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地方做纯h1V1/ 快穿之攻略多个男人h

时间:2022-08-12

   当然,他们之中,也不是没人觉得,何言风是故意这么做的,不过这种“明白人”毕竟只是少数。

        何言风这一“为选手讨饭”的行为,为他圈了不少粉,也让现场的氛围变得更加融洽。

        “何老师,我有个同学,在汉东那边,他,他也想来我们这边考核!”就在何言风与身边选手们谈笑正欢的时候,距离他不远处,一位身形略显瘦削的女生突然开口说道。

        何言风闻言,心头一动,立刻朝瘦削女生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他面现疑惑,开口问道:“汉东,为什么要来这里,我记得,汉东那边也是有海选点的?”

        瘦削女生见何言风看向自己,微微有些胆怯,声音弱弱地回复道:“那个,他那边没有导师在考核,所以……”

        “你说的是这事啊!”何言风闻言,神态轻松地笑了笑,“这事,很正常。”

        顿了顿,他接着往下说道:“本来,节目组就只安排了一天的导师海选考核。”

        “我们都只是接到了一天的通告。”看到众人尽皆露出疑惑的表情,他继续解释道:“你想想,是不是也没收到类似的宣传。”

        众人听了何言风的这番话,纷纷陷入了沉默中,之前他们起哄,闹,就是因为何言风和阿依慕没来,觉得自己被节目组欺骗了,现在想想,其实节目组压根就没有欺骗他们。

        因为节目组根本就没有说,这三天都是导师在进行考核,当然,节目组也没有就此事进行说明。

        不远处,姚俊生看到何言风竟然主动提及此事,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这种事情,和选手们根本说不清楚,毕竟他们本身也是底气不足,做的有点偷奸耍滑。

        若要较真起来,节目组肯定是有责任的。

        现在,看到何言风主动挑起这件事情,他是既感动,又有些担心。

        不过幸运的是,现场,并没有选手与何言风较真。

        他也很聪明地主动替节目组揽责,“当然,这件事情,节目组宣传不到位,肯定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说到这,他突然笑了,而后声音温柔地对着刚刚开口的瘦削女生说道:“这些都是题外话,现在,我要说的是,最好告诉你的同学,让他别来西湖这边。”

        话不停辍,他继续说道:“因为那边是专业的声乐老师在考核,会给出最为客观的结果,而我这边则不同,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的判断肯定是带着主观认知的。”

        说到这,他也不吝直接贬低自己,“说白了,有些不错的声音,在我这里,可能因为我的主观审美而被‘错杀’了,但是在汉东那边,甚至是在其他海选点,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说到这,他哂然一笑,“所以,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告诉你同学,千万别过来,就留在汉东,不只是你,也包括其他海选选手……”

        何言风顿了顿,而后接续道:“如果你们有认识的同学或者朋友,如果他们正在抱怨别的海选点,或者在赶来的路上,我建议,他们最好别来,留在本地考核,肯定比在我这好。”

        话到此处,他又自嘲地笑了笑,“毕竟你们也看到了,今天的考核,只有我一个人,如果我的主观判断出现了问题,连个拦住我的人都没有。”

        说罢,看了看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的盒饭,何言风直接将其合上,而后猛地用筷子戳了下去。

        啪!

        快餐盒被戳破。

        如此利落、熟练的一幕,看在周边海选选手的眼中,纷纷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一开始,他们还有懵,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明白了何言风这么做的目的。

        快餐盒被何言风这么一戳,根本没法再用,也就防止了一些不法商家将其回收利用。

        当然,也有一些不理解的,他们在听了周边人的解释后,也是明白了过来。

        然后,一个、两个……一众海选选手们纷纷模仿,也用筷子戳破了快餐盒。

        于是,海选现场发生了十分奇特的一幕,只听得噼里啪啦犹如炒豆子般的声音不断地响起。

        紧接着,这样的画面,何言风用筷子戳破快餐盒的视频,选手们纷纷模仿的视频,很快便出现在了抖拍上面,然后迅速发酵。

        不过这一切,此时此刻的何言风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他已经起身,离开了台阶,往回走了。

        刚刚回到大巴车,姚俊生便是立刻送上了自己的感激,“何老师,谢谢你,谢谢你为节目组说话,也阻止了其他海选点的选手来到这里。”

        “别谢我!”何言风摇了摇头,“这里毕竟是我的主场。”

        “还有,闹哄哄的,我也没法专心考核。”顿了顿,他接着说道:“最后,我建议你们别太乐观!”

        “我虽然给了他们一些建议,但是,肯定还有很多选手通知不到的。”

        他摇了摇头,给了姚俊生一个建议,“我建议,做好准备,肯定会有不少别的海选点的选手赶到这里来。”

        “这……”听了何言风的建议,姚俊生有些懵,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当然,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而是有些不好意思,难以启齿。

        何言风看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无奈叹息了一声,“说吧,想要我怎么做?”

        虽然开口问了,不过对于姚俊生的想法,他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

        果然,接下来,对方的话便是证实了何言风心中的猜测,“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别的海选点的选手来到这里,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加个夜班?”

        说这话的时候,他都是小心翼翼看着何言风的,生怕后者会不开心。

        毕竟后者已经免费帮忙一个白天了,还要人家义务加班,实在有点过分。

        想到这里,他又立刻补充了一句,“当然,通告费这块,我可以做主,给何老师结三倍的。”

        这点,姚俊生相信,只要自己报上去,无论是田导还是牛制作都会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