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同桌把震动器夹在腿里,泳池 水下泳衣乳揉捏

时间:2021-02-16

尝到了一点甜头,我就有点忘乎所以了,最终受到了这样的惩罚。

 

这两个臭娘们竟然这么对我,如果真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我一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我心里暗暗下着决心,眼皮也越来越沉,终于又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阳台的门一响我就睁开眼了,进来的是霍小燕,看到我这副惨象一阵唏嘘,给我松绑后,还把我扶回了卧室。

 

这座别墅里也就这个小保姆对我相对好一点了,不过也不能彻底信任,毕竟吴敏是她的雇主,一切皆有可能,我也必须多个心眼,要不然被卖了,真就万劫不复了。

 

“小燕是,这段时间哥是不能陪你出去玩了!”在床沿上坐下后,我对霍小燕说。

 

“为什么?”霍小燕问。

 

“哥被打的这副惨样,还有脸见人吗?”虽然没照镜子,可脸上那种又麻又疼的感觉告诉我,在我昏迷之后,两个臭娘们肯定没少往我脸上招呼。

 

“那她们为什么打你呢?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今天早上吴小姐和柳小姐出门的时候还气呼呼呢!”霍小燕好奇的问。

 

我摆摆手,“不该知道的别问,总之这两个女人就是变.态。”

 

霍小燕的眼神有点迷茫,估计不知道吴敏和柳青瑶变.态之处在哪里?

 

“好了,你也别多想了,赶紧给我找个镜子来,我看看有没有破相!”眼见霍小燕又想问东问西,我立马转移话题。

 

“你一个大男人那么在乎相貌干什么?”霍小燕看了我一眼,有些好笑的说。

 

“切!你愿意嫁一个丑八怪啊!”我不屑的说道,“哥要钱没钱,要官没官的,也就指着这张脸娶媳妇了!”

 

霍小燕噗嗤一笑,“服了你了,我给你找镜子去。”

 

没多久霍小燕就拿了一个小化妆镜来,我一瞧这样式有点像是地摊货,八成是霍小燕自己的。

 

拿着小镜子一照,我对吴敏和柳青瑶的恨意就上升了八度,这俩变.态简直没拿我当人啊。

 

镜子里,我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肿的像猪头,要不是知道镜子里的人是我自己,我都怀疑是猪八戒在照镜子了。

 

看到我脸色越来越难看,霍小燕噗嗤又笑了一声。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笑毛线啊!没见过挨打啊!”

 

我不说还好,一说霍小燕笑的更畅快了,妹的,郁闷死了。

白天休息了一天,身上的伤也不怎么疼了,毕竟只是一点皮外伤,忍忍也就过去了。

 

到了晚上,柳青瑶又来找我,冷着一张脸,将一个小杯子递给我,连话都没跟我说。

 

我心里大骂,昨晚上刚把我打的这么惨,今晚上又来压榨我,不过心里骂归骂,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自从知道她们仅仅将我当作一个捐精工具之后,我有点迫切的想离开这个别墅了。在这里我总有受不完的冷眼,还有压榨,心里更是屈辱不已。

 

我再一次将吴敏当成了YY的对象,其中甚至连柳青瑶都加上了,同时也心里暗暗发誓,有机会一定要将这两个女人真正的压在身下。

 

这次的效率很高,不到半小时就完活了,在我出来将小杯子交给柳青瑶的后,柳青瑶嗤笑一声,“这次你要是还敢偷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我不屑的笑了笑,扭头就走,真他妈以为老子是吓大的?要不是因为拿了你们的钱,还真以为老子打不过你们两个女人?

 

接下来的几天,吴敏的老公都没再回来过,柳青瑶倒是在别墅里住了下来,白天偶尔会跟吴敏出去一下,不过我看的出来,两个女人对怀孕都很重视,同时也对我严加提防。

 

又过了两天,柳青瑶终于停止了对我的压榨,看样子事情要告一段落,只等最后的结果了。

 

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是不能离开的,不过经过这几天下来,我脸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有几块小小的淤青,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