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寝室的娇喘声 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时间:2022-06-30

  “呀!小幽!你这么快就醒了?”叶绫舟捂着胸口抱怨道:“你不要每次都神出鬼没的好不好,吓我一跳。”

        “我只要不动用元神之力,稍微休息一下就行了。”小幽故意委屈巴巴地问道,“怎么,你不想我醒吗?是不是怕我打扰你继续臭美呀?”

        “当然不是,你能醒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哎,你不知道,我是被气的。”叶绫舟自然听出小幽是在跟她开玩笑,她和小幽之间不存在“秘密”,便把被气到的原因简单地说了说。

        卧室里只有叶绫舟一个人,就连丢丢都不在,她就没有用精神交流的方式和小幽说话。

        “听你这么一说,这个叫紫煞的人还真是欠揍,等我恢复了一定帮你好好教训他。你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保证不打脸,谁让他是你的那什么来着……哦,对,男神。”小幽又学到个新名词,立刻就用上了。

        “谢了,不过还是算了。他那德行,如果揍一顿有用的话,我早就自己动手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真要换了性子,那就不是他了。”叶绫舟拒绝了小幽的提议,但还是很感谢小幽对她的维护。

        “也是。我记得以前有人跟我说过,真要喜欢一个人,应该包容他理解他,而不是去改变他,可惜我想不起来是谁说的了。”小幽赞同叶绫舟的说法,也善意地提醒道,“咱俩是好姐妹,你不用跟我客气,我就是怕你委屈了自己。”

        “怎么会呢,你忘了我跟你说过,我可是灾星。”叶绫舟自嘲地说道,“谁敢欺负我呀?就不怕被我给祸害了么?”

        “你要是灾星,那我就是捅娄子星啦,谁让我总爱闯祸呢?唉,也不知道以前我闯的那些祸,都是谁给我擦的屁股。”小幽能听出叶绫舟自嘲背后的心酸,她故意把话说得很粗俗,想让叶绫舟开心点。

        “捅娄子星?擦屁股?”叶绫舟果然被小幽逗乐了,“哈哈”大笑道,“小幽你实在太可爱了,我教你唱首歌吧。”

        说着叶绫舟就直接唱了起来:“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

        “这歌真有意思。”因为旋律比较简单,小幽只学了一遍就会了,然后轻声哼唱了起来。

        小幽唱歌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这本来是一首比较欢快的歌,被她放慢了旋律,慢悠悠地低吟着。

        空灵的歌声绵长悠扬,娓娓动听,很像小时候听过的摇篮曲。

        叶绫舟听着听着,眼眶就有些湿润了,她想起以前妈妈就是这样用轻柔的声音,哼唱着摇篮曲哄她入睡。

        真的好想念好想念那个美丽而温柔的妈妈,可是妈妈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她再也听不到妈妈唱的摇篮曲了。

        叶绫舟忍着心中的悲伤,有感而发:“小幽,等你记忆恢复了,如果有机会回到你的世界,可得好好感谢那个为你擦屁股的人。那个人一定非常在乎你,我不希望你留下遗憾。”

        “嗯,你说得对。”小幽停

        止了哼唱,“我是个孤儿,所以那个人肯定不是我的亲人,但也胜似亲人吧?”

        “我想那个人应该对你很重要,说不定是你的心上人呢?”这回轮到叶绫舟打趣小幽了。

        “才没有呢。”小幽脸皮薄害羞了,小声反驳道,“明明是你的心上人夸你身材好,怎么扯我身上去了?我要是有你这身材就不会总被人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了。”

        “他才不是我的心上人呢。”叶绫舟撇了撇嘴。

        “你不是说他是你男神么?男神难道不是心上人的意思么?”小幽对这个新名词还不是很理解。

        “这个嘛……怎么说呢?就是一种叫法而已。”叶绫舟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比较恰当,她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哎,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好吧。”小幽也不纠结,又把话题扯回到身材上,“那你的胸……是不是有什么秘方呀?教教我呗?”

        和大多数同龄女孩相比,叶绫舟的确发育得比她们好,可要说秘方,还真没有。

 

        她想了想,说道:“大概跟我平时干活多胃口好有关系吧,我吃的要比一般的女孩多,营养跟上了自然发育得就好一些吧。老实说,要不是今天被紫煞给气到,我还真没觉得自己的身材有多好,以前也没人这么说过呀。”

        “不会吧?”小幽替叶绫舟抱不平,“你们这儿的人都什么眼光啊?居然没人夸过你?”

        “倒也不能怪别人,是我没给人家夸我的机会,哈哈。”叶绫舟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我平时习惯穿宽大的工作服,那种衣服完全不显身材。现在这身睡衣比较贴身,就暴露出来了。”

        “原来如此。咱们有一说一,身材好归身材好,但你的模样看起来也太邋遢了吧?顶着一头鸟窝似的头发不算,连眼屎都没擦干净,还有睡衣上那一摊摊黄不拉几的是什么东西呀?又脏又难看,你……你你……唉,我都找不到形容词了。”

        小幽嫌弃地一顿吐槽,话说的特别不留情面:“这要是搁我们那儿,修真的女子若都是你这般模样,可以自裁了,直接回——炉——重——造!”

        别说小幽了,叶绫舟自己都嫌弃自己。

        她好歹是个女孩,再怎么怕麻烦不喜欢打扮,在面对两位男神级别的帅哥时,也不希望自己是这么个邋里邋遢的样子。

        更何况她是开店的,形象问题很重要,得给客人们留下个干净整洁的好印象才行。

        不然,谁还敢来店里消费?

        包租婆都知道烫个头发叼支烟,气势霸道表情到位,可她呢?要形象没形象,要气势没气势,确实有点惨。

        “我也不想的。”叶绫舟弱弱地辩解道,“之前,为了弄清车祸有没有发生,我急着去车库查看小货车的情况,就没来得及洗漱。然后又因为找一个小男孩,钻了灌木丛,结果就成这幅模样了。”

        “等等,什么叫为了弄清车祸有没有发生?”小幽都听糊涂了,“车祸不是已经发生了么?”

  “啊?已经发生了?”叶绫舟也被小幽说糊涂了,“时间不对啊,我不是应该从今天傍晚回到了今天早晨么?难道我没有穿越?”

        小幽疑惑地问道:“什么傍晚回到早晨?你在做梦吗?车祸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时间很正常啊,哪里不对了?”

        “一个月?怎么会过去一个月了呢?今天不是10号吗?”叶绫舟惊呆了。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立刻跑到床头柜旁,拿起万年历仔细看了一下。

        上面显示的日期是10号没错,但月份那里显示的却是4月。

        “天呐!现在是4月!不是3月啊?我出车祸那天是3月10号,现在已经是4月10号了。原来是我自己搞错了,光注意了日期,却没注意月份。看到万年历上醒目的10号就以为是3月10号,问爷爷日期的时候也没问月份,结果闹了个大乌龙。”

        叶绫舟终于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了,气呼呼地将万年历往床上用力一丢:“搞了半天我没有穿越,而是足足昏睡了一个月!”

        “你才知道啊?”小幽没好气地埋怨道,“真是的,害我白担心一场,我还以为是我的续命术给你留下了什么后遗症,正打算替你好好检查一下呢。”

        “抱歉抱歉,我的错,是我太粗心了。”叶绫舟立刻安抚道。

        猛地,她想起一件事:“不对啊!我检查过小货车,一点车祸的痕迹都没。如果我没穿越的话,小货车为什么会完好无损?”

        “这有什么稀奇的,在我们那儿有很多复原类的法术都可以办到。你不是说,你爷爷他们都是具有魂力的异能者么,肯定是他们用了什么复原的手段呗。”小幽的口气非常理所当然。

        叶绫舟回想起自己看到的小货车,连细节都一模一样,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复原过的东西真的可以跟原来一模一样吗?”

        “那当然,不然怎么叫复原呢?”小幽得意地说道,“要是我的元神没受损,也可以帮你复原小货车,保证分毫不差。”

        叶绫舟接受了小幽的说法,除了爷爷他们还有谁有这样的能力?可这也让她感到更加困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