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按着按着就滑进去了 调教玩弄高潮颤抖

时间:2021-02-16

你说我该穿哪双?”

 

清苓愣了一下,看着他深蓝色的西裤,拿了一双黑色的:“这个可以吗?”

 

贺璘睿没说话,她就当他是默认了。

 

因为一只手受了伤,她能活动的只有另一只手。费力地抬起他的脚,仍然抬不动。她愣了一下,抬头望着他,双眼闪烁着可怜的光芒。

 

贺璘睿一见,自己把脚抬了起来。

 

她急忙脱掉他的拖鞋,将皮鞋穿上去。第二只脚时,贺璘睿自己穿了进去,反而让准备服务的她一愣。

 

他低下头,抬起她的下巴,薄唇印上她的,重重地一吮:“宝贝今天很听话,给你一个奖赏——等你手好了,就让你回去上课!”

 

“真的?!”清苓惊喜地望着他。

 

他一笑:“当然是真的。”

 

他出门后,清苓坐在客厅里,盯着自己的手出神。好希望,它马上好起来。

 

都怪叶雅菲!如果不是她,她可以马上回学校了!等放学的时候,就可以去见妈妈……

 

正想着,张妈从厨房过来,手上拿着钱包和钥匙,好像要出门。

 

清苓灵机一动,问:“张妈,你要出去吗?”

 

“我去买菜。”张妈说,“小姐中午想吃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然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们可以一起选!”

 

“这……”张妈为难。先生好像对她管得很紧的样子,可以随便出去吗?

 

就是这时,阿成走了进来:“小姐,先生有交代,你不能随便出门。张妈,你自己去吧,阿华在外面,叫他开车送你。”

 

“好!”张妈如蒙大赦,飞也似地跑了。

 

清苓气怒地看了阿成一眼,坐在沙发里看报纸。

 

阿成走到她身边,郑重其事地放下一个盒子:“小姐,这是总裁给您买的手表。”

清苓一顿,放下报纸抬头,见盒子上有一枚类似四叶草的标志,下面一行英文:Vacheron Constantin……

 

江诗丹顿,动辄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世界名表。

 

阿成说:“这是总裁在江诗丹顿定做的,这个款式全球只有这一只。总裁本来打算过两个月送给他妹妹做生日礼物,大概是昨天看小姐的手表简陋,所以一早就嘱咐我去取来给您……”

清苓说:“这怎么好意思?”

 

“小姐不必客气,这是总裁吩咐的。”

 

贺璘睿吩咐的?反正不能违拗就是了,清苓懂的。伸手拿过来,打开一看,立即被表上面镶嵌的钻石闪花了眼。

 

眨了眨眼,仔细一看,也没有很浮夸。虽然碎钻较多,奢华却也典雅,的确是一款很讨人喜爱的手表。

 

“很漂亮,我很喜欢。”她僵硬地说。

 

“那我不打扰小姐了。”阿成转身,刚走到门口,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定是总裁打过来问手表怎么样了!看样子,总裁很在意叶小姐呢……

 

他拿出手机一看,却发现不是贺璘睿打来的,而是贺家大宅的电话号码。他隐约觉得出了事,不然大宅那边不会找他。

 

“喂……”

 

“阿成,少爷最近又在干什么?”打电话来的是贺璘睿的母亲——吴雅。

 

“少爷都在好好上班——”

 

“别骗我了!好好上班会大清早地去逛街?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阿成一愣,明白是昨天贺璘睿带清苓买东西的情况被狗仔队拍到了。一定是夫人看到了八卦杂志,特意打来问的。

 

最近大宅那边很忧心总裁的婚事,连续安排了几个家境不错的千金小姐,但总裁一点面子都不给,连吃饭都不赏脸,弄得大家很不高兴。

 

从那之后,凡是总裁和哪个小明星、小模特出去吃饭,一上报夫人就会打电话来兴师问罪。

 

“对不起夫人,我不知道。”

 

“你会不知道?!”吴雅怒吼,“谁不知道你和阿华是他养的两条狗!他的事老天爷可能不知道,但你们绝对不会不知道!你说是不说?!”

 

“我真的不知道。”阿成无奈地说。

 

“好!”吴雅气呼呼地说,“你不说就算了。哪天被我逮到,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阿成听见电话挂断,马上打给贺璘睿:“总裁……”

 

“怎么了?”贺璘睿语气危险,以为清苓闹了什么乱子。

 

“昨天的事,可能被狗子队拍到了,刚刚夫人打电话来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