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他又感到三道寒意朝自己袭来

时间:2021-03-17

想到这些,邢悍沉默了数秒钟,他脸上的表情一阵阴晴变幻,最终平静下来,对陈飞拱了拱手,出声道:“是我败了,多谢陈兄手下留情。” 

        陈飞摇摇头道:“救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如果刚才第二刀,你没有留力,而是对我劈斩下来的话。那么现在,你已经死了。” 

        听到这话,邢悍心猛的为之一凉,再次对陈飞拱了拱手,“我欠陈兄一次人情。决赛过后,陈兄若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吩咐。” 

        陈飞微微点头,对这邢悍的观感,倒是好了几分。 

        这邢悍,虽然有些蛮横甚至是不讲道理。但总体来说,性子还是不错的,只是对武道有些痴迷执拗而已。 

        相比于陆淮、罗承运那些暗中耍手段的人,邢悍这种,显然更对陈飞的胃口。所以,他才手下留情,没有动杀招。 

        不过,这般场景,让一旁的顾清溪忍不住皱了皱眉,出声道:“顾城主有令,寒霜谷中,不能随意杀人。” 

        “你别装得太过了。说得那么厉害!哼!” 

        不知为何,顾清溪看到陈飞这幅装高人的模样,就想要拆穿。 

        听到话语,陈飞扭头看了过来,瞥了顾清溪一眼,淡淡道:“赤羽已经死了。” 

        说完,陈飞微微摇头,迈步离开。 

        顾清溪一阵愣神,看着陈飞迅速消失的背影,有些难以置信。 

        “赤羽死了,这,这是真的吗?” 

        “他怎么知道?” 

        “难道,人是他杀的?这——” 

        ……… 

        外界,顾镇南通过水镜看到这一幕,微微摇头,低声自语道:“看来,有必要让清溪去战场历练一番了。” 

        “不经历真正的生死杀伐,她是没法真正成长起来的啊!” 

        离开偶遇的顾清溪和邢悍之后,陈飞凭借着冰魂珠的气息探索功能,继续前进。 

        最终,陈飞来到了一处冰湖岸边。 

        这处冰湖处在寒霜谷中央,周围是一片冰雪森林。 

        但湖中却是波光粼粼,水完全没有被冻住的迹象。 

        不过,若是有人以为湖水温度很高,贸然下水的话,那就会发现,自己被骗了。 

        这看似波光粼粼的湖水,温度却比岸边的冰雪更加寒冷。 

        陈飞随手折断一截树枝,丢入湖水之中。 

        瞬间,树枝被冻成一团冰块,而后,冰块没有浮起,却是朝湖底沉了下去。 

        见状,陈飞挑了挑眉,“这湖水,有些特殊。” 

        “不过,从冰魂珠的气息来判断,万年冰核,应该就在湖底。” 

        四周探查了一番,陈飞轻轻摇头道:“没有其他的路,看来,只能下水一探了。” 

        没有犹豫,陈飞激发元气,护住身体,一下跳入了水中。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当陈飞跳入湖水的时候,还是感觉一股彻骨的寒意,穿透自己的护体元气,朝自己的四肢百骸席卷而来。 

        陈飞似乎感觉,自己下一秒钟就要被冻住一般。 

        于是,陈飞赶忙激发元气,抗住周围不断侵蚀而来的寒意。 

        然后,凭借着冰魂珠的气息探索,一步步朝湖水中央行进而去。 

        越是靠近中间,陈飞发现,湖水的寒意越来越浓。 

        一股股冰凉的寒意,好似要实质化一般,变成一柄柄冰雪匕首,狠狠扎了过来。 

        陈飞感觉,自己的元气稍微停滞的话,自己的元气护照,就会被寒意击穿。 

        不过,越是靠近湖水中央,陈飞感觉万年冰核的冰意越发的浓郁。 

        就这样,陈飞不断的激发元气,抗住寒意,一步步朝湖中央行进而去。 

        走了大约七百米,寒意的侵袭让陈飞感觉自己的元气已经有些要扛不住了。 

        而此刻,距离湖中央,已经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距离了。 

        于是,陈飞咬牙激发了元印世界树中的火意,顿时一股暖流涌入身体,抵抗住周围湖水的冰冷寒意,让陈飞感觉好了许多。 

        抓紧机会,陈飞又快速行进了将近两百米。 

        只剩下最后一百米了,寒意越发的浓郁,火意的效果也逐渐弱了下来。 

        陈飞一阵咬牙,激发木意,开始维持身体的生机。 

        木意和世界树元印本体十分契合,而且当初陈飞感悟的木意数量也很多,所以一下抗住了寒意的侵袭。 

        “有效!” 

        陈飞心中一喜,准备加速冲完最后一百米,将万年冰核拿到。 

        但,就在此时,陈飞忽然感觉一道寒意朝自己袭来。 

        本能的警觉,让他侧身一个翻转了一下。 

        几乎同时,一道黑影,咻的一下,擦着陈飞的肩膀飞了出去。 

        这道黑影速度奇快,而且在湖水之中,无声无息,几乎没有任何的声响。 

        黑影冲出水面之后,迅速凝结,变成一根食指长短的尖锐冰箭。 

        冰箭散发出一股冰冷的寒意,射中了岸边的一棵参天大树。 

        巨大的树木,瞬间被冻成一片冰块,然后咔嚓咔嚓碎裂开来,化为无数冰屑,洋洋洒洒,飞到空中,然后落下。 

        “这冰箭,威力如此不俗!” 

        陈飞见状,忍不住发出一阵感慨。 

        而此时,他又感到三道寒意朝自己袭来。 

        赶忙控制身体,翻转闪避。 

        两道冰箭,再次擦着陈飞的身体飞出湖水。 

        但还有一道,朝陈飞大腿飞来,让他避无可避。 

        眼看无法闪躲,陈飞右手气劲凝剑,劈斩而下。 

        “呼!” 

        陈飞感觉自己的气剑斩中了冰箭,但却并没有斩中冰块的声音和感觉,反倒是感觉自己好似斩中了一团空气,让他生出一种无力感来。 

        定睛细看,陈飞发现,被自己斩中的冰箭,断成两截,然后迅速消失不见,融入了周围的湖水之中,再也找不到踪迹。 

        “这——这不是冰箭,而是水箭!” 

        陈飞心中一动,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些呼啸而来的攻势,本就是湖水凝结而成的水箭,和湖水融为一体,所以几乎没有声响没有动静,让人防不胜防。 

        也正是因此,陈飞刚才斩中水箭,才感觉好似平时劈中了空气。 

        因为,此刻的他,本就在水中,劈中了湖水形成的水箭,所以自然有了类似的感觉。 

        而因为湖水温度比外界更低,这些水箭冲出湖面之后,就迅速凝结成冰箭,有了那么巨大的威力。 

        弄明白水箭的原理,陈飞迅速冷静下来。 

        激发元印中的冰意,扩张开来,让周围的湖水,温度一下更低了。 

        于是,那些原本无声无息的水箭,在靠近到陈飞之后,马上开始凝结成冰箭了。 

        这样一来,动静就大了起来,陈飞能够轻松的闪躲,劈斩。 

        接连避开十多道冰箭之后,攻势停了下来。 

        陈飞也低头朝湖底看去。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湖底浮了起来。 

        越来越近,陈飞也能看清这黑影的模样了。 

        黑影是一条身长十多米的怪鱼,浑身覆盖这一层冰蓝色的鱼鳞,有两只巨大而突出,好似灯笼一般的眼睛。 

        不过,嘴巴却很小,好似一个细小的圆孔。 

        刚才那些水箭,便是这怪鱼用嘴巴挤压湖水,发射而出的。 

        而且,怪鱼身体虽然巨大,但尾巴却十分有力,在湖水中游动的速度很快,很是灵活。 

        “这是凶兽!” 

        陈飞一时无法认出这是什么凶兽,但能判断,这凶兽的境界,至少不会低于元魂境八重境。 

        似乎察觉到自己的水箭攻击没有效果,怪鱼瞪着一对灯笼一般的眼睛,扇了一下尾巴,啪的一下,直接朝陈飞撞了过来。 

        在水中的怪鱼,好似一头速度奇快的巨大坦克,迎面对着陈飞冲击而来,带来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不过陈飞速度很快,一边散发冰意,减缓对方的速度,一边侧身闪躲,避开怪鱼的正面冲击。 

        “砰!” 

        躲开正面冲击,陈飞顺手一剑刺向怪鱼的身体。 

        但,他手中的气剑,刺中怪鱼的幽蓝色鱼鳞之后,竟然啪的一下,直接碎裂开来。 

        而怪鱼鱼鳞上,只留下一个略微发白的小点。 

        “防御力这么强!” 

        陈飞忍不住感慨了起来。 

        而被刺的怪鱼,攻势越发的凶猛的,不断的朝陈飞冲击而来。 

        同时,水箭攻势也不停,咻咻咻,密密麻麻的爆射出来。 

        “砰,啪,轰!” 

        陈飞不断的闪躲,劈斩,冲击。一次次的躲过挡下怪鱼的攻击。 

        这怪鱼几乎没给他带来什么伤害,与之相对,陈飞也没能给怪鱼带来什么伤害。 

        但,这番纠缠过后。 

        陈飞感觉自己的元气消耗巨大,身体已经出现疲乏的征兆了。 

        而怪鱼身在湖水之中,轻松无比,几乎没有什么消耗。 

        “这怪鱼是想借助地利,不断的消耗,最终磨垮我。” 

        想清楚这些,陈飞不再纠缠,挡下怪鱼的又一波攻击,腾空而起,想要冲出湖面,直接离开。 

        但,身体刚冲出水面,陈飞就感觉,一股无形的压迫从空中落下,将自己挡回了水中。 

        “不能腾空离开!” 

        陈飞也顾不得想为何会这样,落回湖水中,开始朝岸边游去。 

        怪鱼似乎也没为难陈飞的意思,追了一段距离后,发现没追上,便拍拍尾巴,又潜了回去。 

        从岸边爬上来,陈飞看着平静的湖水,又恢复了平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