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红肿跪趴调教h: 瑜伽教练做了

时间:2022-08-11

  所以,当着大家的面,她都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姿态和他相处。

    不是觉得东方澈丢自己的脸,单纯是不想给那些有心人太多诋毁他的机会。

    她是无所谓,她一向都不怎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

    可东方澈不一样,无论在哪里都能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

    再说了,他和火狼一样,也是适婚年龄。

    要是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耽搁了他们找女朋友,她会过意不去。

    轻歌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明明过去那么希望火狼后悔,回来找自己的。

    可等现在他真的回来了,她却似乎没了当初的那份冲动。

    是不是她反应有些迟钝,得要再用点时间才能缓过来?

这个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想到火狼以后肯定也会娶妻生子。

    她心里不仅没有半点不舒服,反倒还替他觉得高兴。

    甚至,默默的祝福他。

    可今天知道东方澈也来了公司上班,知道他去了秘书部,那个阴盛阳衰的部门。

    想到从此以后,他身边会出现许许多多的女人,她心里就觉得很不好受。

    是因为过去五年多,东方澈只对她一个人好,他身边也只有她一个人。

    现在想到他身边很快会有其他女的,她觉得自己失宠了,心里才会难受吗?

    轻歌不知道,她也不想研究那么多没有答案的问题。

    哪天他要是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她也会忠心祝福他呀!

    一切,顺其自然吧!

    “在想什么呢?没听到我说话吗?轻歌?在听吗?”

    见轻歌从电梯出来,来到餐厅大堂后,人就这么愣愣站在那里,完全像丢了魂一样。

    东方澈一直守在她身旁,就怕来来往往的人会撞到她。

 

    被他的声音拉回思绪,轻歌抬头看着那张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他们俩明明近在咫尺,她却有一种遥不可及的错觉。

    她很想举起自己的手,去触碰一下东方澈的脸颊。

    可她的手才刚动了动,又被她硬生生收了回来。

    见东方澈还在一瞬不瞬看着自己,只是脸上的笑意也因为自己而慢慢散去。

    轻歌干笑了下:“没什么,就是在想着刚才会议上说的事情,所以走神了。”

    不想东方澈再追问下去,她立即换了个话题:“不是说饿了吗?边吃边聊吧。”

    东方澈心里哪怕也有点疑惑,可既然轻歌这么说了,他也举步跟上她的步伐。

    只是看着进了单独包间,也在服务员那里点了餐的轻歌,他唇角再也找不到常挂着的那抹浅淡笑意。

    或许是两人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就算轻歌不说,他也似能感受到她有心事那般。

    她不开心,他又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是不是不喜欢我来公司上班?”

    想不到其他原因会让她不开心,东方澈只能淡淡问道。

    没想到他会忽然这么问,轻歌抬头对上他的目光。

    微愣了两秒,才彻底反应过来。

    她又很不自觉地笑了笑,摇头:“怎么会?再说了,你去哪里上班,不是你的自由吗?我能有什么意见?”

    “所以,你是真的不希望我来这里上班?”

    此时的东方澈,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神情也说不出的严肃。

    在轻歌看来,她唯一不喜欢的是往后有那么多女的围绕在东方澈身边。

    而东方澈,想的则是轻歌之所以不喜欢自己来这里上班,是怕自己耽误到她和火狼的生活。

    “没有,你想太多了。”

    轻歌抿着唇,很想和他坦白,有些话她又不太好意思说出口。

    难道她和东方说,让他以后不能和其他小姐姐靠的那么近吗?

    自己和他又不是情侣关系,凭什么这样要求他?

    就凭他以前说喜欢她,她就可以这么做吗?

    “是吗?为啥我不觉得是我想太多?而是你不想和我说实话?”

面对东方澈的追问,轻歌沉默了。

    毕竟他猜得对,她有些事情瞒着他。

    可哪怕是这样,她还是不能将自己刚才的想法说出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