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睡着放下算抱睡吗,高H被陌生人

时间:2020-09-14

 孙磊坏笑一声:“小刘,你的声音真好听,能不能多叫一声?”说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啊……好疼。”

刘敏脸色潮红,再次叫出声来。

这充满诱惑的声音,让孙磊更加难受。

没曾想,刘敏继续开口:“孙老师,你一直盯着我那里看……好看吗?”

孙磊脸色一顿,放下了手中白嫩的脚丫子。他把身体靠近对方,用力的嗅着那一股来自女人的芳香。

嗅完以后,还凑在刘敏的耳边,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耳垂,用充满情欲的声音说道:“当然好看,那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

说完,他忽然伸出手去解开对方身上的浴巾。刘敏也没有拒绝,任由对方解开。

她心里对她老公暗暗念叨: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你先找女人。

那我也找男人!

一瞬间,浴巾落下。

刘敏完美的身材都暴露在孙磊的眼中,顾不上那么多,他将刘敏扑倒,张嘴朝着她胸口那凸起的雪白就吞了下去。

“嗯……”

刘敏也没想到,孙磊居然这么直接。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电流划过身体一样,浑身都软了。

她情不自禁的一把抓住孙磊那已然膨胀的地方。

当她真正的握在手里,才发现这玩意实在是太大了,她的手都抓不住。

“嗯……嗯。”

对方一边亲吻着她的那敏感之地,一只手缓缓地朝着平坦的小腹下摸去。

忽然间,刘敏浑身一阵颤抖。

“不……不要,那里不行……”

可孙磊却用力按了下……

突然被对方用力的摁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她把持不住。

但是,对方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快了速度摩擦。

刘敏的身体不自觉的弓了起来,嘴唇紧抿。

一分钟的时间不到,刘敏浑身颤抖,身体微微抽搐,暖流顺着玉腿而下,她感觉被子已经湿了……

孙磊终于停止了动作,轻轻的在刘敏的耳边吹气。

“怎么样?舒服吗?”

刘敏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胸口,脸上的潮红依旧。

“你……你坏死了。”

听到这句话,孙磊很有成就感,还迫不及待的解开自己的裤腰带,身上就只留下平角裤。

孙磊带着一丝坏笑的看向刘敏,说话的时候缓缓脱下了平角裤。

“想要吗?”

刹那间,浓浓的荷尔蒙味道扑鼻而来,刘敏瞪大了眼睛。

“好大……”

“和你老公的比起来怎么样?”

孙磊突然说道,脸上挂着一丝坏笑。

男人,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话题。

一个女人对你怎么样,得看你实力行不行。

“比他的大多了,他就没满足过我几次……”

刘敏丝毫不掩饰,眼中带着一丝渴望的盯着眼前的雄伟。

紧接着,她一手握住了那里……

“嘶……”

孙磊倒抽一口冷气,这种感觉,简直让他有一种爽翻天的冲动。

要不是沉住气,刚刚那几下,就缴械投降了。

他两只手握住那一对大柚子,一边看着对方在自己的身下来回晃动脑袋。

几分钟过后,孙磊叫停。

两人四目相对,不需要什么动作,刘敏自然而然的背对过去,挺起翘臀。

“老公,快要我……”

刘敏大脑一片空白,眼神迷离的喊到。

“我来了……”

孙磊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在刘敏耳边低声道。

孙磊的话久久围绕着刘敏的耳朵,她此刻又期待又害怕。

突然,“嘭嘭嘭”的拍门声,把刘敏和孙磊吓了一大跳。

孙磊本想解开腰间皮带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额头渗出细汗。

刘敏的心跳加速,久久缓不过来,本来的期待被用力的拍门声弄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拍门声还在继续,但这拍门声很快就会变成撞门声了。

孙磊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毕竟做这种事情…就像被捉奸一样。

“赶紧给老子开门!别告诉老子你不在家!”一道凶狠的声音传进了刘敏和孙磊耳里。

孙磊一听,是个男人的声音,还那么凶狠,更加慌了,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毕竟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

“糟了!真扫兴!我老公回来了!怎么提前回来了!”刘敏一边说一边快速的下床。

“你赶紧进我儿子房间躲一躲!”刘敏冲孙磊说道。

孙磊几乎是冲着进刘敏儿子的房间的,刘敏整理了一份,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之后,连忙去开了门。

门一开,门外的男人就进了门。男人穿着一身出差的正装,可是他的样貌却猥琐极了。

刘敏关上门,男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刘敏恶声抢先问道。

“怎么?我不能提前回来?难道你心里有鬼?藏野男人了?!”猥琐男人问道。

这话一出,躲在刘敏儿子房里的孙磊心更加乱了,额头的汗越来越多,他的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衣角。

“金宇!凭什么你在外面有女人我就不能有别的男人?!”刘敏一激动恶狠狠的指着金宇的脸说出了这番话。

金宇一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刘敏,面目变得狰狞。

“臭婆娘,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找野男人,老子废了你!”金宇的语气里充数着浓浓的警告。

刘敏听了她的警告后,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更加生气。

“金宇!既然你敢在外面找,我就敢!”刘敏大声说道。

金宇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花心的男人,在外面找女人也并不出乎刘敏的意料。

刘敏后悔了,当初怎么就跟了这么一个人结婚?

刘敏当初知道金宇是个怎么样的人,却还是选择了和他结婚,甚至不惜与家人闹翻也要和他结婚。

刘敏现在回想起来,可是悔的肠子都青了,他当初怎么就眼瞎,选了这么个老公?

躲在房间的孙磊听着这一场大戏,真心难受,他现在是想快点出去然后回家。

“咳!”孙磊的喉咙一痒,忍不住咳了出声,不仅仅是咳了出声那么简单,而且咳的挺大声。

金宇听到后,不可置信又用着恐怖的眼神看着刘敏,然后看了看传出声音的地方。

刘敏暗叫不好,因为她知道,这金宇可不是好说话的人,金宇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

孙磊要是让金宇发现只怕小命不保!

金宇二话不说地走向了儿子的房间,刘敏惊恐,手脚不听话的动了,刘敏拦住金宇的去路。

金宇怀疑刘敏背着她找了男人的事情,变得更加肯定了。

“让开!”金宇吼道。

刘敏被吓得完全走了神,还傻愣着拦在他的面前,金宇怒了,推开了刘敏进入了儿子的房间。

房间黑漆漆一片,金宇按下了开灯的地方,整个房间变得亮了。

房间简洁,丝毫不凌乱,让人看了真心舒服。不过金宇可不是来看房间的,是来捉奸的。

金宇快速地把门角床底一切可以藏人的地方都找了一遍,竟然出奇的没有发现人!

见金宇没有发现人刘敏慌乱的心才安定下来。刚才金宇找人是看的她真是心惊胆战。

孙磊被发现她也逃不掉!

“说!人藏哪了?!”金宇走到刘敏面前揪着她的头发,怒气冲天地质问道。

“啊!”刘敏感受到了从头部传来的疼痛,有了脾气。

“够了!金宇,我当初就是眼瞎才会看上你个畜生!滚!你在外面找女人,我还没说什么,现在你竟然反过来怀疑我在外面找男人?好啊,真有本事!”

刘敏见金宇找不着人,瞬间有了气场和底气。

“我…!”金宇的话还没说完一道稚嫩的男声打断了。

“爸爸?爸爸!真的是你,我就知道是你!我就知道姥姥不会骗我的!”金宇和刘敏惊讶的扭头看向门外。

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人拖着行李。那是个年老的女人,头发已经有几根银丝了,那是她妈妈王芹。而另一个人还是一个幼小的男孩,那个男孩正是她的儿子。

刘敏的儿子金锦瞪着两条小腿哒哒地跑到了金宇的面前。

金宇被萌到了,立刻收起了那让人害怕的凶狠的表情,变得满脸笑容,和颜悦色的。

金锦跑到金宇面前,伸出两只小手,金宇知道,这是要抱抱的意思。

金宇半蹲下把小人抱了起来,在空中举了个高高,转了几圈。

“嘻嘻,爸爸真好,爸爸没想到你真的提前回来了。”金锦笑得很是天真烂漫。

刘敏脸色恢复如常,走向门外,帮他的妈妈拿行李箱。

“妈,进去吧。”刘敏微笑着温柔的说。

王芹点了点头,走了进去。她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金宇抱着儿子也坐了下来,开心的逗着儿子玩。而刘敏则是进了厨房,倒水给大家喝。

刘敏倒了几杯水出来后,也坐了下来。

“金宇,你和敏儿怎么了?是不是产生了什么矛盾?”王芹脸色严肃的问道。

金宇眯了眯眼睛,笑着摇了摇头,“没啊,妈,我和刘敏感情好着呢,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啊?”

对于王芹问出的这个问题,他会选择隐瞒。

因为他并非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即使他和刘敏已经没有了感情,他也不会选择告诉老人家,因为这很伤人。

“哎…金宇啊你别瞒我了,你们吵架声音我在街上都能听到,你们年轻人千万别意气用事啊!”王芹语重心长对着刘敏以及金宇说。

说着握过金宇的手,又握过了刘敏的手,把两人的手放在了一块,她轻轻地拍了拍放在最上面的手的手背。

“刘敏啊…两夫妻在一起生活最重要的是和谐,所谓家和万事兴,如果金宇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多多包容就过去了…”王芹叮嘱了刘敏。

刘敏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答应了母亲,而金宇也是满脸笑容的样子把事情应付过去了。

刘敏对这个家和金宇已经失望了,不是一般的失望,简直是到了失望透顶的地步。

金宇在外面有外遇的事情已经明显到了极致,刘敏最不能原谅背叛。

刘敏念在金宇是她的丈夫,曾和金宇好好地谈过,金宇被说的不耐烦假装答应不在找外遇。

金宇答应后依旧找外遇,有好几次漏出了破绽,刘敏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一直自己骗自己。

可是最近金宇越来越嚣张了,刘敏受不了了,等待着一次吵架的爆发,这样她就可以撕破脸皮。

“妈,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刘敏语气温和用着关心的态度问她。

“怎么?那么急着赶我走吗?”王芹问道。可见王芹完全把意思曲解了。

“没呢,妈,别乱想,我只是想你多住几天。”刘敏轻声道。

“是啊,妈,刘敏不是要赶你走,我们希望你多留几天。”金宇附和道。

刘敏惊讶了,没想到金宇竟然会帮自己,刘敏突然有些不想闹翻了。

“那就好,竟然你两那么希望我留下来,我就住几天吧。”王芹说道。

“好呀好呀!!太好了!”金锦高兴的跳了一下拍手叫好。

而刘敏和金宇则是因为母亲的这个决定怔半会。

刘敏回过神家,笑了笑,“好,那,妈,我先给你准备房间。”刘敏说完边站起身来。

走到了一间空着的房间给她铺床单。

客厅,王芹给了金宇一个眼神示意他把金锦交给她,然后去帮刘敏。

金宇点了点头,把孩子交给刘敏母亲后走进了刘敏在铺床的房里。

王芹怎么说也活了大半辈子,怎么可能相信金宇和刘敏一点事都没,只不过她不知道金宇在外有女人的事。

两人吵架她可是清清楚楚的,刚来到时,两人吵架的声音外面都能听见,刘敏母亲还听了好一会。

还是她特意让金锦关键时刻出现化解下两人的怒火。

房里,在专心铺被子和传单的刘敏并没注意到金宇进来了。

金宇进来后悄悄地把关门关上了,一点声音都没。

金宇关上门后,立刻卸下了好老公好女婿的形象。

金宇本想骂一顿刘敏,却在刘敏弯腰铺床单时无意中看到了刘敏胸前的两个动来动去的大袖子。

金宇感到身体的某个部位竖了起来。

“该死的…”金宇暗骂道。

本来正铺床单铺的好好的刘敏,突然大叫,只是声音还没来得及发出嘴巴就被捂住了。

刘敏大叫是因为有人突然摸她xiong,还是突然间的那种,换谁都会被吓到。

她刚想叫,就被捂住了嘴巴,因为金宇靠以往对刘敏的了解知道她绝对会这么叫。

即便不了解,这种情况叫也是出于认得本能反应。

要不然他实在忍不住,他是绝对碰都不会碰刘敏。

“没想到,你那里倒是越来越大了…”金宇坏笑道。

刘敏本想咬金宇的手,在听到写到令人讨厌又熟悉的声音后,她才放弃了咬人的想法。

她往后一看,果然是金宇,刘敏狠狠地瞪了金宇一眼,试图拍来金宇的手。

只是,手岂是她手拍就一定能拍到的?刘敏的手一拍,金宇脸色黑了。

本来在mo着刘敏两颗大袖子的手变成了揉,越揉越用力。

“啊…放开…”刘敏被揉的疼忍不住shen吟了一声。

金宇一脸享受激动的样子,听着刘敏的声音变的更加激动了,他好像很久没试过那么刺激的事了。

刘敏像是意识到了现在和金宇的关系不好似的。

“金宇!快放开!”刘敏冲金宇喊道。

“放开?你勾引的我,岂能说放就放?这里隔音很好,我们就算做点什么,你妈也不会听见。想玩欲擒故纵?我不介意陪你玩玩。”金宇说完邪笑道。

金宇说着越来越用力,另一只手甚至开始tuo刘敏的yifu。

“啊…”

刘敏很反感金宇这个人,但她现在好像享受起这种状态来了,恨不得金宇再用点力。

刘敏在享受中完全遗忘了孙磊。孙磊此刻还难受地藏在这房里的床底。

孙磊咳了一声后,担心被发现,趁金宇不注意溜到了另一间房里躲着,完全没想过刘敏她妈竟然要来这住。

本想趁她进来时叫她想办法,结果他刚想悄悄地从床底出去就看见金宇准备进来,吓得他赶紧躲了回去。

他在躲的时候才气起了自己来,因为他明明可以不用躲,就说明自己是刘敏孩子的家庭教师不就没那么多事了吗?

金宇要是不信大可以打电话问问他的儿子,虽然他儿子今天不在没必要补习,但他今天是来收钱的,本就是光明正大的事。

这下好了硬生生变成了偷鸡摸狗的事,这会出去跳进黄河我洗不清。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两人收到了惊吓,立刻慌张的分开了。

金宇的心情则是不大好,因为有人打断了他的好事。

“你们俩怎么了?需不需要我帮忙?”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金宇的好事,金宇有些气急败坏地拉开门:“谁啊!……啊,妈啊。”

门外正是王芹,看着女婿不太高兴的表情,她更加以为自己刚才听见的闹声是俩个人动了手,急忙说:“小宇啊,你们在屋子里干什么呢?动静这么大,我在隔壁都听的一清二楚的,你们是不是动手了?哎呦,日子过得好好的,有什么好好说动手伤感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