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用下面喂男主水果,能让下面湿的小说段落

时间:2020-09-14

 杨羽伸出右手去扶奶奶的身子,却感觉一股冰冷,心中好奇,这刚伸出左手,老奶奶一把将手放在杨羽的手上,顿时一股寒意袭来,直钻入身体,当即晕了过去。

农村的清晨非常清爽,当公鸡第三次鸣叫的时候,天就差不多亮了,农村的人就会纷纷起床,该上山的上山,该放牛的放牛,就算没事,也不会有人睡懒觉。

小姨天微亮就起来了,这刚开后门,就惊呆了,发现杨羽躺在后院的杂草里正睡得香!

“这傻小子,怎么睡这里?难道昨晚被二妹给赶出来了?想想也是,这二女儿最泼辣,怎么肯跟一个男人睡?”

小姨如此一想,倒也不在惊讶,只能无奈摇头,心想这二女儿如此泼辣,以后可怎么嫁人哦。便过去拍拍杨羽的肩头,喊道:“小羽,醒醒,不要睡这里。”

杨羽正睡得香,突然被人给喊醒,睁开迷离的双眼,发现天已经大亮,再望望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杂草里,一脸惊讶:“我怎么睡在这?”

“是不是昨晚二妹把你赶出来了?这丫头,我马上跟她说去,太不懂事了。你快起来,上楼睡去,小姨熬稀饭给你们喝。”小姨说道。

杨羽极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脑袋虽然有点沉,但还是想起来了:“昨晚我扶隔壁的老奶奶回屋,突然就晕倒了,醒来就在这了。”

“老奶奶?哪个老奶奶?”小姨一脸惊讶。

“就是隔壁的啊,她腿还不好使。”杨羽说着指着隔壁的房屋,但发现小姨的脸色苍白:“小姨怎么了?”

“隔壁的老奶奶摔了一跤,腿断了,七天前刚刚过世,三天前已经出殡入土,你是不是看错了?”小姨嘴唇干裂,脸色极其难看,被杨羽也吓得不轻。

可比小姨的脸色更难看的还是杨羽,被小姨这么一说,杨羽才想起来,昨晚那老奶奶脸色苍白,坐在石板上时,两腿是笔直挂着,而扶着她时,她全身冰冷僵尸

而且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完全站不住,再加上昨晚是头七,难道我昨晚真的遇鬼了?杨羽脸色更加难看了,冷汗滚滚而出,却故意装着镇定的样子,免得吓了小姨:

“没,没,我看眼花了,只是一堆柴而已,呵呵!”杨羽显得很不自然。

“你吓死小姨了!”小姨才松了口气,虽说隔壁那老奶奶生平就异常古怪,但还不至于死了还来找麻烦吧。

今天是杨羽学校报告的日子,再加上刚才吓得不轻,哪里还睡得着,就顺便起床绕着农村的小路跑了一圈,跑步是杨羽一直的习惯,清晨的农村那是真心舒畅,空气清新,环境幽静,鸟语花香,绿草还带着露珠,晶莹剔透。

这羊肠小道一路跑来,不知道多少村妇抛来媚眼,有些眼睛都看直了,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孩子,村里已经很久没出现如此健康阳光,俊俏又充满男人味的小伙子了。

这村妇本就爱八卦,这一传十,十传百,马上就整个小村的姑娘,少妇沸腾起来。

当杨羽跑完,穿着背心,运动短裤,甩着湿漉漉的头发到小姨家时,三姐妹都看呆了,杨羽轻轻得一甩汗水,那个动作是那么的帅气充满男人的味道。

三表妹芸熙是痴痴得看着这位让自己脸红的表哥,而二表妹虽然表面很不在意,但眼神还是偷偷瞄了几眼,至于表姐虽然被人追求无数,但表弟的那种男人魅力还是吸引了她。

甚至连小姨都要焕发了第二春,对于这个无趣的老公,家里突然多了这么个帅气而且还是村里当教师的男人更骄傲和欣喜的事了。

“小羽,赶紧去洗洗喝稀饭,等下跟着三妹一起去学校,你们正好同学校,也不知道你教哪个班,要是芸熙是你学生那就好了。”小姨笑道。

“谁教都一样,学习那么差,反正不指望她考个什么高中,我都想好了,中考后直接来田里帮忙。”姨父说话一向说不出好话,整一个农民样,当初这么漂亮的小姨怎么就嫁了个这么个姨父呢,杨羽怎么也想不通。

“不要!我要上高中。”芸熙撅着嘴巴,她可不想象隔壁张花那样,好一个花季年龄天天往田里跑,整天泥巴嘻嘻的。

杨羽却没听见去,直接去了后院,刚才跑步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掌心有个黑色印记,怎么搓也搓不掉,现在只想赶紧去后院洗洗掉,可怎么洗还是洗不掉,这印记昨晚睡前还没有,今晚就有了,这中间只跟那个老太婆握过手,难道?

杨羽越想越不对劲,心想可别是什么尸毒啊,运气没那么被吧。见洗了半天没洗掉,也就不管,脱下背心和外裤就淋起水来。

表姐正对着杨羽,杨羽的身材和脊背完全印入眼帘,宽阔,健壮,整个就是媛熙喜欢的男人类型。虽然大姐已经二十一岁,而且追她的男人无数,可在这个村里,她就是没一个看上眼的,一直保持单身,谁知这老爹竟然要把她嫁给隔壁那个傻狗儿,她是打死也不肯,更不同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那么一个男人,绝对不可能。

要是杨羽不是我表弟该多好,大姐媛熙不禁在心中感慨。

吃完饭,三表妹就带着表哥一起去学校。

这路上,芸熙三妹心里不知道多开心,仅仅只是说了两句话,看了两眼,那颗情窦就马上在心里发芽,疯狂成长。

至于杨羽,表姐的成熟和三妹的乖巧害羞这两个极端的女孩都是他喜欢的类型,杨羽才不管你是谁,表姐表妹也都一样,泡定了。而二表妹,昨晚见识过了,虽然外貌上绝对不属于其他两人,但是性格够强势泼辣,短时间内,杨羽可不敢惹。

“是不是以后都跟表哥一起上学放学啊?”芸熙低着头,轻轻得问杨羽。

杨羽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表妹,胸口还完全没有表姐那个尺度,屁股也很小,身材也瘦小,看起来,还在发育中。

学校位于三谷半腰,要穿过半个村子,顺着山路往山上爬才能到。

芸熙很聪明,她没有带杨羽走大路,心知以表哥的英俊村里的少女和少妇门都会主动上来勾引,到时这表哥还不知道会投到谁的怀抱里,所以她带着杨羽从前山的桔园过,虽然路途远了一点点,但是绝对不会遇到人,这样就多点跟表哥相处的机会。

过了桔园,学校就在眼前。

这所学校真心破旧,就一个教学楼,还只有两层,教学楼后面还有幢,看起来,住了些人,估计是学校的老师和食堂吧,然后就是个玩场,玩场啥也没有,就是黄泥地。

学校包含和小学和初中部,可全校加起来,还不到两百人,平均每个班才十来人,于是,就两个班混合一起,初三独立一个班,总共才五个班级,老师上课都是各上一半。学生除了本村的,还有隔壁几个村的,那都是爬过山来上学的。

乡村老师那就更少了,还不到十个,城里人压根不会有人来,所以杨羽是个特例,甚至学校在门口打出了欢迎的字样。

芸熙去了自己的班级,杨羽去了老师们的办公室,全校六个老师全部在这里办公。杨羽敲了敲门,随着一声请进,杨羽很有礼貌的走了进去。

“你找谁?”前方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头子看见这么个帅气的年轻人,便问道。杨羽扫了一眼办公室,除了这个糟老头外,还坐着三名女老师,这三名女老师长得各有特色。

一个短发瓜子脸,干脆利落,脸色很冷漠,跟杨羽差不多年纪,一个成熟富有女人味,看起来稍大,是个熟女,而另一个比杨羽小,看起来古灵精怪,给人一副很开放的感觉。

杨羽进门,这三个女教师几乎同时抬头,短发教师看了一眼就又低下,而那成熟的女人却直勾勾得看着杨羽。杨羽微微一笑,走了上去:“你是校长吧,我是杨羽,是新来报告的教师。”

“哎呀,你就是杨羽,可把你给盼来了,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什么时候来呢。”老头子一下子高兴起来。

“校长,是讨论会不会来吧。”那古灵精怪的女教师还了嘴,还特意跑杨羽面前看了一眼:“哈哈,果然是个大帅哥,李若水同学,我赢了,苹果拿来。”

那熟女教师李若水摇了摇头,很是无奈,拿出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扔了过去:“塞住你的嘴巴。”

可谁知,那女教师接过苹果,却递给了杨羽:“给你的,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们,有没女朋友?”

杨羽心里乐开了花,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不乐意,可表面却还是装着很斯文很绅士:“谢谢你的苹果,不过你还是留着自己吃了。”那女孩当场碰了壁,引得他人哈哈大笑。

接着,杨羽拿出了教师资格证,学位证和县里发的报告证递给了校长,校长定睛一看,乐开了花:“我们学校终于来了个高才生了,华东师范大学本科,数学系,你们看,这可是我们学校最高的学历啊。”

“校长过奖了!我只是名刚毕业的小屁孩,啥都不懂,还望你们多指导。”杨羽基本的礼貌还是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