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陈飞进入冰湖:和怪鱼激战的时候

时间:2021-03-17

就在陈飞进入冰湖,和怪鱼激战的时候。 

        这边的动静,在寂静的冰雪山谷中,迅速传播开来。 

        距离冰湖不远处的几个方向,正在收集着令牌们的几处人马,全都听到了动静,停下了手头的事情,感受了一番。 

        然后,他们一个个面色大变,急速朝冰湖方向狂奔而来。 

        “这气息,这寒意,恐怕是万年冰核。” 

        “有人找到了万年冰核?快去!” 

        ……… 

        半个时辰后,除了被斩杀的赤羽之外,其他八名选手,全都来到了冰湖岸边。 

        看着巨大的冰湖,八名选手全都面露惊讶之色。 

        感受了一番之后,他们也发觉了冰湖中的恐怖寒意,一个个面色变幻,全都想到了一个词——万年冰核。 

        一时间,几人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 

        “万年冰核,就在这里面。” 

        此刻,众人的眼睛全都热了起来。甚至是之前说对奖励没太大兴趣的邢悍,此刻也忍不住露出几抹向往之色。 

        “万年冰核,就在湖水之中?” 

        “那刚才的战斗是怎么回事?有人提前来到了这里?”罗子瑾扫了一圈周围众人,出声道。 

        陆淮看了看几人,道:“应该如此。” 

        “我们到了八人,只有赤羽和陈飞没到。那就说明,刚才在这战斗的,应该就是二人之中的一人,或者说他们二人都在。” 

        陆淮刚说完,邢悍出声了:“不可能是赤羽。” 

        “为何?”古玄章此时出声问道。 

        邢悍道:“因为前不久,我们和陈飞相遇。他说,赤羽被他斩杀了。”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发出一片惊呼声。 

        “怎么可能?” 

        “赤羽被杀,这不可能。” 

        “还是被那陈飞斩杀,这绝对不可能。” 

        邢悍也难得和他们多废话,道:“信不信由你们。” 

        “既然万年冰核极有可能就在这湖水之中,那我就去试试看。” 

        说话间,邢悍直接跳入湖水之中,开始朝湖中央游了过去。 

        跳入湖水之中,他又补充了一句,“我身上没有一块令牌。如果你们想趁机杀我夺令牌的话,还是别飞这个心思了。” 

        其他人见状,也没多说什么。 

        毕竟,让邢悍这死板不知变通的家伙,去探路看看情况,也是不错的选择。 

        邢悍跳入湖水之后,马上感受到了湖水的异常冰冷,赶忙激发元气,抗住这股寒意。 

        只是,越是靠近湖中央,邢悍感到寒意越发的浓郁,自己想要抵抗,就越发的困难。 

        最终,游到五百米左右距离的时候,邢悍转身回来,爬上岸来,服下几颗药丸之后,马上开始打坐调息,祛除体内的寒意。 

        见状,其他几名选手,也纷纷来到岸边,伸出手来,感受了一下湖水的冰冷。 

        顿时,几名选手,同时变了脸色。 

        “这湖水,比想象的还要冰冷。” 

        “如此冰寒,为何湖水没有结冰呢?” 

        “如此异常的冰冷,那就更加说明,万年冰核就在湖水之中。” 

        ……… 

        议论过后,蒋元普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看向湖水中央,直接腾空而起,猛的朝湖水中央飞了过去。 

        见状,其他选手面色一变,急忙发出一声声厉喝。 

        “不好,蒋元普要抢先了。” 

        “蒋元普,你想独吞。” 

        “住手,万年冰核是大家的。” 

        ……… 

        此刻的他们,这才意识到,因为湖水太过冰凉,要直接游过去,似乎有些困难。但如果从空中飞过去,就没这个问题了。 

        蒋元普直接飞到湖水中央,再寻找万年冰核,那么可能性就增大了许多。 

        所以,这些人才会如此激动,一个个赶忙腾空而起,追了出去。 

        只有顾清溪,似乎想到什么,站在岸边没有动作。 

        而此时,刚刚腾空而起,飞到湖水上空的蒋元普。忽然感觉,自己头顶好似出现了一层无形的防护罩,直接将他拍了下来,一下坠入水中。 

        顿时,蒋元普一脸狼藉,只能在冰冷的湖水中游了回来。 

        其他追击而出的选手,见状纷纷落下,没有继续追击了。 

        等到蒋元普回到岸边,众人不由得一阵感慨。 

        “这冰湖,有些怪异啊!” 

        “湖水异常的冰冷,空中还有阻隔腾空的防护罩。” 

        “越是怪异,那就越说明,万年冰核极有可能就藏在冰湖之中。” 

        ……… 

        议论声中,顾清溪出声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冰湖就是对我们的一场考验。” 

        “无论是冰湖的湖水,还是空中的无形防护罩,都是一场考验。考验我们元气的强弱。” 

        “如果元气储存不够充分的话,根本不可能取到冰湖中央,自然也就无力争夺万年冰核了。” 

        “所以,我才这些怪异现象,是我父亲他们故意布置的。” 

        听顾清溪这么一说,现场这些选手,这才恍然大悟,一个个纷纷点头。 

        “顾小姐说得对,应该就是如此!” 

        “为了考验我们,顾城主他们也是颇费心思了。” 

        “既然是一场考试,那我们就试试看吧!” 

        ……… 

        不少人点头,跃跃欲试。 

        不过,就在此时,陆淮眯了眯眼,出声道:“等一下!” 

        “怎么了?”古玄章皱眉问道。 

        陆淮道:“你们可别忘了,在我们到来之前。已经有人到了这里。” 

        “如果邢悍刚才说的没错的话,刚才那人,便是陈飞。” 

        “而现在,湖中没人,陈飞没了踪影。你们说,他去了哪?” 

        此话一出,现场不少人变了脸色。 

        罗子瑾沉声道:“陈飞刚才应该是进入了冰湖之中,或许寒气入侵,死在了湖水之中。或许脱离湖水,在外祛除寒意。” 

        罗子钰点点头道:“很有可能是这样。” 

        陆淮接着开口道:“我们现在进入湖水之中,争夺万年冰核。若是那陈飞突然杀出,对我们进行偷袭。到时候,消耗眼中的我们,在湖水之中,恐怕真会遭遇不测,那就麻烦了。” 

        听陆淮这么一说,大家脸上,几乎全都露出担忧之色。 

        的确,有这个可能发生。 

        顾清溪皱了皱眉,出声道:“陆淮,那你说要怎么办?” 

        陆淮笑了笑,道:“自然是大家一起出手,先将那陈飞找出来,淘汰他。这就没了后患之忧。” 

        听到这话,古玄章不由得皱了皱眉,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但一旁的顾清溪冷哼一声,首先开口了:“陆淮,就算淘汰了陈飞。只剩下我们,后患之忧,恐怕也消除不了吧。” 

        “顾小姐的意思是?”陆淮道。 

        顾清溪冷声道:“你说我们不能信任陈飞,那么我们彼此,又能信任吗?” 

        “若是进入湖水,如何保证,我们这些人中,不会有人趁机出手,偷袭他人。” 

        顾清溪这话,算是一下将众人心照不宣的默契给打破了。 

        一时间,大家相互看了看,眼神闪烁,戒备了起来。 

        陆淮沉默了片刻,看着顾清溪道:“那依顾小姐之言,我们该如何是好呢?” 

        顾清溪冷哼一声,开口道:“既然基本可以确定,万年冰核就在湖水之中。而万年冰核,正是这次决赛的冠军奖励。” 

        “那么不如,我们先决出冠军。最后,冠军去湖水之中,取出万年冰核即刻。其他人,不许出手。” 

        闻言,陆淮笑了,“顾小姐的想法不错。只是,决出冠军之后,顾小姐如何保证,其他人不会违规约定,出手偷袭。” 

        “况且,就算没人偷袭。一场大战之后,我们肯定消耗不轻。到时候,还有没有余力扛着这冰冷的湖水,取出万年冰核,还是个问题啊!” 

        陆淮这么一说,时期又回到了原点。 

        在场这些人,既然是竞争对手,那就根本不可能完全信任对方。 

        一旦不信任,那所谓的约定,就根本没了效果。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对方一定会遵守约定。 

        于是,这就陷入了一个闭环,事情一下似乎无解了。 

        这种情况下,驱寒完毕的邢悍,眉头一皱,直接站了出来。 

        “武道之人,讲究的是一个勇往无前。想那么多干什么,谁想要万年冰核,动手去取就是。谁想抢,动手就是。实力够,那东西自然是你的。不让,说什么也是白搭。” 

        说完,邢悍不管不顾,再次一头扎入湖水之中,运转元气,朝冰湖中央行进而去。 

        其他选手见状,相互看了一眼,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就在他们犹豫的功夫,邢悍已经游出了五百米的距离,超过了自己第一次行进的距离,朝六百米行进而去。 

        见状,岸边的其他选手,一下眼热了起来。 

        再继续耽搁下去,相互牵制,搞不好还真被邢悍这铁头娃抢先,夺得了万年冰核。 

        想到这,其他选手坐不住了,一个个激发元气,跳入湖水之中,开始奋力游动起来。 

        当然,他们也不敢真正全力以赴,还要留有余力,防备可能的偷袭。 

        就这样,八名选手全都涌入水中,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湖水中央游动而去。