朋友来拜访您了?”

        “哈哈,是啊。小舟,过来坐。”秦勉笑着对叶绫舟招了招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说到这里,秦勉故意顿了顿,打趣了一句:“这回你不会又认错成谁,不让我介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