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也埋在里面/疯狂的交换1—6

时间:2020-09-14

 这江裕嘉园可是江宁市相当不错的小区,一平米要三万多,别说买套房子,就算买个卫生间,老赵都不太敢想!

见老赵回答的很敷衍,田馨心中不快,拉住老赵,问道:

“老赵,你跟我说个实话,你工作的事情,到底有没有进展?我可跟你把话说在前头,在我实习之前,你必须在江宁市站稳脚!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老赵最怕的就是田馨闹。

“不然的话……我就生气了!”田馨顿了顿,说到。

“行,我努力,我争取。”老赵无奈的回了一句,他知道,田馨之前想要说的,绝对不是仅仅生气这么简单。

而且,自己也确实该找个工作了,总不能永远赖在秦冬家里,毕竟秦冬已经发现了他和雨菲之间的事情。

老赵可不相信秦冬真的能容忍他继续住在家里,最多也只能维持到老赵让孙雨菲怀孕。

况且,老赵到现在都没有最后下决心,要不要去完成秦冬的那个任务。

与其说到时候被人赶出家门,还不如有点觉悟的自行离开的好,此刻的老赵,只希望平平稳稳的渡过这个坎儿。

看到老赵这次答应的很诚恳,田馨脸上再次露出满意的笑容,挽着老赵的臂弯,进了电梯。

当老赵带着田馨来到家门口的时候,孙雨菲已经换好了衣服,开始在厨房“准备晚餐”了。

田馨刚进入到秦冬家里,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我的妈呀,原来秦冬家里这么大,而且装修的这么豪华!”

听到声音,孙雨菲从厨房出来,满脸笑容的跟田馨打招呼:“哎呦,是田馨吧,表舅可是经常提起你呢,你本人比照片上要好看很多。”

接着,孙雨菲看向老赵:“表舅,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做好的饭菜都快凉了!”

老赵一时语塞,看着孙雨菲,心想,不是你让我晚点再回来的么?

没等老赵反应过来,田馨却是很自来熟的拉住了孙雨菲的手,熟络的说道:

“哎呀,你就是秦冬的妻子夏雨菲子吧?在老家的时候,我妈就告诉,老赵的外甥娶了一个温柔漂亮,善解人意的老婆,当时我都不太相信,没想到,还是谦虚着说的呢!”

田馨这一番话,可不是象征性的“商业互捧”,而是发自内心的赞誉。

她没想到,孙雨菲竟然这么漂亮温柔,而且显得非常年轻,就跟二十刚出头似的。

接着看了眼老赵,说道:“因为是第一次来,所以我让表舅带我在小区里逛了一大圈,这才耽误了时间,要是早知道雨菲在家等着我们吃饭,我肯定第一时间就来了。”

说完,用脚轻轻碰老赵一下:“老赵,你怎么不告诉我雨菲在家等我们呢?还不赶紧把我的行礼拿到你的房间?”

老赵被田馨使唤惯了,看了一眼孙雨菲,没说什么,提着行礼去了自己的房间。

孙雨菲一看田馨在使唤老赵,心里就有点不舒服,感觉田馨确实是老赵说的那种人。

但是,被田馨一通夸赞,说的心中美滋滋的,就没多想,拉着田馨,到客厅坐。

“我就跟表舅一样叫你馨馨吧。等你们结婚了,我再叫你舅妈。”孙雨菲声音温柔,“听说你来啊,我特意添了几个菜,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正好,今天阿冬不在家,我陪着你喝两杯红酒,给你接风。”

“我听说阿冬明天才出差啊,怎么今天就不回来了?”田馨问道。

“嗯,是明天才出差的,明天一大早的飞机,但是今天晚上公司还有些业务要加班处理完,为了方便,临时决定直接在公司旁边的小旅馆住了。”

孙雨菲这才明白,原来这田馨是来监督老赵的,这小丫头,心机果然和老赵说的一样不简单啊!

而田馨,说话的时候,自然也是不断的上下打量孙雨菲,她想从孙雨菲的言语表情中知道孙雨菲是不是对老赵有什么想法。

因为都是女人的关系,田馨自然明白老赵的大家伙能够给她带来的快乐。

俩人貌似亲热的聊了几句,田馨并没有看出雨菲有什么问题。

只是雨菲的穿着打扮,却让田馨有些不舒服,长得这么漂亮,只穿了条有些透明的睡裙,这不摆明了勾搭人吗?

田馨正想着用什么方法能提醒雨菲穿着要适度的时候,老赵便从房间出来了。

孙雨菲立刻招呼老赵和田馨吃饭,并没打算再跟田馨多聊几句。

田馨毕竟只是个大学生,见识有限,见到秦冬家又大又漂亮,先有了几分羡慕向往。

又见到一桌子的美味,更是觉得城里的生活比老家好的不是一星半点,心中越发期待这样的生活。

然而,田馨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想要从自己那贫困的老家走出来,是不可能依靠家里父母的。

甚至,老赵都未必能够实现自己的这个梦想,不由得将目光又落在了孙雨菲身上,心眼乱转。

田馨觉得,秦冬和孙雨菲,就是老赵生命中的贵人。

不说别的,就凭人家秦冬也是从老家走出来的,如今能够过上如此的生活,那就肯定有相当厉害的门道。

只要秦冬愿意带带老赵,以老赵这种踏实肯干,一定也能混成秦冬这样。

到时候,自己也能像人雨菲一样过上如此高人一等的生活了!

想到此处,田馨主动的给孙雨菲和老赵满上红酒,端杯起身,带着老赵,主动给孙雨菲敬酒。

老赵惊愕的看向田馨,问道:“馨馨,你啥时候学会喝酒了?”

田馨眉毛一扬:“喝酒就跟喝水一样,还用学么?再说了,人家雨菲家的这可是高档红酒,又不是辣嗓子的白酒或者像马尿味的啤酒,这红酒,可是香甜的!”

“可你以前跟我说过你不能喝酒的,而且红酒喝着甜,可是有后劲儿,当时喝着没事,过后可难受呢!”老赵指了指一旁的橙汁,

“在说女孩子少喝酒为好,你喝点饮料就行了!”

“那怎么能行呢?雨菲都喝得红酒,我要是喝饮料,那多扫兴,再说了,刚跟雨菲说好的,喝两杯红酒给我接风呢!”

田馨将酒杯紧紧的抓在手里,一副要跟老赵抗争到底的架势。

一旁的孙雨菲笑着说道:“表舅,少喝点红酒不要紧的,你总不能整天盯着人家馨馨不是?咱们真是喝酒助兴,又不是拼酒,你就别拦着了。”

老赵并不是反对田馨喝酒。

只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田馨喝酒,不知道田馨酒量和酒品如何。

担心万一田馨是那种沾酒就醉,说了啥不该说的话,让人雨菲笑话。

此刻听了田馨和雨菲的话,也只好妥协。

“那行,咱们说好了,你最多就喝两杯,人家雨菲明天还上班呢,可别为了陪你耽误了休息!”老赵提醒了一句,也端起了酒杯。

然而,老赵和孙雨菲可都低估了田馨的酒量,碰了杯之后,人家田馨一口将满杯红酒干掉。

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就跟喝了一杯白开水一样。

虽然红酒度数低,味道也不刺.激,但是,老赵一口干掉这么多红酒,也要下意识的皱皱鼻子的。

孙雨菲笑着说道:“馨馨妹妹,看你这喝酒的豪迈方式,该不会是表舅不在身边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喝相思酒吧?”

“别说我没一个人喝过酒,就算喝,也是喝的开心酒。”田馨陪着笑,又给孙雨菲和老赵倒满酒,

“实不相瞒,雨菲,刚才那杯,可是我生平第一次喝酒,不过,我爸我妈都好喝点,我八成是遗传了他们的基因,所以,从小就喜欢闻酒味。”

老赵当然知道田馨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千杯不倒”。

看来,能喝酒的基因也遗传到了田馨身上。

孙雨菲跟田馨更是聊得火热。

正在这时,老赵的手机响了起来。

上面显示的是秦冬的号码,老赵脸上笑容安娜一僵。

跟雨菲和田馨打了个招呼,说去接个朋友的电话,起身回了自己卧室。

按下接听之后,电话那头传来秦冬不太开心的声音:“我说表舅,你可有点不够意思啊!”

“阿冬,我没明白你在说啥。”老赵被秦冬上来这么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

“嗨……我说你还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咋地?你是不是把你房间的监控遮住了?”

“啊,阿冬是说这个啊,是我遮上的。”老赵这才知道,秦冬应该是刚刚又想着监视老赵房间的情况了,“我觉得有些不方便,我总得有点隐私吧!”

秦冬听了这话,更是有些不乐意了:“哎我说表舅,你想睡我女人的时候,可没想着给我们留点隐私吧?怎么的,现在我看看你们那个,还跟我谈起隐私来了?

你可别忘了,孙雨菲可是我老婆。我想看下她和其他男人睡又怎么了?再说我这也是监督你有没有帮我把事给办了!”

老赵真的有些无语了,当初秦冬提出要向老赵借种的时候,老赵都觉得难以置信。

现在,秦冬竟然又说出这样的话来,竟然想亲眼看着他跟雨菲那个,这小子不是心理变态吗?

然而,自己有把柄在秦冬的手上,老赵又不敢招惹秦冬,连忙解释道:

“阿冬你千万别误会,这不是田馨今天突然过来了么?所以……所以我就把那个摄像头给遮上了!”

“田馨过来了?”秦冬声音带着疑惑,“我之前怎么没听你说田馨今天要来江宁?你可别是糊弄我!”

“我哪敢啊?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发微信问问雨菲,现在他们姐妹俩正在餐厅喝酒聊天呢,这种事情,就算我想糊弄,也糊弄不了你不是?”

老赵皱了皱眉头,秦冬对他的怀疑,让他觉得心里很是不舒服。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信你一次,表舅,我可跟你说明白了,你务必要趁着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把事情给办好,还有田馨可是你女朋友,你难道没有想过,睡着自己女朋友同时也睡自己的外甥媳妇的感觉么?这得多爽啊!”

“阿冬,你怎么能这样想啊!”连老赵都没有说想过睡了田馨再睡孙雨菲,再说孙雨菲可是他秦冬的媳妇啊,他怎么能说的出口的啊!

“表舅,事情就是这样的么?这么好的机会,其他人一辈子都没有,给你充足的时间,但是,你可别跟我耍什么花花肠子,等田馨离开,你就得马上行动了,好啦,先这样,我这边还有事。”

说完,秦冬那边就传来一阵有些吵杂的声音,好像人很多,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老赵再次皱了下眉头,心中觉着,以前看着还挺乖的外甥,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陌生了?而且,陌生的还有些可怕!

估计孙雨菲都没有见过这一面的秦冬!

不由得,老赵有些开始怀疑起秦冬今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了。

就算秦冬真的是有难言之隐,也没必要如此迫切的想要看到他老赵跟雨菲那个吧?

此刻的老赵,真想变成秦冬肚子里的虫子,能够知道秦冬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老赵看了看地上田馨的行李箱,他忽然发现田馨的到来好像也不全是坏处,还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借口,能够非常合理的拖延自己跟雨菲那个的时间。

而且,田馨一直都想和老赵那一个,也许今天晚上还能喝田馨做点那是泄泄火,虽然这是老赵不太愿意的,但现在他火气那么大,真的来了,他可能会把持不住啊!

想着这些,老赵又是摇了摇头,不过相对于田馨,他还是更喜欢孙雨菲,但真的不想成为秦冬手里的借种工具,不管秦冬的初衷是什么,这都让老赵感到一种反感!

外甥逼着舅舅给他媳妇睡觉,这是什么道理啊?

老赵坐在床上焦虑,田馨突然来到门口,说道:“老公,你在干嘛呢?我跟雨菲可都等着给你庆祝呢!”

“嗯,刚挂上电话,我这就来!”老赵心不在焉,根本就没听明白田馨说要给自己庆祝。

“那行,你快点啊!”田馨也没在意,脸上笑意盈盈,像是怕孙雨菲等久了一样,转身快步回了餐厅。

老赵收拢心思,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才又来到了餐厅。

老赵的酒杯已经被倒满了酒,雨菲你和田馨都笑盈盈的看着老赵,老赵被看的有些发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田馨先忍不住,说道:“老公,人家雨菲可是帮了咱们的大忙了,你工作的事情,有着落了!”

“工作?”老赵看向孙雨菲。

“坐下咱们慢慢说。”孙雨菲微笑着,等老赵坐定之后,继续说道,

“之前不是说过要帮你介绍工作的事情么?刚刚馨馨又提起来你工作的事情,我就又打电话给我那个朋友问了问,那个朋友就让你后天过去面试呢!”

“真的啊!”老赵心中一阵欢喜,压在心头的那些郁闷,也被这个好消息冲淡了一些。

田馨抢着说道:“当然是真的,我可就在一旁听着呢,不过,工作这事可没这么简单,是雨菲打电话的时候,给你说了不少好话,人家周安娜经理才同意让你后天直接过去面试的!”

老赵感激的看向孙雨菲,很郑重的说道:“谢谢你,雨菲!”

“又跟我这么客气,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外道的,来,咱们一起碰一杯,预祝表舅顺利通过面试!”孙雨菲笑着举起酒杯。

田馨连忙附和:“没错,没错,都是自家人,今后大家要互相帮忙,建国你将来赚了钱,可要记着雨菲的好!”

三个人推杯换盏,将一大瓶红酒都喝了个干净,又开了几罐啤酒,直到孙雨菲的眼神有几分迷离,才在老赵的劝说下,结束了这次小聚。

趁着田馨搀扶着孙雨菲回房间休息的空挡,老赵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并没有秦冬发来的微信或者未接来电,稍稍安心,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好,打算好好去冲个澡。

当老赵刚进卫生间,田馨就从跟了进来,咬了咬嘴唇,说道:“我要跟你一起洗!”

老赵不由得一愣,随即明白了田馨的意思,本来不想愿意,但想着他们两家都谈婚论嫁了,这事似乎都要成定局,那就当正常的交往吧,再说之前老赵就想着可能会和田馨发生什么,于是,他就让田馨进了洗澡间。

田馨脸色微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因为第一次跟老赵洗鸳鸯浴。

然而,老赵看着两腮绯红的田馨,不由得一阵心动。

田馨跟雨菲是属于完全不同类型的女人,别看她有点心机,但那方面还有些保守,毕竟以前差点被轮,任何人都会对这种事情有心理阴影的。

其实老赵在两年前,也和田馨发生过一次关系,但那一次,他被灌醉了,到了第二天田馨离开以后,他才知道和田馨做了,从头到尾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也就是为什么老赵还认为自己十年没有碰过女人的原因。

不过田馨经历了这些,再看着田馨那略显消瘦的身形,不免让人心生怜爱之意。

然而,这一次田馨却一反常态,还没等老赵将卫生间的门关好,田馨一把就将老赵抱住,随即踮起脚尖,将纤薄温润的唇印在了老赵的唇上。

突然的主动袭击,让老赵身体安娜一僵,顿时心跳加快,口干舌燥,老赵呼吸变得急促,拥着田馨来到了浴缸里。

然后老赵想到了和孙雨菲在这里发生的点点滴滴,感觉火好大,和孙雨菲没有做成,就想让田馨来代替,而且,也不知道怎么了,秦冬那句睡了田馨再睡孙雨菲的想法,一下,就刺激到了老赵。

然后一个没有忍住就和田馨做了起来。

田馨虽然比较瘦,但长得漂亮,下面也嫩,十年没有睡过女人的老赵,再进入以后,也是爽的不行,心里对田馨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就这样,两个人做了起来。

然而,老赵和田馨,谁都没有注意到,虚掩着的卫生间门外,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眼睛的主人,正是孙雨菲!

孙雨菲从老赵那得知,田馨在做那事的时候,是不发出声音的。

如果老赵像秦冬那般发育不良,孙雨菲也不会觉得田馨沉默无声有什么不妥。

但是,面对老赵那样的家伙,就算摸一把,都会让女人惊叫出声,这个田馨,怎么可能一点声音不发出的呢?

伴随着洗澡间内雾气升腾,老赵也完成了跟田馨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羞羞事情。

孙雨菲只在门外看了一半,就忍不住返回房间自己解决去了,她也体会到了老赵的能力,那是真的强啊!心里非常羡慕田馨竟然能和老赵在浴缸里做。

不过田馨还真的一声不吭,任由老赵那健壮的身材如何猛烈的进攻。

甚至发出的声音都在卫生间内产生了回响,田馨依然是薄唇紧闭,默然享受……

田馨的这个表现,竟然让孙雨菲心里生出一个念头。

心想会不会是紧闭着嘴巴不出声,女人能够获得更大的快乐?

决定等田馨离开之后,亲自找老赵验证一番。

老赵和田馨在浴室里做完以后,就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田馨却不松开老赵的脖子,红着脸,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老赵会意,哪里忍得住,再一次把田馨按倒,对着田馨一阵猛攻,忽然发现田馨瘦也有瘦的好处了,他可以抱起来搞,特别舒服,而且田馨今年才21岁,下面特别的嫩。

舒服的老赵不行不行的,当老赵忍不住喷发在田馨里面时,那种感觉别提有多舒服。

缴枪以后,两人就开始收拾战局,连续的作战让老赵有些疲惫,当然也得到了充分的放松,微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田馨则起身将睡衣穿好,然后才又靠在了老赵身边躺下,说道:

“老公,雨菲那么漂亮,你说,阿冬跟雨菲,一天晚上是不是要那个好多次啊?”

“我怎么知道!”老赵依旧闭着眼睛。

心里暗道,别说好多次,如果秦冬能够正儿八经的给雨菲弄一次,自己也不会陷入这么大的麻烦当中了。

田馨却似乎好奇心大起:“老公,你说,城里的女人,那个的时候,是啥样子?我听我同学说,女人那个的时候,要叫出声音,男人才会更舒服,可是,那要咋样叫啊?”

老赵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田馨,无奈的笑了笑:“馨馨,你咋突然对这个这么感兴趣,如果你想知道别人那个的时候啥样,等明天雨菲上班了,我给你找两个片子看看。”

“我才不看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呢,不过,我还真想看雨菲被那样的时候是什么表现。”田馨侧身用手撑起自己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