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叫出声我就放过他|睡着了会抱人

时间:2020-09-14

 可惜那时候不懂,我就以为师娘生气了,加上总觉得自己跟表婶的事情对不起师娘,所以也不敢说。

师娘也没提,陪我聊了一会。

我见到我爸竟然来了。

显然是我这件事情闹的,他来医院就是对我一顿臭骂,好在师娘劝住了。

加上我爸跟我表叔还有师傅赔礼道歉后。

我才不得已被赶回去。

只是这一次师傅坚决不让我住在他那边了,我心里别提多失望了。

根本不愿意搬出去。

是师娘劝我:“铁柱,你搬出去住,也就住在旁边,你还跟你师傅做事情,吃饭时候我们不是还能见到吗?”

“可那样我……我就看不到你了。”我失落对师娘道。

师娘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情,俏脸一红道:“铁柱,你……你要是答应师娘不对师娘动手动脚,等你师娘不在时候,你要想看师娘给你看好吗?”

“真的吗?”我眼睛一亮。

师娘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道:“师娘还会骗你吗?”

“师娘,你真好。”我情不自禁又想去抱她。

却被她一眼瞪了回来,尴尬的缩了缩手,傻笑的看着她。

师娘哼了一声:“你臭小子就是被你表婶给带坏了,我找时间要跟你表婶说说才行。”

我一听她这话吓坏了,连忙道:“师娘,不要呀,你要找了表婶,这事情被表叔知道的话,我就完蛋了。”

师娘看着我这样,瞪了我一眼道:“你敢做还怕被人知道呀!”

我哭丧着低下头。

“好啦,逗你玩的,师娘还能害你不成。”师娘噗嗤一笑道。

我也松了一口气。

这事情虽然结束了,但我知道表叔想打师娘主意的事情绝对不会放弃,最主要的是师傅还帮忙。

这让我憋着怨气。

我问师娘:“师娘,师傅这样对你,你难道就不反抗吗?”

“唉,有些事情你不懂。”师娘无奈叹息道。

我一看师娘这样,缩了缩眉头道:“师娘,你是不是还愿意跟我表叔了。”

“瞎说。”师娘瞪了我一眼,跟着摸了摸我额头道:“好了,这事情你就别多想了,有些事情你就不要插手。”

“不,师娘,这件事情我一定就插手到底,我不会让你跟别的男人的。”我一脸愤慨的说道。

师娘也就笑了笑。

或许她认为我就是个孩子,就是在开玩笑。

但她却不知道我的认真。

我伤的本来就不重,打了点滴就出院了。

送我爸回去后,我爸交代我之后,我就跑去找表婶。

表婶对于这件事情也听到了,她还挺害怕的,我知道她是我跟她的事情暴露,我去碰她,她都哆嗦了一下,我看她那不愿意样子,也懒得管她。

问她赵小妮住的地方。

表婶怕我闹事,就道:“铁柱,你别急,事情慢慢来呀!”

我却不管,就逼着表婶说出赵小妮住的地方。

她执拗不过我,只能告诉我了。

几天没跟表婶了,看着她丰腴妖娆的样子,还真的想,只是刚伸手去抱她,表婶就回避开,显然是这次闹的事情让她怕了。

我讪讪一笑走了,对表婶仅有的感情也淡然无存了。

去了赵小妮家,我倒不敢直接进去找她,只能在外头等着,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看到赵小妮出来了。

我从旁边跳了出来,上去从身后抱住了她。

啊……

赵小妮吓了一跳,回眸看到我,脸上立马涌起一股柔情:“铁柱,你怎么来了。”

“小妮姐,我想你了。”我确实想了。

不知道怎么的,从跟表婶之后,我这方面事情就特想。

现在抱着赵小妮就觉得欲火难耐。

而且我对赵小妮没多大情感,就单方面想她,所以对她也没客气,抱着她就是一阵亲吻。

赵小妮被我亲的身躯直颤抖。

她呼吸越来越急促,摇着头道:“铁柱,先等等,我老公还在家里头,待会被发现了,就完蛋了。”

听她这么说,我才松开了她。

她看着也是一脸渴望,黛眉微微皱了皱,跟着道:“走,我带你进去认识下老公,刚好谈一下你当工头的事情。”

一听到正事,我眼眸骤然大亮。

觉得她要比表婶好多了。

毕竟我跟表婶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她还没帮我做过正事。

赵小妮却记得我的事情。

我感动之下,抱着她亲了一口气。

惹的她俏脸一阵羞红,幽怨看了我一眼,叮嘱道:“铁柱,待会进去后,你就说是我干弟弟,前几天帮了我知道吗?”

“嗯。”我点了点头。

两人对了一下口吻,就是晚上赵小妮出去喝酒,遇到抢劫被我遇到救下了。

我觉得她编的故事很老套。

赵小妮却说实用就成,因为她之前吵架时候跟她老公提过这事情,现在用上正好。

她带着我进去。

要说这当老板的房子就是不一样,起码有个两三百平米的大房子。

比我表叔那边都要好太多了。

赵小妮带我到了客厅,我就看到了她老公。

差不多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

长的人高马大的,脸上透着一股威严,他见到赵小妮带我进来,眉头微微一缩。

赵小妮就连忙解释道:“这就是我前几天跟你提起来那个我认得弟弟。”

他老公严大宽一听,立马笑道:“哦,原来是你,铁柱对吗?快,过来坐。”

说完,他就给我泡茶。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泡茶方式,在村里,在工地都是大杯子一泡,可那却是小杯子泡的,后头我才知道这是所谓的功夫茶。

严大宽对我的客气,让我倒是有些胆怯。

好在有赵小妮在。

她说要感谢我之类的,严大宽一听立马道:“那是应该的,应该的,你都认了铁柱当弟弟了,那就是一家人,铁柱,你说说你要想干嘛?”

我也不含糊,直接提到:“严老板。”

“喊啥老板呀,你喊我小妮姐,以后喊我一声姐夫就成。”严大宽哈哈笑了笑道。

我挺尴尬的,毕竟我跟赵小妮不是什么姐弟关系,是那种关系。

但听严大宽这么说了,我还是试着喊了一声:“姐夫。”

严大宽高兴的笑道:“来,喝茶,喝茶。”

我才缓缓拿起杯子喝茶,一口就喝下了。

严大宽看着我大笑,教我喝茶的方式,我似懂非懂点了点头,放下茶杯道:“姐夫,其实我就是个小学徒,但我想当工头。”

严大宽一听我这话,缩了缩眉头,人往后斜躺在沙发上,尽显老板气势。

“说说你为什么想当工头,这当工头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呀!”严大宽一提到工作事情,立马变的认真了。

好在这些天,我也做足了工作,笑道:“姐夫,其实我就是不想当学徒,学了又能怎么样呢?跟我师傅一样,十几年了,他还是个师傅,当不成工头,做不成老板,所以我要学就学当工头。”

严大宽一听我这话,顿时一怔,点头道:“说的有道理,不过你也说说看你想怎么当个工头。”

我看着严大宽赞赏的眼神,越来越兴奋,直接道:“其实我这时间研究过了,当工头难就难在接活这一块,只要接到活的,管理方面倒是不难,毕竟现在工人上班也挺紧张的,工人多,采取一定的手法,就能让工人为你卖力。”

严大宽满意点了点头,示意我继续说。

或许我是注定在这边有天赋,那时候我说起这个是侃侃而谈,分析了很多关乎如果做好一个工头,管理工头的事情。

听的严大宽是十分满意,搂着赵小妮道:“小妮呀,你这给我找了一个人才呀,不是技术型,但绝对是管理型的。”

我看着严大宽搂着赵小妮那妖娆的小腰,自己也想能搂一下,当然只是想想罢了,没那个胆子。

当下严大宽留下我吃饭,还聊了很多。

只是这一顿饭吃的我没多大心思,因为赵小妮在桌子下面一直碰着我,弄的我心里痒痒的,更怕严大宽发现,因为跟严大宽聊天过来。

我懂得接下来我要好好的跟严大宽处理好关系。

表叔之所以能当工头,估计就是跟着严大宽。

当然在严大宽底下不止一个工地,包工头也不值一个。

严大宽吃过饭之后,就对我道:“走,一起去工地。”

说完就带着我一起去工地。

是坐着他的小轿车去的,桑塔纳,那绝对是老板的标配。

我也是头一次坐着。

一起跟他去了工地,一路聊着,严大宽还是城府深,他没一口答应给我工头,而是给了一个小工地,让我来管理,管理成了,我就可以当工头。

虽然不能直接当工头,但能够当个管理也不错了。

跟严大宽告别时候,我屁颠屁颠的就跑回去给师娘报喜。

师娘就一个人在。

我激动之余,看到她,更是高兴的一把抱住了她:“师娘,太好了,太好了。”

师娘一愣道:“铁柱,啥事情这么高兴呀!”

我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师娘。

师娘也是惊愕不已道:“铁柱,你怎么这么厉害,你师傅当了十几年的师傅了,也没看着有啥出息。”

我自然没好意思说是跟赵小妮的关系。

刚好用上赵小妮编的故事,师娘也是深信不疑。

正所谓温饱思淫欲。

这下四下无人,我又高兴,看着师娘体内浴火猛的涌动而起,我吞了吞口水道:“师娘,我想看看你。”

师娘一愣,跟着俏脸一红,小声道:“你想看哪里。”

“我都想看。”我直接道。

师娘羞着脸,躺倒了床上,我大喜就跟了过去,开始解师娘衣服的扣子,看着那白嫩嫩的肌肤露出,即便表婶,赵小妮其实跟师娘一样漂亮。

但我还是最喜欢师娘。

慢慢拉开了师娘的裤子,看着她那一双美腿,我感觉浑身的邪火都涌动了起来。

我一把抱住了师娘,朝着她亲了过去。

嗯……

师娘哼了一声,紧张道:“铁柱,只能看一看,你……你别动。”

“师娘,我忍不住了。”我哀求的看着她。

“铁柱,真的别这样好吗?”师娘也是哀求的看着我。

“为什么呀!”我不解的看着师娘道:“你都愿意给我看了,干嘛就不愿意给我呀!”

师娘俏脸一红道:“铁柱,师娘是认为已经被你看到过了,才……才给你看的,可……可你不能动我。”

“那我怎么办呀!”我急道。

师娘叹息一声道:“铁柱,让师娘帮你吧!”

说着她温柔的帮着我。

虽然郁闷,但至少有她帮忙我还是挺舒服的。

结束后,我还是不解的看着师娘:“为什么。”

师娘摇了摇头没解释。

而且很快师傅就回来了,师傅一见到我眉头就皱成一条黑线,哼了一声:“白眼狼,要不是你爸求情,我一定把你赶回去。”

师娘一听师傅的话,立马不悦道:“赖长贵,你真以为你当个师傅了不起呀,铁柱人家可是当了管理。”

“管理。”师傅哈哈大笑道:“就个屁大孩子能当啥管理呀,他要是能当管理,我以后喊他师傅。”

师娘一听推了推我道:“铁柱,把事情告诉你师傅。”

我心里头对师傅还是有些惧意的。

在师娘劝慰之下,才把事情说了一遍。

师傅听着一下瞪起了眼睛,骂道:“臭小子,你这是走了狗屎运呀!”

我挠了挠头道:“确实有点运气。”

“好,好。”师傅显得也是一脸高兴,在房间走来走去却又不知道要干嘛。

我看着师傅这样,就上前主动认错:“师傅,昨晚是我冲动了,我就是对你跟师娘有感情,我不想你以后出去被人戳脊梁骨,所以……”

“没事,没事。”师傅哈哈笑道:“臭……哦,不,铁柱,师傅知道你是为我们好的,那都是小事情,误会,让师傅看看昨晚师傅有没有打伤你。”

师傅的态度转变,让我意识到权利的重要性,再给我人生道路之上铺下了一块垫脚石。

我笑着摆了摆手道:“没事,师傅,我这去当管理,但我很多不懂,还要师傅你教我。”

“哈哈,那是肯定的,我是你师傅吗?”师傅仰头大笑着,还热情留我在这边吃饭。

他的态度,让我跟师娘都挺无奈的。

但这根本不影响。

毕竟我是真的需要师傅帮衬,这样的话他就不会老想着借助师娘去拉关系。

而这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我表叔耳朵里。

我表叔那是一个气愤,背地里说我是白眼狼七七八八的,还给我爸打了电话。

我爸又一次赶过来。

只是我爸一听却是高兴的不了,拉着我表叔,表婶,我师傅,师娘还特意在饭店摆了一桌。

我爸比我表叔大,他对我表叔尊重,但也不怕。

酒席开始,我爸端起杯子就道:“三顺,孩子有出息那是好事,你当表叔的应该多帮衬着,再说了孩子也不抢你饭碗对吗?”

我爸一席话说的我表叔无法可说。

他也只能喝了个闷酒。

其实我知道他是知道这样一来,我拉了我师傅一起管理,那之后他想要得到我师娘是不可能了,但他也只能接受了。

一场酒下来,大家都喝的不少。

我爸去我表叔家睡。

我本来想回自己宿舍睡,却被一脸酒意的师傅拉着:“你是我徒弟,怎么跟别人睡,去我那睡,房间一直给你留着呢。”

说着就把我往他那边拉。

我自然欣喜,至少这样能够看到师娘。

师娘看到我欣喜的样子,俏脸就是一红。

回了宿舍,师傅倒头就睡,我则是一直睡不着,看着布帘子轻声喊道:“师娘,你睡了吗?”

师娘探出头嘘声道:“还没呢?怎么了。”

“师娘,我想和你一起睡觉。”我用最低的声音喊道。

师娘俏脸一红,摇了摇头,我作势要起来过去睡,师娘吓住了,幽怨看了我一眼,才起身走过来我的床铺上,在我身边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