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 太紧了h| 王亚平的父亲是谁

时间:2022-08-11

   为了让自己说的话更有说服力,轻歌就在那零点零一秒的时间里,努力想出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借口。

    “今天的会议原本是明天举行的,可因为一些工作上的调动,提前就开了。”

    “正因为这事,我就感到有点压力,我怕自己胜任不了这次的任务,我担心做不好。”

    “担心这么多做什么?我可从来不觉得你能力有多差,是你给自己太大压力了。”

    或许是,轻歌说的,东方澈真的相信了。

    又或者是,他也不想逼着轻歌说那些不愿意说的话。

    东方澈也没再追问,而是附和着她的话题说道。

    轻歌抿着唇,像似在思考着问题。

    好一会,她才继续道:“也不是这么说,毕竟这次的任务和往常的都不太一样。”

    “就是之前我当你拍摄模特的那项任务?”

    轻歌回视着东方澈,颔首:“嗯,刚开始我也只是一味模式有点不太一样而已。”

    “可接手了之后才发现,很多东西操作起来,确实和过去很不一样,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

    “没事,以后有我呢,你要是觉得自己处理不过来就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轻歌浅浅一笑:“谢谢。”

    东方澈两道好看的浓眉微微蹙起:“怎么忽然对我这么客气?是要和我生分了吗?”

    生怕他误会,轻歌连忙摆手:“没有,你别想那么多,我、我怎么可能会和你生分?”

    “既然不是生分,那为什么还要和我这么客气?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的,不是吗?”

    轻歌没说话,低着头,有点像犯了错的小孩那般。

    看到她这模样,东方澈心一下就软了。

    刚想要开口安慰,服务员却在此时端着托盘,拿着他们的午饭走了进来。

    “东方先生,申屠监制,你们的东西都上完了,请慢用。”

    礼貌交代完,也将东西放在他们的餐桌上后,服务员识趣地从包间退了出去。

 

    出去之后,还不忘给两人把门关上。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先填饱肚子再想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嘛,这不是你的口头禅吗?”

    轻歌点点头:“也对,快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想事情。”

    见她脸上终于寻回了一贯的笑意,东方澈也跟着她一样,唇角含笑地吃了起来。

    “对了,你还没认真回答我,为什么忽然想到来这里上班呢,你平时事情不是够多了吗?确定自己可以忙得过来?”

    一边吃着午饭,轻歌一边看着东方澈,装着随意问道。

    只有她知道,自己有多希望能听到东方澈最真实的想法。

    过去和他住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没发现自己有这么在意他的事情。

    大概是上次他的突然离开,对她打击确实有点大吧。

    俗话说得好,只有亲身经历过之后,你还会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不是说了,就是想和你成为同事呀。”

    东方澈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也没去看她,只是淡淡回应了句。

    要不是因为轻歌在这里上班,他才不会来这里。

    相对于和她成为同事这一说,他更注重的是能在往后的日子,争取更多和她相处的机会。

    只不过,这些话他没打算和轻歌说的这么清楚明白。

    只要他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样就足够了。

    轻歌却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这人就是这么不正经,不就是一个理由吗?这么小的事还要瞒着我吗?”

    她哼了哼:“还说我生分呢,我倒是觉得你和我挺生分的。”

    轻歌是不知道,自己这嘟哝起小嘴的可爱小模样,看在东方澈眼里,多让他赏心悦目。

    他勾唇一笑:“好啦!我说的,你也不信,又说我生分,那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轻歌努着唇:“可是,我觉得你说的理由,根本就不像是理由呀。”

    “你有多忙,我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为了和我做同事,还给自己找那么多事情。”

    他又不缺钱,干嘛要让自己这么累?

    “信不信由你,反正该说的我也说了。”

    对于这个问题,东方澈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去讨论。

    反正他之所以来这里上班,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小丫头。

    既然她不信,他也没辙。

    “说说你最近的工作吧,看看有什么地方我是可以帮到你的。”

    给轻歌夹了快排骨放在她碗里,东方澈笑着说道。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嘛,或许我也有点用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