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吃奶_演戏时故意进入高H

时间:2020-09-14

 内裤将饱满的嫩肉都显出一个完美轮廓。 这是赵康的儿媳妇,可此时的画面,却让赵康已经失了本心,几乎想要冲破那一层世人唾骂的禁忌。 “不行!太疼了!” 姜柔不由得惊呼一声,俏脸通红,用力的捏着沙发垫,白皙的脖子上有汗珠流淌,呼吸也变得粗重。 “不行,必须消毒,不然伤口会感染。

赵康摇头,一只手贴着那白嫩的小腿,一只手拿着擦了酒精的棉签,清理伤口。 洗澡出来之时,因为地面太滑了,导致摔了一跤,小腿上蹭出了一个伤口。 摸着白皙的小腿,一阵阵的刺痛感让姜柔冷汗直流,小腿也不由得微微颤抖着。 虽然赵康是在给她擦药,目光却时不时的看向那黑色幽谷,饱满的隆起让人遐想无穷。 他早就有反应了,若不是一直控制,那东西早就碰到她的小腿了。 “爸,应该可以了,上点药就行了。

本是想阻止的,可是耐不住强烈的要求,而且在那双温热的手碰到自己的小腿之时,她有种奇怪的感觉。 除了自家老公之外,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她的玉腿,公公如此,让她心生愧疚,这背了伦理,却又想继续。 “好了,伤口清理完毕,我去给你拿点云南白药,坐着别动。”蹲在地上,他感觉腿都有点麻木了。 可当他站起来,才发现儿媳妇是真空的,除了一条睡裙和那粉色的内裤外,竟然没穿bra。 凸起的两点在睡裙上清晰可见,那饱满的轮廓,一只手绝对握不住。 加上俏脸香汗淋漓,微微有些潮红,还未来得及吹干的头发,妩媚和迷离的眼神,让他不由得有些失神。 发觉赵康的神情有些不对,姜柔一脸娇羞的起身,“爸,我自己来就好了,不用麻烦你了。

可她刚刚站起身,却引动了小腿上的伤口,跌坐在沙发上。 其实,她这么着急的想要离开,是因为她没戴bra,那一对都被看光了,而且……她的下身已经湿了。 “坐着吧,别动。

赵康拿了药,给她上了药之后,她才一瘸一拐的上楼。 看着姜柔慢慢的上楼,沙发上的赵康眼睛都看直了。 今天的姜柔,更漂亮了!那黑色的睡裙下两条笔直的玉腿,没戴bra的酥胸,上面两个凸起的小点,还有那黝黑的深谷,令人着迷…… 作为一个颇有名望的生物学教授,他本能的职责就是教书,作为一个有名望的教授,也有无数的女学生,女老师请他潜规则上位,可是他并没有,就算老婆已经去世了十年。 这方面,可以说是他做得最好的,不过,今天,他自己破了自己的禁忌。 他脑海中浮现姜柔那美丽的胴体,若隐若现的胸脯,小指头般大小的凸起,神秘的草丛…

他憋不住了,回到房间,开始自顾自的来回撸动,正当他起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儿媳妇的声音,“爸,你在屋?” 一紧张之下,喷了。 急忙抽出几张纸擦了擦手,将地上的白色液体擦干净扔进了垃圾桶,提起裤子,假装镇定。 打开门,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小柔,找我什么事啊?” 同样的,姜柔好像连衣服都没换,胸前的凸起依旧,脸色有些紧张和难受,双腿紧紧的夹在一丝,不安分的扭动着,咬着嘴唇道:“爸,我想请你帮个忙,能不能……进去再说。

“当然,快进来,是不是伤口没有处理好,又蹦开了?” 侧身让姜柔走了进来,赵康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进门之后,姜柔才红着一张脸,低着头不敢看赵康,十分羞涩的说道:“爸,这个事,你可不能说出去哈。

“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赵康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没点温度他自己都不信,何况,儿媳妇还穿着这一身睡衣,旁人浮想联翩。 “就是……我那里很难受,而且……我不小心把……把东西弄进去了。”姜柔咬着嘴唇,俏脸都红透了,甚至红到了耳根。 “那里是哪里?什么东西进去了?” 赵康明知故问,只是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虽说,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玩一些情趣用品,但是他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媳妇也会有这个爱好。 “就是……玩具……” 姜柔急的都快哭了,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一想到能够近距离观看儿媳妇的那里,赵康的脸上露出一丝激动,急忙让儿媳妇躺在床上,让自己好好看看,顺便给她弄出来。 当然,姜柔之所以来找公公,就是因为她不想去医院,去了医院,知道的人更多了,自己本来就是医生,要是去了,她的脸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一说要让自己躺下,姜柔有些犹豫了。 这毕竟是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万一要是被人知道,那她也就不用活了。 可是,现在家里就只剩她和公公两人,老公出差,要三天后才能回来。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躺在了床上,只不过,双手一直用力的捏着自己的裙子,双腿也紧紧的夹在一起。 “别紧张,放松点,太紧张容易卡死在里面。

赵康伸出手,轻轻的撩开她的睡衣。 而姜柔听到这话,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双腿也微微张开。 躺在床上,侧过头,就发现了垃圾桶里的两张卫生纸,一股男性精华的扑鼻而来。 正想开口,却突然感觉到下面有两根手指已经伸进去了,一下子将那里撑开。 “啊……” 一声急促的低吟,让赵康的心头一阵颤抖,眼前的花瓣正在一张一合,带着一点腥味的液体不停的往外流出。 姜柔菊花夹紧,在这个时候,她脸色有些潮红,里面实在是太挤了,那阵阵袭来的瘙痒,让她想要了紧紧的夹住双腿。 “噗嗤……” 突兀的声音响起……

突然间,那个东西被拔出来,差点没让姜柔叫出声。 一阵阵的空虚在侵袭着她的大脑,她有种迫切想要得到的冲动。 赵康看着手中类似下身那根东西的玩具,心脏也在砰砰直跳,手上传来的味道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心想着这样一个儿媳妇,儿子操起来不知道有多爽,真正尝尝味道。 可是……他不敢,不敢跨越那个万人唾骂的地方。 东西被拿出来,姜柔依旧躺在床上,脸上闪过一丝失落,她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拔出来。 “好了,没事了。

突兀的声音就像是惊雷在她耳边炸响,以最快的做起来,扯过睡衣遮住了自己的下体,满脸绯红。 “爸……” 可是,她的目光却不由得看向对方那隆起的下半身,简直都快要撑破裤子了。 照着样子,估计比老公的还要大!好想试试。 不知为何,姜柔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随后反应过来,心里有些愧疚,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丝惊喜。 硬了,就说明公公对自己也有想法。 其实赵康何尝不想脱下裤子与她大战三百回合,舒舒服服的弄上一次,更何况还亲眼看见了那粉嫩温润的入口,那带着神秘味道的液体。 但一想到这是他的儿媳,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堂堂教授,居然想做如此禽兽不如的事。 “没事了就回去吧,顺便,下次用的时候小心点。

赵康喉结微微耸动了一下,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对方。 他也害怕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把持不住,毕竟在儿媳起身的时候,他又透过那开敞的领口,看见了里面饱满的春光,两颗硕大的肉球足以将他的棒子全部包裹住了。 “谢谢爸。

姜柔微微点了点头,用纸巾擦了擦自己下面还在流淌的液体,脸色微红,干净以后,才穿回内裤。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赵康尴尬的笑了笑,不敢起身,因为下面太硬了,很不舒服,站起来也怕儿媳妇看见。 姜柔站起身来,轻轻的拉了拉睡衣,却并未离开,脸色微红的说:“爸,憋着很难受吧?要不我帮你吧?” “噗!” 正往嘴里倒了一口水的赵康,听到这话,直接喷了出来。 “你帮啥帮?爸还需要你帮忙吗?你这丫头。

“爸,一直憋着不好,而且……刚刚你好像就来了一次了,我是医生,你得听我的。

作为一名男科医生,她自然明白男人的生理需求。 “你?这怎么能行?我可是你爸!快回去,我自己来就行了。

赵康还是没有决心跨过那个障碍,虽然儿媳的话很好听,自己心里也想,但是……还是不行。 不知为何,看见公公如此模样,姜柔心中有些欢喜,嘴角都带着一起笑容。 “爸!我是医生,您都上了年纪了,要好好的休养,注意身体,所以您得听我的。

“听我的,躺下,我给你好好的按摩按摩。”姜柔伸手,轻轻的将赵康推倒在床上。

闻言,赵康老脸一红,摇了摇头,“不行,不适合我,我这么大年龄了。

他扭动着身体,有些别扭。 毕竟,所谓的按摩,不就是打灰机?虽说没有真正的那啥,但…… “爸,又不是小孩子,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姜柔捂嘴轻笑一声,伸手推了他一下。 手掌上传来的凉凉的感觉仿若一道闪电,传入赵康的脑海。 既然如此,那他也不用这么矫情了。 脱掉上衣,外裤,穿着一条短裤躺在了床上。 姜柔微微有些吃惊,别看公公五十来岁,是大学教授,可是身材一点都不比三十岁的年轻人差几分,何况,那短裤上隆起的地方,更是让她脸色一红,呼吸粗重。 深吸了一口气,才用手帮赵康按摩腹部。 渐渐的,一路直下。 作为一个生物学教授,身体的按摩穴位在熟悉不过,而且他也经常去按摩店按摩。 可是,在儿媳的手里,他却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 呼吸渐渐粗重,阵阵冲击感刺激着他的那里。 按摩几下,姜柔迟疑不定,看了一眼闭上眼睛的赵康,贝齿紧咬,手臂有些颤抖的脱掉他的内裤。 一瞬间,一根宏伟硕大的东西弹出来。 姜柔张大了小嘴,她见过不少男人的这玩意,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大的。 听见惊呼声,赵康睁眼。 “丫头,你可是男科医生,这玩意见过不少,你就别逗爸爸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