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强奷系列小说& 玩弄哺乳期少妇系列小说

时间:2022-08-12

     这工作人员也太没眼力了,就不知道多拿几个,就算何老师不吃,也还有我呀。

        “够了!”

        这盒饭,昨天他就吃过了,味道还过得去,当然,也紧紧只是过得去而已,远没到好吃的地步。

        何言风接过盒饭,并没有立刻打开,而是直接走了出去。

        “何老师!”姚俊生大概想到了什么,声音蓦地提高,有些感动。

        “出去吃。”何言风没回头,而是声音如常地吐出了三个字。

        “谢谢你,何老师。”看到何言风端着盒饭离开了大巴车,姚俊生又喃喃地补充了一句。

        大巴车车门口,何言风端着盒饭出现,他扫视了一眼,而后看到,不少人都已经领到了盒饭。

        看到他出现,大巴车四周,一众选手立刻骚动了起来。

        “何老师!”

        不少选手开始朝他挥手,何言风也不拘束,他拿着盒饭,直接朝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走了过去。

        这下,那个方位,人群更加骚动了,搞的几个安保人员一阵警惕。

        “累了一个上午了,相信大家都饿了吧。”何言风声音爽朗地朝着人群说道:“反正我是真的饿了。”

        说话间,何言风朝一位节目组安保人员挥了挥手,安保人员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却是犹豫了起来。

        直到收到紧随而来的姚俊生的示意方才放开了一个口子。

        何言风微微一笑,穿过口子,朝着几位已经领到了盒饭的选手问道:“能挪个位子吗?”

        几位选手看到何言风走过来,整个人都懵了,他们本能地挪开了一小块地方。

        挪开之后何言风方才看清,居然是一小节台阶,他也不嫌弃,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何言风一屁股坐入选手群中,这一幕,不知道看呆了多少人,他们的脸上齐齐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待得反应过来后,他们中,大部分人已经忍不住议论了起来。

 

        “何老师和我们吃一样的盒饭!”

        “何老师也太接地气了。”

        “我也好想坐到何老师那边去。”

        选手们窃窃私语,议论纷纷,然而何言风却是仿若没有听见一般。

        他直接打开盒饭,而后发出了欣喜的声音,“咦,我这里居然有个鸡腿,看来,今天的伙食不错!”

        说话间,他侧头看向了身旁的几位选手,“让我看看,你们的盒饭都有什么?”

        看到何言风如同串门的邻居一般,边吃边问,身旁几位选手都有点懵,不过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一个卷发男生声音激动地说道:“何老师,我的盒饭里面有牛腩!”

        “我的有梅菜扣肉!”

        “我的有荷包蛋!”

        何言风闻言,笑了笑,而后猛扒了几口饭,“不错,不错,今天的菜不错,大家一定要多吃点。”

        何言风边吃边说,如同打开了话匣子一般。

        “我跟你们说,这吃饭呀,一定要人多才好吃。”

        “我听节目组说,今天的盒饭和昨天是同一家定的,不过我吃着就是觉得,今天的更好吃!”

        夹起鸡腿,狠狠咬了一口,何言风开口问道:“你们觉得呢?”

        “我也是这么觉得,吃饭就是要人多才香,哈哈哈……”一个背着吉他的小伙子立刻开口附和,他直接张大嘴巴,一口几乎咬掉了半个荷包蛋。

        “来来来,给我拍个照,我居然有朝一日能和我的偶像一起吃饭!”一个络腮胡子立刻凑了过来。

        何言风来者不拒,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搭在络腮胡子的肩头和他合影,他这般没有架子,这般接地气的举动,更是引得现场爆发了阵阵的轰鸣。

        不少人都开始朝他所在的这个方向汇聚,一时间这里仿佛成了大型工地就餐现场。

        何言风和他们亲密攀谈,如同邻居一般,和他们唠嗑聊天,人群中更是不时有欢声笑语传出。

   何言风和海选的选手们一起,坐在台阶上吃盒饭,慢慢的,随着人群的汇聚,他周围的人变得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全都坐满了人,就是简单吃个盒饭,竟是吃出了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对此,何言风却是泰然应之,实际上,在出大巴车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了,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甚至这就是他希望看到的情况。

        他扫视了一众海选选手一眼,继续和他们闲话家常,他看到有些海选选手的手里并没有盒饭,于是开口问向不远处的节目组工作人员,“怎么,你们没有给他们发盒饭吗?”

        何言风说这话,用的几乎是质问的语气,有点像为农民工讨薪的热诚记者一般,几位节目组工作人员闻言,一脸无奈,刚准备开口,“受害者”却是先一步为他们开解道:“何老师,不要怪几位节目组的老师,是我们自己不要的。”

        看到何言风投来疑惑的目光,他们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解释道:“那个,我们点了外卖,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就到。”

        “不是他们漏发就行。”何言风脸色稍霁,露出恍然的表情。

        “我们哪敢!”几位节目组工作人员差点遭了无妄之灾,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他们是真的不敢,就上午出现的两次骚乱,他们是巴不得把这些“海选大爷”伺候得舒舒服服,生怕他们继续折腾。

        当然,何言风之所以这么做,也只是摆个姿态而已。

        他自然不可能真的责备节目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