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一对一到处做男男,我的公强要了我高潮

时间:2020-09-14

 张翠芬脸上不乐意,但是毕竟是村长媳妇,话在心里骂,脸上还是笑嘻嘻的打了招呼。

王小根自小是傻子,看嘴型的本事算是练出来了,离的远,他还是知道这张翠芬骂人,心里火了。

好你个娘们,居然敢骂本小爷看上的姑娘,今天早上治了你的那张嘴,现在轮到上面了!

张翠芬倒也不着急,也没脱了衣服,光着脚就坐在这河滩边儿上。

王小根猫着腰,躲在石头后面,想着今天早上两个人在一块儿的样子。

这张翠芬嘴巴贱,可是这脸长得真是不错,要是身上的肉再能少几斤,也真是难得的大美人儿了。

王小根躲在石头后面犯嘀咕,想着一会儿该怎么拾到拾到这女人。

他主意还没想出来,就听见张翠芬忽然咯咯的笑着,好像是和手机那边的人聊得正欢。

“我跟你说吧,我们家那口子的确不行了,这一天到晚的憋着我真是够呛!亏得我当初看上他是个村长,还叫个老虎,什么老虎啊?整个是个老鼠!”

瞧着她下了水,王小根急忙一猛子就钻进了水里。

张翠芬又和手机对面的人聊了几句,就把手机一扔,整个人泡进了水里,大概是因为清凉舒爽,她还闭上眼睛。

张翠芬靠着河滩,慢慢的躺下来,满心回味着不久前的事,不由得心里咒骂。

王老虎那个废物东西,每次都让她败兴!

张翠芬正想着,忽然觉着泡在水里的屁股直痒痒。

啊呦!

她伸手去挠,却忽然啊的一声惨叫。

这水清澈的很,也没听说过有咬人的鱼呀!自己的屁股,咋还被啥东西给咬了一口!

王小根憋在水里,心里直得意,他身子猫在了石头后面,张翠芬压根就想不到,转了一圈又躺了下来,闭了眼睛继续想。

“没动静?那爷就不客气了!”

王小根不罢休,换了一口气,又一猛子扎进了水里。

张翠芬在河里泡着,突然被这傻子往下一拽,她可是却是个天生旱鸭子,这一拽一抱不要紧,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水,呛得直闭眼。

王小根越玩兴致越大,想着这河也不深,淹不死人,又一把用力把张翠芬整个给埋进了河里,顺手就拿了刚才从家里顺出来的半截儿黄瓜。

你个臭娘们,竟然敢欺负龙芳,今天一定腰好好收拾你!

王小根憋着坏,发狠甩了一巴掌,这才一猛子离去。

在水里呆的久了,他生怕被这张翠芬给认出来,而且如果是自己玩的大了再要了这女人的性命,可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王小根也没停留,泥鳅一般的顺着河游就流走了。

他套了衣服,躲在了河滩的石头边上,偷偷摸摸的看着。

才发现张翠芬慌乱的上了岸,也顾不得穿衣服,一脸通红惊恐,坐在这岸边儿上。

王小根看得真切,张翠芬这脸慢慢的由红变白,看起来是疼的够呛,又急得够呛。

他心里美,暗暗的骂道:“你这个臭女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龙芳!今天就好好让你尝尝老子这个傻子的厉害!”

报复完了,王小根捂着嘴巴,一边笑一边跑了。

才进了院子,他就看见龙芳正伸着脑袋往自家院子里看着,神情还显得有些着急。

“小芳,你来找谁……我嫂子不在家吗?她可能出去了……”

王小根心里呵呵直笑,一想到刚才看到龙芳洗澡的样子,说话就结巴,傻愣傻愣的模样,倒是让龙芳笑了。

“你在也成,我想买两筐果子,去看一看我爹。”

龙芳笑着说,伸手擦了一下王小根这满头的水。

“小根,你嫂子她……没事吧……”

龙芳大概是想问昨天晚上的事儿,王小根犹豫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龙芳却忽然皱了眉。

算了,这事问个傻子也问不清楚,问多了也不合适。

王小根傻乎乎的笑着挠着后脑勺,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懂,跑到院子后面装了一筐的梨递了上去。

“一筐梨十块钱,小芳要,给八块!”

小方笑着把梨接了过来,拿了十块钱塞进了王小根的手里。

“可以呀,小根都知道给我打个折了!”

龙芳笑得甜,俊俏的脸盘上两个小小的酒窝,看的王小根这傻乎乎的笑着,还透着点儿花痴。

阳光下,王小根扒着篱笆,看着小芳抱着果子背影,脸上一脸的憨笑。

这阳光刚好洒在小芳的身上上,一跑一跑的,看的王小根的心里直晃。

龙芳买完了果子,心里还担忧着何杏儿,就想着进屋瞧瞧。

王小根傻呵呵的跟了上去,心里透着欢喜傻笑,心里暗骂。

“你这王八犊子,别跟我这扯,赶紧踏踏实实的呆着!龙芳是正经姑娘,别把人家吓着了!”

王小根越想,这眼睛就越直勾勾的盯着龙芳,想着今天龙芳洗澡的样子,心里犯坏。

“杏儿姐,你在啊,玉儿都这么大了!”

龙芳说着就推门进了屋子,正巧瞧见何杏儿抱着玉儿喂奶。

何杏儿也不避讳,抱着孩子就迎了上来,笑脸兮兮的模样,一脸的喜庆。

她嫁到的村子里面没多少朋友,唯独和这龙芳的关系不错。

两个人都有文化,年纪也都差不多,龙芳知书达理的,家里也都是老实人,自然关系也就走得近些。

“小芳来了,赶紧进来坐,正好陪我聊聊天。”

龙芳笑着点头坐下,伸手还逗了一下玉儿,小酒窝挂在脸上笑得甜。

“杏儿姐,我都听说了,有些事儿你别往心里去啊。”

“我没事儿的,都解释清楚了,就是个误会…….”

何杏儿乐呵呵的笑着,知道龙芳今天说的就是昨晚上那点事儿。

“对了,今天是来买果子的吗?要啥我去给你拿去。”

龙芳笑了笑,指了一下院外面的那筐果子。

“小根都帮我拿了,他还便宜了我两块钱呢。”

何杏儿听了也笑笑,瞥了一眼门缝外,知道王小根在偷看,干脆就推门出去了。

“你这傻小子,愣着干啥?去咱院里面拿几个新摘的果子,那是咱家自留地里的,个个水灵个个甜,给小芳尝个鲜。”

“杏儿姐,不用了,留着你自个儿吃吧。”,小芳觉得不好意思,连忙拒绝。

王小根倒是腿快,转眼就从后院里面拿了两个大果子。

“可甜!你吃吧,擦干净了,可甜可甜呢!”

王小根把两个果子托在手心里,何杏儿见了一笑,急忙接了果子,递到了小芳的面前。

“和我还客气啥?这个可是好东西,小根姐都没舍得给吃呢!瞧你那水灵灵的小脸蛋,多吃这果子,日后里也找个好婆家。”

龙芳一听这话,跺着脚娇嗔,红扑扑的脸就垂了下去。

“杏儿姐,你笑话人家…..”

何杏儿依旧笑了笑,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王小根,见到他盯着龙芳流哈喇子的模样,心里就嘀咕了起来。

这傻乎乎的傻小子,自打龙芳进屋,这眼睛就盯着人家姑娘,该不会是看上眼了吧?

龙芳害羞,拿了果子红了脸走了。

王小根装出一副傻了吧唧的样子,趴在墙根晒太阳,眼睛却盯着龙芳上下颤动的胳膊咽口水。

龙芳才走,王小根就一头钻进了茅房,死活不出来。

何杏儿也知道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却殊不知在茅房里蹲着的王小根胳膊,正在琢磨这龙芳呢。

要说女人,王小根这几年把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可是瞧个遍,心里也分了个三六九等了。

龙芳和何杏儿可是不一样,至于那村长家的张翠芬,那更是连边都沾不上了。

何杏儿再美,也是有过男人生了娃的,可是龙芳不一样,那可是未经人事,含苞待放的嫩骨朵。

王小根进了屋子,心里惦记着龙芳,还不忘了趴着窗跟偷看了一眼何杏儿。

真是的!嫂子居然今天早早就睡了,啥也没瞧见啊!

进了屋子,王小根躺在炕上就翻烙饼,心里琢磨着这转过年龙芳估计要是上了大学,可就去了城里不归家了。

她这要是找了个城里人,自己这口鲜桃,可是连汁水都尝不到了。

不行!必须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小爷趁机里就办了她!可不能便宜了城里边那帮红眼睛的王八犊子!

心里盘算的美滋滋的,王小根呼噜就打上了,梦里美滋滋去了。

啊呦!憋死了!

睡到了后半夜,王小根被尿憋醒,他就琢磨着,自己这梦里是梦见个啥,咋就激动成了这样子呢?

王小根也懒的去茅房,干脆在墙根就解决了。

他心里犯坏,自己屋子的墙根不用,偏偏偷偷摸摸的猫了身子到了何杏儿窗根下,迷迷糊糊的隐约觉得何杏儿的屋子里有光。

哗啦哗啦尿柱子冲了墙根,王小根随便了甩了几下就贴着窗跟看,耳朵也竖的直直的,就想偷听这何杏儿兴奋时候的猫叫声。

屋里黑,一闪一闪的光看起来像蜡烛,王小根眯着眼睛盯着屋里瞧。

呦呵!这今晚上的何杏儿居然还化妆了,红嘴唇细眉毛,粉扑扑的小脸,看的人心燥热啊!

可是不对啊!这女人的确是唇红齿白,这眉眼间长的和何杏儿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王小根琢磨,可是为何在这女人的对面还背对着一个人呢?

“姐……”那女人张口一叫,就有人应答了。

“得了,你这半夜的来也不打招呼,赶紧睡下吧,有啥事情明天一早再说,玉儿和小根都睡了,别惊了他们。”

原来是这样!

王小根恍然大悟,这女人难怪看起来不太一样。

早听说自己的嫂子何杏儿在娘家还有个双胞胎的妹子,现今一瞧,还真是活脱脱的西施再世啊!

这一晚上,王小根就跟睡了煎饼鳌子似的,一晚上未眠,脑子里把几个女人的身子转了一个遍。

一大清早,太阳晒了胳膊,村里也热闹了起来,王小根这才撅着胳膊起了床,顶着一头的鸡窝脑袋出了屋子。

场院里桌子上的早饭才摆好,王小根打眼就瞧见了从厨房里走出来的何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