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湿好爽再深一点m视频& 一个女的多个男的

时间:2022-08-11

  正是因为谁也不敢轻易乱动,这怀城才形成了今天这种独特的局面。

    嗯……没有人想成为众矢之的。

    说真的,就算是叶青,到了怀城后,也不能乱来,毕竟任何的动作,都有可能打破怀城平衡,从而引起怀城大乱。

    如果怀城一乱,局势会如何发展,这是谁都无法把握的,叶青也不例外。

    更重要的是,如果怀城一乱,受伤的终将是民众。

    这更是叶青不愿意看到的了。

    所以这一次,在登上飞往怀城的飞机之前,叶青就已经向外界放出了风声,自己是护送阳山舒玉晗回阳山的。

    嗯……放出这个风声,那也是防止五大阵营和那三个武道世家误判,从而引起不别要的误会。

    为了民众,怀城的局势绝对不能在此时就打乱。

    叶青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在海城君山的熊老头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听完熊仁的汇报后,熊老头瞥了一眼熊仁,问道:“你觉叶青去怀城借口得这有问题吗?”

    “老爷,我觉得有。”熊仁应了一声后,说道:“护送一个女孩子而已,用得着叶青亲自跑一趟吗?我认为他肯定还有着别的目的,所以我们得防一防啊!”

    “怎么防?”熊老头耸了耸肩,说道:“怀城的局势很微妙,牵一发而动全身,很有可能引起大乱的啊!”

    “乱了好。”熊仁沉吟着说道:“如果怀城乱了,老爷,我们不就有了机会了吗?”

    “有了机会又如何呢?”熊老头不由的苦笑起来,说道:“这一年来,我们在叶青的面前损失了不少,现在我们在失去了很多资源的情况下,要想成功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所以这段时间,我们熊家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必须等到我们恢复元气后,才能行动。”

    “老爷,可是那个傻子赘婿一直得寸进尺,现在平城也很危险了,如果我们没有什么举动的话,在他的紧逼之下,我们也没有时间来恢复元气呀!”熊仁皱着眉头说道。

    “我们还有机会。”熊老头眯着眼睛说道。

    “什么机会?”熊仁疑惑的问道。

    在他看来,如果无法阻止叶青的步步紧逼的话,熊家还会损失不少资源,在这种情况下,熊家的机会是越来越小了呀!

    “武道之乱。”熊仁的眸子中迸射出一丝戾气,冷声说道:“武道之乱最少持续两三年,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可是老爷,武道之乱一旦来临,我熊家也无法独善其身啊!”熊仁沉吟着说道。

    “大不了,我们收缩我的势力范围。”熊老头瞥了一眼熊仁,沉声说道:“只要我们保住那些秘密的基地,保住我们的武者,一旦海外那边的计划成功,我们就会恢复元气,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完成我们和秦家制定的那个计划了。”

    顿了顿,熊老头将眸子眯了起来,缓缓的说道:“经历了武道之乱,我想那个叶青就算不挂在武道之乱中,叶家的实力也会被损耗不少,如果这样的话,他对我们就不再是威胁了,所以对我们来说,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隐忍。”

    “老爷,那平城呢?”熊仁沉吟着问道。

    “平城不能丢。”熊老头斩钉截铁的说道:“最少在武道之乱来临之前不能丢。”

    “老爷,您是担心如果武道之乱之前丢掉平城,叶青和他背后的罗系阵营会直接对付我们?”熊仁沉吟着问道。

    “是的!”熊老头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只要支撑到武道之乱,那叶青和罗系阵营为了应对武道之乱,就无力再对付我们了,我们就有可能趁着武道之乱修生养息了。”

    顿了顿,熊老头又沉声说道:“同时,怀城也不能乱,怀城如果一乱,同样会打破我们的部署的,所以对于叶青怀城之行,我们还得睁大了眼睛,防止这个傻子赘婿乱来。”

    熊仁想了想,说道:“老爷,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所有精力都放到了平城,如果抽调力量到怀城附近的话,平城那边一旦有意外,那可就麻烦了。”

    “有没有筑城的情报?”熊老头突然看着熊仁问道。

    “筑城内的情报,我们一无所获。”熊仁苦笑着说道。

    “唉……”熊老头叹息了一声,苦笑道:“说真的,有时候我也挺佩服筑城这个傻子赘婿的。”

熊仁撇了撇嘴,说道:“老爷,那混蛋有什么值得您佩服的啊?”

    熊老头瞥了一眼熊仁,说道:“虽然他是我们的敌人,但他的确是有本事的,不说他逼得我们不得不推迟计划,就算他对筑城的经营,那也是不可忽视的,将筑城经营得如铁桶一般,水泼不进针扎不进,放眼整个大华,谁又做到了呢?”

    顿了顿,熊老头耸着肩,说道:“没有人做到,就包括我也从未做到过,这就足以说明他的能力了。”

    “唉……”熊仁叹息了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

    想一想,自家老爷说的都是事实,那个傻子赘婿的确是挺厉害的。

    都让熊家节节败退了,这能不厉害吗?

    熊老头想了想,瞥了一眼熊仁说道:“虽然说我们打探不了筑城的情报,但怀城的情报还是可能打探的。”

    “可是我们在怀城的情报人员并不多。”熊仁苦笑着说道。

    “从平城那边调一些人过去吧,不仅是情报人员,包括武者,嗯……也调一些到伍城去,以备不时之需。”熊老头沉吟着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平城的力量就空了。”熊仁皱着眉头说道。

    “空不了!”熊老头抿嘴一笑,说道:“你别忘记了在平城外面的大山中,我们还有不少小宗师潜伏着,如果平城有情况,我们可以随时将他们调进平城,以应对危机。”

    “嗯……这倒是一个办法。”熊仁点头说道。

    顿了顿,熊仁抬头看了一眼自家老爷,说道:“那老爷,您觉得调多少武者到伍城合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