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我硬了 让我进去,我趴在女朋友胸上亲

时间:2020-09-02

 也依旧让她那张被手掌捂住的性感小嘴儿中,爆出了媚人的嘤咛。

那嘤咛声宛若天籁,直把我的魂儿都给勾飞了,飞向她迷人的身下……

 

我很暴躁,今天我非得弄了韩琳不可,我就是想要她!

 

右手紧紧抓住韩琳身前用力下拽,她吃痛不过只能弯下纤细的腰身。

 

只要她弯腰了屁股必然撅起来,然后我就可以痛痛快快的一下子弄进去,享受她的妩媚!

 

只是……很多事情想的很美,发生起来却并不美。

 

就在我准备这样做的时候,韩琳发出了羞恼的警告——

 

“孙斌,你敢弄进来我就大声喊,大不了咱们两败俱伤,我不要脸了,你也进监狱里面蹲着去吧,我绝不会再纵容你这个臭流氓!!!”

 

听的出来,韩琳这会儿是真的恼了。

 

想想倒也是,真要弄进去,她一个初女哪受的了那种痛,肯定会忍不住喊出声。

 

她一出声别人就会发现,所以不管她是否报警,我都会被警察给带走。

 

前面的暴躁,都是基于对她懦弱心理的利用,眼下她被恼火给点燃了,不懦弱了,这……

 

很犹豫,想放弃,但舍不得她那具娇媚的胴体。继续做,又必然会被警察给带走。

 

思来想去的,我决定还是忍一下,都跟韩琳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她丈夫在那方面又不行,我何必急于这一时,强行进入她娇媚的小身子呢?慢慢来,我完全可以更长久的占有她!

 

想通了这点,我也就不强迫跟韩琳发生关系了,但是她娇媚的小身子我却依旧不舍得。

 

因而下一瞬,我就在利用她那双玉嫩美腿的夹弄,紧贴着她那娇媚的小地方来回磨蹭着。

 

“老师,我不进去了,我就这样在你这磨蹭几下,我过过瘾,你也感受下真正的男人到底什么样子的。毕竟很大很强硬的,对吧?”

 

在我问起这些的时候,韩琳羞到不肯回答,但是好在也没有拒绝。

 

所以我完全有理由认为,她这是默认了我的行为,也殷切感受起了我那儿带给她的刺激……

 

感受着韩琳胸前的两蓬美好,身子又轻轻的蹭动着,这让我超级的舒坦。

 

谁能想到,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冰山女神,如今在公交车上竟然被我这种亵玩着。

 

不光是身体上感觉很舒服,就连心理上我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富有成就感。

 

我都想好了,今天在公交车上,哪怕是不能弄进去,我也得把韩琳玩个酣畅淋漓才行!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突然‘砰’的一声爆响,随即脚下的公交车就来回晃动起来。

 

爆胎了,在司机师傅卓越的驾驶技术下,公交车终于成功停靠在了路边。

 

这时候车内所有人都慌了,到处观望,我也不敢在肆无忌惮的玩弄韩琳,赶紧撤回手收拾好。不过她那件黑色丁字小裤,却是被我紧紧抓牢在手中,这可是我的战利品!

 

司机师傅表示意外,大家也都理解,纷纷下车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

 

韩琳仗着体形娇小,在人群中跟泥鳅似的钻来钻去,不多会儿就先我下车了。

 

我当时就不爽了,想跑?我还没玩够呢!

 

哪怕今天没机会弄进去,我也得亲口尝尝你那儿到底是个什么滋味的才行!

心里惦记着,我迅速追下了车。

 

途经那个比较凶的大光头的身边时,他被我挤的不爽了,当时就怒道:“你挤个屁呀你!”

 

我眼瞅着韩琳都下车往远处跑了,我还没下车呢,不由得当时就急眼了。

 

“你特么再逼逼一句试试?我给你把脑袋捶个稀碎,不信你麻痹的就试试,滚开!”

 

也是情急了,我才不过脑子的骂了这么一句。

 

骂完我就后悔了,这大光头看起来挺凶的,万一他要再跟我动手,我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但令我感觉到意外的是,这货看着凶,其实是个超级大怂逼。

 

被我一句骂后,竟然老老实实的窝在那不敢吭声了。

 

草,原来欺软怕硬的不只是韩琳一个啊,大家都有这个尿性!

 

意识到这点,让我以前卑微的心态有了明显的变化。

 

不过眼下已经顾不得这些了,我更关注韩琳的去向,于是我迅速的下车,追向了韩琳。

 

只是这时候韩琳已经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上车了……

 

韩琳跑了,这让没能再她身上索取到更多的我,心里相当的不爽。

 

我就不信了,你跑的了和尚还跑得了庙?

 

已经看透了她冷若冰霜下的懦弱本质,我心里对她充满了爱的觊觎,我非要撩她不可!

 

在原地等待了会儿,专程上另外一辆公交车后,我就赶去了学校。

 

到达学校的第一时间,我没去教室,反而去了韩琳的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门前后,我闻了闻手上那条黑色的丁字小裤,上面还有属于韩琳的娇媚味道呢!

 

那么香,那么滑,就好像韩琳那娇媚的身子一样。

 

回味起她胸前那两蓬迷人的傲娇,怀念着她身下那温热的湿润,我暴躁了。

 

我还是想要她,我就是想要她,不能在她那娇媚的小地方留下我来过的痕迹,我难受!

 

所以我直接就推门进去了,连门都不带敲的。

 

可办公室里竟然空无一人,韩琳根本不在这里,难道她没来学校?

 

恰好有别的女老师经过,我向她询问了下,也是巧了,那女老师刚刚从宿舍出来,“韩老师在宿舍呢,有急事的话你就去宿舍找她吧,我得去上课了!”

 

谢过这名女老师,我就直接奔宿舍去了。

 

韩琳啊韩琳,你来学校躲宿舍里干啥,该不会被我弄的那里难受,自己用手解决了吧?

 

可不能这样,你还是初女呢,那宝贵的一层膜可得给我留着,我可喜欢死你了!

 

赶紧往教师宿舍区赶去,好在不像是学生宿舍那样有宿管大妈,所以我进去毫无障碍。

 

不多会儿,我就来到了韩琳的宿舍门前。

 

扭头观望左右,见四下无人我立刻推门走了进去。

 

而这个时候,韩琳正坐在桌前,双手捂住了脸颊,似乎依旧沉浸在我带给她的羞人感受中。

 

我进门的声音引来了韩琳的注意力,她抬起头看我,随即小脸儿上斥满羞慌。

 

“孙斌,孙斌你干什么,这是老师宿舍,你不要乱来!”

 

谁要乱来了?我只不过是本着谦逊好学的态度,过来向老师求教而已。

 

于是下一刻,我就抖漏起了手中那条黑色的性感丁字小裤——

 

“老师,我在公交车上捡了条女性的贴身小裤,学校不是一直教育我们要拾金不昧嘛,虽然这条小裤布料少,但是估计也挺贵的,所以我特地来向你请教下,我要交给谁呀?”

 

“我要不要拿去学校的广播室,让大家广而告之的寻找小裤主人呢?”

 

“对了,老师你要给我作证啊,毕竟你也在那班公交车上,你得帮我证明这小裤确实是车上某个女乘客的,上面还有她发骚时留下的痕迹呢……”

在我话说完后,韩琳就羞急的起身,迅速上前想要抢夺我手中的黑色丁字小裤。

 

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了,我不仅不会让她得逞,反而还直接塞进了我的裤子前面。

 

“老师,你喜欢的话就自己拿吧,我不阻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