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小粉嫩的小肉腔: 肉车写得好刺激的小说

时间:2022-08-12

     何言风撇了撇嘴,最后,只得无奈地把盒子中的东西拿了出来。

        “哈哈哈……”就在何言风把东西拿出来的那一瞬,现场再次响起了哄笑声。

        是榴莲!

        没错,盒子里面装的就是一个大榴莲。

        何言风拿着榴莲,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眼前这个小个子女生真的是自己的粉丝吗?

        不会是来故意捣乱的黑粉吧!

        “你确定是我的粉丝?”何言风无可奈何地瞅了一眼小个子女生。

        “何老师,我确定是您的粉丝,这个榴莲是我特地挑的,给木木女神补补身子,而且榴莲壳也是很有作用的。”小个子女生咯咯一笑,他把“很有作用”四个字念得格外认真,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哈哈哈……”这一下,选手们的哄笑声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何言风则是满脸苦笑。

        “你这个礼物我很喜欢,送的很符合我的心意。”阿依慕似笑非笑地看了眼何言风手中的大榴莲,她的眸中流露出了一抹狡黠。

        “我记住你的声音了。”何言风则是开始“威胁”。

        “没事,后面进我的战队就可以了。”不过他的“威胁”注定没有任何作用,因为阿依慕又一次和他唱了反调。

        一个小插曲过后,何言风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挥了挥手,“时间不早了,大家都没吃,还是早点回去吧!”

        说罢,他又叮嘱了一句,“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互动结束,何言风抱着大榴莲,回到了大巴车。

        大巴车启动,本来是准备带他们去吃晚餐的。

        不过却是被何言风给拒绝了,跟着他们吃晚餐,估计又要被全程拍摄,还不如他们两个随便找个地方吃点来的自在。

        节目组劝了几句,见何言风和阿依慕已经打定了主意,只得无奈答应下来。

        下了大巴车,两人随便遮掩了一下,找了个餐厅,享受了一顿双人晚餐。

 

        约莫八点半左右的时候,两人方才回到了滨江时代。

  “今天这一天下来,挺累的吧?”晚上,家中,梳洗过后,何言风给阿依慕倒了一杯热牛奶,同时开口关心道。

        “没事,其实能够听到那么多优秀的声音,也是挺开心的一件事情。”阿依慕抿了一口热牛奶,斜靠在床头上面,脸上溢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瞥了一眼一脸殷勤服侍自己的何言风,她蓦地想到了什么事情,而后眸中迅速闪过了一抹狡黠,“对了,之前那个女粉丝送给你的礼物呢?”

        “呃……”何言风听见阿依慕的话,瞬间想到了那个大榴莲,整个人突地怔了一下。

        他有些无奈地想道:怎么还有这茬,不是已经翻篇了吗?

        这般想着,他直接采取了选择性遗忘的策略,来了个装傻充愣,“什么女粉丝,我哪有什么女粉丝?”

        阿依慕自然不会给何言风装傻充愣的机会,她直接开口点破道:“就是今天下午的那个,送你榴莲的女粉丝。”

        何言风闻言,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而后直接开口否认道:“那个啊,那个绝对不是我的粉丝,我觉得,她应该是我的黑粉。”

        “我不管她是你的粉丝,还是你的黑粉,我好奇的是……那个榴莲该怎么处理?”说到这里,女孩儿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榴莲啊?怎么,现在你就饿了?我觉得,现在最好还是别吃,大晚上的,吃这玩意儿,太补了,容易失眠,睡不着。”何言风听了这话,选择继续装傻充愣,顾左右而言他道。

        “我又没说要现在吃掉那个榴莲,那么大一个榴莲,我也吃不下。”阿依慕看见了何言风的挣扎求存,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明显了,她接着说道:“不过之前在抖拍里面,我看到一个视频,一个胸口碎榴莲的视频,我觉得挺有趣的,要不,你给我表演一个?”

        “咳咳咳……”何言风听了这话,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哎哟,我的阿姐老婆,你这是想年纪轻轻就守活寡呀!”

        胸口碎榴莲,亏她想的出来。

        至于说是什么在抖拍上面看到的,估计就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已。

        反正何言风是没有刷到这个视频。

        看到何言风的剧烈反应,阿依慕把嘴巴凑了过去,而后吐气如兰地窃窃私语道:“你想多了,你猜猜,如果你真的挂了,我会不会为你守寡!”

        “呃……”看到了女孩儿的戏谑目光,一时间,何言风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的阿姐老婆温柔善良、秀外慧中,怎么可能会做那种悍妇之事!”反应过来之后,他赶忙矢口否认,同时更换了说法,切换回了舔狗模式。

        何言风虽然极力否认了之前的说法,不过很显然,阿依慕却是并没有立刻放过他的意思,只见她再次开口,而后冷嘲热讽地说道:“什么温柔善良、什么秀外慧中,我明明不是出了名的凶,也许真就是一个悍妇。”

        被逼无奈,何言风只能选择来了个偷梁换柱,偷换概念,只见他直愣愣地把目光凝聚到了阿依慕的胸部,而后嘿嘿一笑道:“那个……阿姐老婆,你误会了,我说的是这个汹,而不是那个凶。”

        感受到何言风的目光汇聚之地正是自己上身的傲人所在,阿依慕立刻反应了过来,而后羞红了脸,怒骂道:“你要死了你!没脸没皮!”

        说话间,她的手掌已经毫不犹豫地伸了过去,并且准确无误地揪住了何言风腰间的软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