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奶罩摸下面我娇喘黄文嗯啊* 含好不许吐h

时间:2022-08-12

   他相信,在自己刚刚出去安抚选手的时候,姚俊生肯定打电话了解了这件事情。

        事实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姚俊生确实了解了其他海选点的情况。

        他摇了摇头,给了何言风一个悲观的答复,“除了咱们这里,其他几个海选点也都爆发了这种情况,但是他们那边……”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没有任何一个导师在场。”

        “没有也正常,毕竟节目组只给了一场的通告费,像我这样义务帮忙的,毕竟少见。”何言风叹了口气。

        其实,一场海选的通告费并不多,对于像何言风这种咖位的艺人来说,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但是艺人的行程都是安排好的,如果【大唐飞歌】这边没有通告,人家肯定要安排别的事情,即使没有安排别的事情,在家里休息一天不香吗,干嘛来这里义务劳作,毕竟像何言风这种时间比较富余,且有一定责任心的艺人可不多。

        “这个,我也无能为力,你们自己想办法补救吧,现在,叫下一位选手吧。”轻轻摇了摇头,何言风没有再和姚俊生讨论这件事情,而是安排继续开始考核,他可没有忘记,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贾蓉,阿依慕面带微笑地说道。

        早上,何言风离开后,百无聊赖的阿依慕也没在家里待多久,没过多久,她便驾车离开了滨江时代的家里。

        本来,她是准备和往常一样,去月玲工作室的,不过开到一半的时候却是心念一转,而后操控车子更改了方向。

        没过多久,阿依慕便是驾车来到了西艺,她打算,趁着学校已经放假,学生不多的时候在学校里面逛一逛,顺带帮何言风打扫一下教师公寓。

        可是让她颇为意外的是,走到13栋502的时候,旁边的房间门突然打开了,而且从中走出的人还是贾蓉。

        蓦地看到阿依慕,贾蓉也是颇为意外。

        于是两人相视一笑,而后相邀来到了第一食堂的明月咖啡屋。

        “昨天才刚刚考完,准备今天收拾收拾,再离开。”贾蓉抿了一口咖啡。

        “体育课要拖到昨天?”阿依慕也是抿了一口咖啡。

        “实践课已经考完了,昨天考的是理论课。”贾蓉解释了一句。

        阿依慕更加疑惑了,“体育课还有理论课?”

 

        “以前没有,这几年刚刚加的,就是教些体育健康知识,预防学生们锻炼不当,不仅没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反而伤了身体。”贾蓉继续为阿依慕解释。

        阿依慕闻言,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难怪之前何老师说,孙老师期末考试的时候还要给学生划重点,之前我还纳闷,体育课哪来的重点。”

        接下来,两人又闲聊了一阵。

        等感觉现场的氛围差不多了,比较轻松了,阿依慕方才开口问道:“怎么,看你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其实刚刚见面没多久,她就看出来了。

        贾蓉虽然一直在和她谈笑,但是眉间的抑郁却是隐瞒不过阿依慕的眼睛。

        “被你看出来了。”被阿依慕看了出来,贾蓉也就没有了继续隐瞒的意思。

        “沈佳燕回来了!”

        沉默良久之后,她吐出了一个让阿依慕颇为惊讶的消息。

  “又怎么了?”何言风再次看了一眼窗外的情况,而后忍不住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他看了看时间,接近十一点半,这才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居然又出现了刚刚的问题。

        是的,刚刚匆匆一瞥,何言风看到了,外面又出现了乱糟糟的情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才维持了这么点时间。

        之前自己不是已经出面,把选手们的情绪都稳定住了?

        何言风想不通,也不去多想,而是直接开口问向了不远处的姚俊生。

        姚俊生下大巴车问了问,片刻后,又返回,他开口回答道:“其他几个海选场地的事情被捅出来了。”

        何言风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没办法,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情肯定瞒不住,毕竟很多参赛选手之间都是互相认识的。

        他们肯定会和彼此聊起关于海选考核的事情,特别是在出了这种问题的情况下。

        “上午先到这里吧。”何言风简单吩咐了一句,而后便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别的海选点他管不着,也无能为力,不过西湖这个点是他的主场,不能乱了。

        想了片刻,他突然开口问向身边的姚俊生,“午餐准备好了没?”

        “呃,已经叫了,正在路上,估计很快就到了。”虽然被何言风的思维跳跃整的有点懵,不过姚俊生还是如实回答道。

        兴许何言风也觉得烦,没了继续考核的兴致,准备先吃饭吧。

        “待会儿到了,我立刻吩咐人给您拿过来。”姚俊生继续说道。

        何言风却是摇了摇头,“给选手们先发盒饭。”

        说罢,他蓦地想到了什么事情,而后又吩咐了一句,“还有,记得不要给我加什么,选手们怎么吃,我就怎么吃!”

        “何老师,您?”姚俊生颇为疑惑,不明白何言风究竟想要做什么。

        何言风也没有和他解释,现在,解释也没有用,等下盒饭到了,就知道了。

        过了十来分钟,盒饭到了,姚俊生第一时间吩咐人拿了一个给何言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