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床是不是用不上力气- 贵妇性战小说

时间:2022-07-01

     徐文若走到台下之后,顺势来到了苏静的身边,她立即向徐文若介绍了身边这位中年女人,果然不出徐文若所料,她就是苏静的师傅施岚。

        徐文若走近才发现,施岚女士的脸上有种饱经风霜的感觉,虽然她的皮肤保养得不错,那是那双充满沧桑感的眼神骗不了人,她年轻的时候肯定经历了不少磨难。

        联想到苏静曾经跟他们讲过施岚的故事,徐文若也能明白,这种在黑暗中前行的人,内心肯定备受煎熬,眼神沧桑一点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施岚女士对于徐文若倒是非常客气,表情也是异常地和善,他看待徐文若的目光,就像是看待自家的晚辈。

        “小徐,我听静儿说了,当初你在那个节目,对她的帮助很大,作为她的师傅,我得好好谢谢你。”

        “没有,我还得谢谢苏姐姐的照顾呢,而且朋友之间相互帮助也不算什么。”

        “那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就不在多说些什么,但是你对戏曲界做的贡献,却是有目共睹,你给戏曲界带来了一点新的希望,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抹杀的,对此,请你受我一拜。”

        说完,施岚就对着徐文若鞠了一躬,徐文若见状立马闪开了,他可不敢受此一拜,施岚怎么说也是徐文若的长辈,这怕是会折寿的。

        “使不得,施岚老师,我其实也就开了个头,你真正要感谢的还是苏姐姐,她才是为了戏曲行业做出奉献的人。”

        “唉!”

        施岚起身之后,看了一眼苏静,眼神中既有骄傲之情,却又充满了愧疚。

        “静儿太过于执拗了,我已经告诉过她,要给自己找一个好的选择,可是......”

        “戏曲就是我的选择!”

        苏静稍显柔弱的脸上满是坚定,她是一位外柔内刚的姑娘,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施岚对于苏静的性格也非常了解,听到她这么说,只能在一旁唉声叹气。

        幸好,刚刚那位接待徐文若的小哥到来,打破了这低沉的氛围,他依旧是急匆匆的走到徐文若的身边,吩咐了一句后,再次转身离开。

        “徐文若,导演组让我通知你,你的歌曲已经进入了下一轮,接下来几天等候通知,按时来这里参加下一轮的排练。”

        看着小哥急匆匆的背影,徐文若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他这幅模样,一旁的施岚开始跟徐文若解释春晚的流程。

        作为一位戏曲名家,施岚每年都要去春晚的舞台上表演一下,虽然这两年戏曲已经没落了,可毕竟还是传统文化的瑰宝,当然要在春晚的大舞台上展示给全国的观众看看。

        只是这两年来,戏曲的时长一直在降低,从之前的十几分钟已经降到了几分钟,甚至没有一首歌的时间长了,这不得不让人感到唏嘘。

        “春晚一般都要经历好几次审核,只有每次审核都通过,才能在春晚的舞台上进行表演,按照正常来看,你接下来还得通过好几次才行。”

        施岚并没有说没有通过审核会发生什么情况,即便不用说,徐文若也知道,那就是节目被枪毙了,这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随后徐文若又了解到苏静并不是来陪施岚参加春晚的,而是她也被春晚总导演卫平看重了,当然这也是施岚向春晚导演介绍的,作为一位春晚常客,戏曲名家,施岚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最关键的是戏腔类的歌曲在今年非常流行,目前擅长戏腔歌曲的只有两人,一个是业余选手徐文若,还有一位就是苏姐姐了。

        相比于徐文若的全才,苏静就专精于戏腔歌曲,再加上她出身戏曲行业,因此春晚导演组指定苏静表演一首戏腔歌曲,给春晚的舞台上增添一些新意。

        苏静的作品毫无疑问地也通过了春晚的初审,从演播厅和苏静两人分别之后,徐文若径直回到了家中。


 

        目前他的任务就是全力应对春晚的事情,为此电影的宣传徐文若都没有跟着,吴轩、魏缨和孟达几人此时正在满天飞,通过在星讯视频的穿针引线下,《整蛊专家》剧组在全国各地参加综艺。

        随着时间的临近,贺岁档已经悄然来临,电影行业的竞争越发激烈了起来,目前首当其冲的就是徐文若的电影《整蛊专家》和影帝赵瑞的电影《欢乐租客》。

        他们两个同时盯上了小年夜这个时间点,毕竟春节这个黄金档已经有了三部大片,根本没有他们两个的位置。

        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小年夜,但这也不意味着他们退一步就能海阔天空,虽然目前定档小年夜的电影只有他们两部电影比较能打,可架不住电影的数量多啊。

        根据统计,选择在小年夜上映的电影高达十八部,甚至要比大年初一的还要多,作为黄金档,大年初一只有八部电影上映,不过每部电影的实力都很强,尤其是那三部大制作的电影。

        上映的电影多就意味着排片量的竞争非常激烈,星讯影业的公关部花费了很大的力气,也才拿到了百分之三十的排片量,刚好完成了当初制定的目标。

        这种竞争也让星讯影业的工作人员看到了贺岁档的疯狂,以往他们都是看戏,身处事外,觉得贺岁档也就是热闹一点,其实根本就没什么。

        可是今年参与其中才发现,事情根本就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贺岁档是疯狂的,自从确定电影在贺岁档上映之后,星讯影业整个公司都在连轴转,每位工作人员都拼尽了全力。

        在星讯比较熟悉的宣传领域,他们的确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现在网上到处都是《整蛊专家》的消息,算是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

        可是在院线方面,星讯就有些力不从心了,面对疯狂的贺岁档,他们的准备有些不足,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适应那种疯狂的状态,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从他们的面前抢走了不少排片量。

        后来他们及时醒悟,奋起直追,终于还是完成了当初制定的目标,达到了百分之三十的及格线,不过等忙完这段时间后,在公司后续的会议上,公关部的做法肯定会受到批评的。

        因为宣传力度远远不如他们的《欢乐租客》居然能够拿到百分之四十的排片量,可以说,在宣传上面赢下的优势,在院线排片上全部送了回去,这让公关部全体工作人员脸上都没光,因为他们的确拉胯,给公司拖了后腿。

        《整蛊专家》占了小年夜当天排片量的百分之三十,《欢乐租客》占了百分之四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地让其他的十六部电影分配,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

        但是贺岁档就是这么残酷,赢者通吃,很多没有名气,没有宣传,没有院线关系的电影想要在贺岁档吃一杯羹,纯属痴心妄想,要知道星讯影业这种背景的大公司,在贺岁档都只能战战兢兢,这些小公司只能来充当炮灰。

        可是这些人还是像飞蛾扑火一样扑了过来,他们被利益遮蔽了双眼,完全看不到自己需要对面什么样的敌人。

        徐文若对于百分之三十的排片量还是满意的,虽然星讯影业出现了一定的失误,导致排片量低了一点,但毕竟是第一次,没有任何经验,如果换成徐文若去谈,说不定还达不到百分之三十呢。

        徐文若的要求并不是很苛刻,毕竟排片量这个东西可是随时都能够调整的,这些只是影片上映之前的排片量,在影片上映之后,院线会根据影片的口碑以及上座率进行及时的调整。

        毕竟院线是要赚钱的,平常的面子再大,在赤裸裸的利益面前也是虚的,哪怕之前谈好的排片量,只要影片口碑出现跳楼般的下滑,上座率大幅度下降,排片量肯定也会大幅度缩水,这个时候,即便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影片排片量。

        因此徐文若对于目前的排片量并不是很上心,这只是电影的起跑线而已,真正的困难还在后面呢。

   腊月二十三,小年,徐文若在邓心雨女士的骂声之中匆匆出门,今天并不用去春晚演播厅排练,春晚虽然很紧张,可怎么说也能抽出一天让大家休息休息,跟家人团聚一下。

 

        毕竟除夕当天他们可就没有时间陪家人一起度过新年了,但是别人都放假了,徐文若依旧在忙碌之中,因为今天是电影首映的日子。

        邓心雨女士正是因此,才会生气,徐文若今年一直不着家,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每天还得跑去春晚排练,这就意味着除夕当天徐文若不会在家了,在这个举国欢庆,全家团圆的日子里,徐文若却无法回家。

        这让邓心雨女士非常不满意,因此这几天找到机会就会数落徐文若一顿,徐文若对此也感到心虚,只能尽量躲避自己的母亲,但是小年夜再次出门的他,还是躲不过邓心雨女士的狂轰乱炸。

        看着街上稀疏的人群,徐文若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叫了个车,快速来到京城最大的一家影院,京城崇文影院内。

        之所以首映礼选择在京城,也是为了照顾徐文若的行程,他毕竟要参加春晚的排练,一时间走不开,于是星讯影业就将首映典礼放在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