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过岳下面毛|20分钟的叫床录音

时间:2020-09-02

 若有所指的道:“你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我的地位这么高呢,不过爸,你知道小乖乖和小宝贝的意思吗?”

至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自然是知道,但我还是装着茫然的样子:“小乖乖和小宝贝不是宝贝的意思吗?在我们家,你就是宝贝,回头我一定让强子把你捧在手心里。”

 

“真的吗?”她开心的道:“那我可是记住了你说的哦,我就要当小乖乖小宝贝。”

 

“当然是真的,我就算是骗谁,也不能欺骗我的小乖乖。”我又给她夹了一筷子的菜:“来,我的小乖乖,你多吃一点。”

 

也不知道她是装着没听到还是故意装着,也给我夹了一筷子的菜,笑嘻嘻的道:“爸,你也多吃一点,晚上还要做别的呢。”

 

听到她的话后,我心里更加的活络,这晚上还要做别的,难道是说除了跑步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活动?

 

这句话就像是启动了我心里的小恶魔,我一边胡乱往嘴里扒拉饭菜,一边揶揄的笑道:“你说的做别的做什么?”

 

“当然是做你爱做的事情了。”说完之后,她还给我一个让我看上去有些暧昧的眼神。

 

仅仅只是看到这个眼神,就足以让我这些年沉寂的那些欲望瞬间又翻涌出来。

 

这一餐饭吃得我几近神魂颠倒,不可否认,这个青春靓丽的女人给我一个已经成功把我所有的情欲斗殴释放出来。

 

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样,直到吃饭以后,我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直到我走到阳台上准备抽烟时,看到儿媳正准备晾晒的床单,我这才彻底魂回体内。

 

此时,她正在晾晒的就是我的床单,上面还残留着我们昨晚战斗时留下的印记。

 

于是我笑眯眯的道:“小乖乖,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一大中午的就给我洗床单,我记得这床单前两天不是才刚洗过的吗?”

 

“前两天洗过的就不能洗了吗?”儿媳俏脸上升起两抹浮云,千娇百媚的白了我一眼,道:“也不知道爸你昨晚做了什么,床单上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水渍,爸,你晚上是不是尿床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我看她的神情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而且今天早上我跑步回来,才发现她收好的床单,要是说她不知道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女人的心思一般都是比较特别,尽管有些事情明明想着要去做,却还要绕一大圈子。

 

有人不是说了,女人心海底针嘛,所以,女孩子的心思你别去猜。

 

我嘿嘿一笑:“这不是昨晚做了好梦嘛,所以可能有有些反应了。”

 

“是什么样的好梦呢?”儿媳把手里的被单摊开,然后娇滴滴的喊了我一声:“爸,你来帮帮人家好不好?”

 

这一句人家弄得我几乎就要魂出体外,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是怎么想出这些词的,但无一例外地都撩拨着人的心弦,光是一听上去就足以让人把持不住,更别说是还有那勾人的小眼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发现儿媳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溢着那种几乎无法掩饰的挑逗。

 

仅仅是那一颦一笑,就让人几度疯狂,更别说她那短裤下白花花的大长腿。

 

我现在突然理解那些小年轻说的腿玩年是什么意思了。

 

“好叻。”我应了一声,便和儿媳一起把床单拉开,然后晾晒上面。

 

“对了爸,你还没告诉我做了什么好梦呢。”儿媳隔着床单问我,即便是被床单遮住她姣好的身子,但俏脸的脸庞仍让人心神荡漾,恨不得伸手过去轻轻捏住。

 

毫不怀疑,即使是我轻轻一捏,估计这小脸蛋都能捏住水来。

 

我笑了笑,道:“我昨晚梦见你变成女骑士,骑在一匹烈马上驰聘疆场呢。”

 

“那后来那匹马被驯服了吗?”儿媳跟着问道:“我变成女骑士和你说的什么反应有什么关系吗?”

 

她现在完全就是装的,要是我还看不出来,那我这几十年也算是白混了。

 

我嘿嘿一笑:“因为你变成了女骑士,所以我也跟着跑得一身都是汗。”

 

儿媳娇媚的白了我一眼,道:“爸,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说谎不眨眼睛的?那分明不是汗。”

 

“不是汗那是什么?”我紧追不放的问道。

 

“哼,不理你了。”儿媳提着空桶回到了屋里去。

 

恍惚之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和妻子刚谈恋爱的时候,要不是身材和体型不一样,我真的就以为是妻子回来了。

 

我又摸出一支烟,在阳台上抽起来,隔着隔间的玻璃,我看到儿媳盘腿坐在沙发上,那慵懒的样子让人真是恨不得立马搂在怀里狠狠怜惜。

 

也不知道儿子到底走了什么运气,居然会娶到怎么一个女人来。

 

我现在已经没了嫉妒的心理,有的就是多年来一直压抑的可怕的欲望,简直就像是核弹一样。

 

把手里的烟头一丢,我便起身返回屋里,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盘腿坐着的儿媳,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继续挑逗。

 

不过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你若是死乞白赖的用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说不定还会觉得你这个人没品,还不如时不时的给她一点小惊喜。

 

可就在我准备回到房间里时,儿媳突然喊了我一声:“爸,人家刚才拖地,胳膊好酸,你帮人家揉揉好不好?”

 

看着这白皙玉藕一般的手臂,我心里暗道:别说是揉一下,就算是揉个十年八年的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